当前位置:弘善佛教 > 佛学入门 > 佛与人生 >

奥修解释静心

[佛与人生] 发表时间:2017-05-16 作者: [投稿]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

奥修解释静心

  我的整个人生一直在谈论关于静心的事。

  世上有一百一十二种静心方法;我已经经历过所有这些方法了──而且不是在智性上。它花了我好几年去经历每一种方法并且找到它的绝对本质,在经历了一百一十二种方法之后我很惊讶那个本质是观照。这些方法的非本质部份都不同,但是每种方法的中心都是观照。

  因此我可以告诉你们,世界上只有一种静心而那就是观照的艺术。它将会做每一件事─那是就你的存在的整个转变。

  不论我正在做什么,我的静心一直继续。它不是某种我必须分开来做的事;它只是一种观照的艺术。我在和你说话,我也在观照着我自己在和你说话。所以有三个人:你在听,一个人正在说,还有一个人在后面看着,而那是我的真实的我。和它保持持续的接触就是静心。

  所以不论你做什么都没关系,你只要和你的观照保持接触。我已经将宗教简化到它最基础的本质。现在其它的每件事都只是仪式而已。这么多就够了。这不需要你变成一个基督徒或是一个印度教徒或是回教徒或任何人,这件事可以由无神论者、共产主义者、任何人来做,因为它不需任何的主义、任何的信仰系统。它只是一种慢慢向内移动的科学方法。当你达到你的最内在核心、那个台风眼的中心时那一点会出现。

  在所有静心方法中的最基本要素是观照。

  你问我:什么是观照?

  不论你正在做什么。举例来说,现在你在写字。你可以用来种方式来写。你平常在用的是普通的方法。你可以试试另一种:你可以写而且你也在内部观照你正在写。

  然后你问:那是不是意谓着某种疏离?

  那是一种疏离。你有一点点距离、有一点点离开,看着你自己正在写。任以任何动作,只要是移动我的手,我都可以看。在路上走着,我可以看我自己正在走。吃东西,我可以看。所以不论你在做什么,只要保持是一个观照。

  如果你有任何自我,它将会摧毁它,因为这个看是对自我非常有毒的。不是自我在看。自我是完全瞎眼的。它无法看任何东西。你可以看你的自我。例如,某人侮辱你而你觉得受伤,你的自我觉得受伤了。你可以看它。你可以看你正在感觉受伤,你的自我正在感觉受伤,而你是忿怒的。而你可以仍然保持冷漠、疏离,就像个山丘上的观看者一样。不论什么发生在山谷你都可以看。

  所以所有的方法基本上都是观照的不同方式。我将它们浓缩在一个非常简单的方法之中:首先,看你的身体的动作。

  其次,看你的头脑的动作:思想、想象。

  第三,看你的心的动作:感觉、爱、恨、情绪、沮丧、快乐。

  而如果你可以连续地看这三种东西,当你的观照变得越来越深,会有一个时刻那里只有观照而没有可以被观照的东西。头脑是空的、心是空的、身体是放松的。

  那一刻就像量子跳跃一样发生。你的整个观照跳到了它自己。它观照它自己,因为没有其它东西可以去观照了。这就是我称之为成道、自我实现的革命。或者你可以给它任何名字,但这是极乐的最终经验。你无法超越它。

  这是最简单的。因为它可以被实践而在任何方面都不会干扰到你的日常生活,因为它是某种你可以整天一直做的事情。其它的方法你必须从日常生活中花一些时间出来。而其它需要一个小时或半个小时去坐在那里做它的方法将不会有太多帮助,因为有二十三个小时你将会做相反的事情。不论你在一小时中得到了什么将会在另外二十三个小时被洗掉。

  这是唯一你可以整天继续的方法。当睡觉时你可以继续观照、观照,睡觉正在来到、来到,天色越来越暗而身体正在放松。而当你可以看到你正在睡觉的时刻来到。在你的内在仍然有一个角落、一个空间是醒着的。

  当你可以二十四小时看着你自己,你就达到了。现在没有什么事要被做了。然后观照对你就已经变成自然的了。你不必做它。它将会像呼吸一样简单地发生在你身上。

  这是我的基本方法。但是还有其它方法。如果人们觉得这个方法对他们很困难,他们可以试试其它方法。所有的方法都是可得的。

  我从一场电影放映回来。我很惊讶看到投射在屏幕上那些光亮与阴暗的图片是那么地抓住人们。实际上那里没有东西的地方,却发生了每一件事!我在那里看着观众而觉得好像他们已经忘了他们自己,就像他们不在那里一样,而那个电子投射图片的流动却是一切。

  一个空白的屏幕在前面而图片从后方被投射。那些看着它的人将他们的眼睛固定在前方,而没有人觉知到什么事情发生在他们的背后。

  这就是「里拉」、剧本被产生出来的方法。

  这就是发生在有无之间的东西。

  有一个投影机在人类头脑的后方。心理学称这个后方为无意识。在无意识中堆积的渴望、激情、制约被持续地投射在头脑的屏幕上。这个心理的投射的流动每一刻都在继续,永不停止。

  意识是一个看者、一个观照,它在这个欲望图片的流动中忘记了自己。这个忘记是无知。这个无知是「马亚」、幻像,和生与死的无尽周期的原因。从这个无知的醒来会发生在头脑的停止当中。当头脑缺乏思想,当屏幕上的图片流动停止,只有那时这个观看者才会记得他自己并且回到他的家。

  派坦加利将这个头脑活动的停止称为瑜珈。如果这件事被达到了,所有的事就都被达到了。

  要了解头脑,有三个要点:第一件事是要非常无惧的与头脑会合;第二件事是不要在头脑上加上限制和条件;第三点是不论什么想法和渴望在头脑中升起都不要判断,不要有好或坏的感觉。你的态度应该只是无差别。要了解头脑的不正常这三点是必要的。然后我们才能谈到如何摆脱这些不正常,并且继续向前进。但是这三点必须被牢牢记住。

  这是我对数以千计的人的观察:我看到他们带着很多心理上的行李,而且是完全没有理由的。他们继续收集每一样他们遇到的东西。他们看报纸然后他们会从里面收集一些垃圾。他们会和人聊天然后收集一些垃圾。他们继续在收集着。而如果他们开始发臭,那也不奇怪!

  我曾经和一个人在一起住了几年。他的房子充满了不必要的行李,以致于我必须告诉他:「现在你要在那里生活?」而他会一直收集任何种类的东西。某人要卖他的老家具,然后他会买它,而他已经有足够的家具了。他没时间去用那件家具,他也没有朋友可以送。他的整个房子充满了家具:老收音机,以及各种的东西。我说:「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你收集这些东西。」他说:「谁知道,说不定它会有用处。」

  有一天我们在路上散步。在路边,有一个被人丢掉的脚踏车把手。他把它捡起来。我说:「你在干什么?」

  他说:「但是,它至少一定值二十卢比,我也已经捡了一些其它的东西─迟早我将可以组成一辆脚踏车!」然后他给我看。他有一个轮子,一个踏板,那是他从路上捡来的。然后他说:「你在说什么?很快你就会看到脚踏车了!」

  这个人死了。这辆脚踏车仍然没有被完成。当他死的时候,每个来看他的人都对他在房间所做的事很困惑──那里没有可以移动的空间。

  但这就是在你脑袋里的情形。我看到脚踏车把手、踏板以及你从各处收集来的奇怪的东西。那么小的的个脑袋,而没有可供生活的空间!而那种垃圾一直移入你的脑袋;你的脑袋一直在编织东西──它让你保持被占据。只要想一想是什么样的思想一直在你头脑之中继续着。

  有时候,坐在星空之下,你感觉到一种喜悦在你心中升起。它似乎不属于这个世界。你很惊讶。你无法相信它。

  我曾经遇过一些单纯的人,他们在他们生命中已经知道许多像佛陀一般的时刻,那是属于基督的意识,但是他们从来不向别人谈及,因为他们自己并不相信那是可能的。事实上他们压抑那些事。他们曾经想着那一定是他们想象出来的:它们怎么可能没有任何自己的努力而发生呢?一个人怎么可能突然变得喜悦呢?

  你可以在你的生命中记得那些事──而在那种你从来没有预期它们来临的时刻─只是到办公室去、在例行公事中、太阳高挂而你在流汗,而突然间某种东西将你带回家,从那一刻起你不再是以前的你。天堂再度降临了。

  然后它又再度失去了。你忘记了它,因为它不是你生活形式的一部份。你甚至不会谈起它,你认为:「我一定是在想象。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我什么都没做所以怎么可能发生呢?它一定是个幻觉或是一个梦。」你不会去谈它。

  当我深刻地观察数以千计的人时,我并没有发现许多不曾在生命中经历如此的特定时刻的人。但是他们从来不向人提起。即使他他试着告诉别人,人们也会嘲笑他并且说:「你是傻瓜。」他们不相信,他们压抑着。

  人类不只压抑了性、压抑了死亡,人类已经压抑了所有生命中美好的东西。

  人已经被强迫变成像一个自动装置、一个机器人一样。所有朝个未知的线索、门径都已经被关闭了。

  这是我对数以千计的人们的持续经验,就是当他们第一次来静心的时候,静心发生得如此容易,因为他们对静心没有任何想法。一旦静心发生了,那么真正的问题出现了─然后他们想要它,他们知道那是什么了,他们欲求它。他们对静心产生贪求;静心发生在别人身上却没有发生在他们身上。然后嫉妒、羡慕、所有的错误就围绕在他们身边。

  内在世界是一个你还没看过、还没踏入过的新世界。所以我必须教你如何做,慢慢地,你可以向内走。

  甚至当我向人们说要朝向内在,马上他们就会问一些问题,那些问题显示出他们是如何的焦聚于外界的事物。

  我告诉他们:「静静地坐着。」

  而他们会问我:「我可以念咒语吗?」

  不论你念咒语或是看报纸都无关紧要,两者都是外界的。我正在告诉你:「静静地坐着。」

  他们说:「没错,但至少我可以念『嗡卡…』」真是太可怜了。我为他们感到悲伤,我正在告诉他们要安静,但是他们要我用某种东西填满他们的寂静。他们不要变得安静。如果没有别的,那么『嗡卡』也可以──任何事情都可以。

  在印度人们继续做各种事情。他们集中精神、他们念咒语、他们断食、他们折磨他们的身体,而他们希望经由所有这些自虐的练习他们能了解神。就好像神是一个虐待狂一样!就好像神喜欢你虐待自己一样!就好像他要求你越折磨自己,你就越有价值一样。神不是一个虐待狂;你不需要成为一个自虐者。

  我曾经遇过认为没有断食就没有静心的可能的人。然而,断食和静心一点关系都没有。断食会让你对食物着迷。还有人认为禁欲会帮助他们进入静心。静心会带来某种禁欲,但反过来则不是。没有静心的禁欲只是性压抑而已。而你的头脑会变得越来越有性欲,所以不论何时你坐下来想要静心你的头脑就会充满许多幻想,性的幻想。

  这两件事对所谓的静心者是最大的问题:断食和禁欲。他们认为这两件事将会有帮助──它们却是最大的阻扰!

  以正确的比例吃。佛陀称它为「中道」:不要太多也不要太少。他反对断食,他是经由痛苦的经验中知道的。他断食了六年却无法达成任何事。所以当他说:「要在中间」,他是认真的。关于禁欲也是:不要将它强迫在你自己身上。它是静心的副产品,因此它无法在静心之前被强迫去做。它也要在中间,不要太沉溺也不要太拒绝。只要保持平衡。一个平衡的人会更健康、更自在、更放松。而当你放松,静心会更容易。

  那么什么是静心?只要坐着什么都不做,不论什么事情发生在四周都要观照着;只要没有偏见、没有结论、不知道什么是对与错地看着它。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