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弘善佛教 > 佛学入门 > 佛化家庭 >

婚姻解体的四个原因

[佛化家庭] 发表时间:2013-08-02 作者:未知 [投稿]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

\

  现在我们从以下四个不同的层面,分析大部分婚姻解体的原因。

  一、过分理想化的期望

  将婚姻过度理想化,对配偶期望过高,是造成婚后冲突的主因。

  电影和小说中描绘的爱情和婚姻,永远是那样美好、迷人。童话世界中的王子和公主,总是在婚前历尽沧桑,但只要他们一结婚,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两人从此过着“快乐幸福的日子”。

  每个人在成长的过程中,对爱情和婚姻都有份神秘的憧憬,幻想着自己是那个王子或公主,有天能轰轰烈烈、甜甜蜜蜜地谈一次恋爱,然后“从此过着快乐幸福的生活”。

  迷恋背后的奥秘

  恋爱的过程是很奇妙的。许多人莫名其妙地迷恋上性格与自己完全相反的异性。心理学大师容格(Yung)认为,人在择偶时,常会爱上具有自己阴影人格(shadow)的异性。

  他所谓的“阴影”,乃是指在自己身上看不到,即呈现在所爱异性身上的那些性情或人格特质。例如:自己冷静而内向,却爱上了热情而外向的异性。对方身上所特有的热情和外向的人格,就是你的阴影人格。容格认为,一个个性显得冷静而内向的人,其实也有热情外向的部分,只是那一部分的人格,被压抑或隐藏在潜意识中,别人在外表看不到这个阴影人格(外向热情的一面)而已。

  容格这种想法近乎中国人阴、阳的观念,表现出阳刚面的人,是把身上的阴柔面隐藏起来。

  人对自己的阴影人格常是又爱又恨。平日,我们会无端地讨厌某些人(尤其是同性),其实常是因为那些人身上呈现出的一些特质(例如骄傲、喜欢出风头),是我们自己身上也有的,但由于我们很不喜欢、也不愿去面对那“丑恶”的部分,而将其压抑在自己人格深处。看到那个人呈现的一些特质,就等于提醒了自己----我身上也有那个“丑陋”的部分。由于不愿面对自己的阴影人格,因而也讨厌那个提醒自己身上有阴影的人。

  然而,潜意识中寻求灵魂完整(阴阳相合)的愿望,却使我们爱上了具备我们阴影人格的异性。容格说:“当你拥抱了你的,你就寻找到你完整的灵魂。”

  与这位带着自己阴影人格的异性结合,其实对人有很大的好处,因为这会迫使我们去面对自己的阴影人格而开始成长。可惜有许多不成熟的人,婚前深深迷恋这个异性,婚后却忍受不了天天要面对这阴影人格,而极力排斥对方、改造对方,只喜欢婚前享受那种意乱情迷“爱”的感觉,而不愿付出代价去适应,更不愿去接受对方的特质,使那阴影还原为自己人格的一部分(使阴阳重新整合),失去了扩展自我,使人格成长的好机会。

  恋爱含有许多非理性的成分,也是造成“认知扭曲”大行其道的原因。在婚前,我们往往分不清幻想与实际。当我们被异性吸引,坠入情网时,我们便沉醉在甜美的梦幻中,不愿醒来。即使我们晓得婚后可能有痛苦与冲突,我们也会想办法不让这些想法出现在意识之中,因这些念头太扫兴、太破坏美感了。心里愈没有安全感的人,愈需要把婚姻和未来的配偶完美化,因为他们不敢面对可能存在的缺陷,任何疑念都足以在他们心头造成难以忍受的恐惧。婚前对伴侣期望,又对婚姻与伴侣缺乏实际的了解,是造成婚姻悲剧的主因。

  不健康的结婚动机

  婚后适应不良,与两人当初结婚的动机,也有极大的关系。许多人步入婚姻的殿堂,是因为下列一些不健康的理由:

  1.心理没有安全感,自卑、寂寞、没自信,需要找人依赖、解决这些心理问题。

  2.想逃避原有的、痛苦的环境,企图抛弃成长过程中不愉快的记忆与各种心理重担。

  3.社会上“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压力。看到同龄的朋友都交了异性朋友,并结了婚,觉得自己若不这样做,好像就不正常。

  4.反抗心理。父母(或社会)愈反对自己和某人结婚,这对象就变得愈具吸引力,更是非和他结婚不可。

  5.朋友之间的压力。在们彼此相识的社区中,许多人成为男女朋友,被大家公认之后,为了别人的期望,不好意思分开,不管对方是否适合做终身伴侣,便糊里糊涂地走向地毯的那一端。

  6.“奉儿女之命结婚”。为了要给子女一个正当的“名分”匆匆结婚。有许多证据指出,因女方怀孕而勉强结合的婚姻,离婚率显著偏高(Furstenberg,1976)。

  以上这些不健康的结婚动机,为原已受到重重压力的现代婚姻平添了许多危机。

  身心不成熟酿成的婚姻悲剧

  一位极为内向的博士,娶了一位活泼外向的小姐,希望借着她的社交能力,解决自己人际关系方面的自卑,帮助自己在事业上发展。结婚一段日子后,那位博士发现,自己不但没有变得更快乐,自卑感反而变得更深。在社交场合中,由于妻子光芒四射,更使他被人冷落一旁。婚前,他深为对方的活泼快乐所吸引;婚后,这些好处在他眼中竟变成轻浮的举动。同进他的自卑感开始作祟,怕自己控制不住妻子而处处限制她的活动,不许她离家……两人的冲突愈演愈烈,终于酿成了悲剧。

  我也曾见过一些心里寂寞、没有自信的人,在不安全感的驱使之下,一遇到似乎可以依赖的对象,便紧紧抓住对方,深怕错过这个机会,就永远找不到伴侣了。这些人婚后往往发现,在婚姻中有时竟更加寂寞,天下没有别人能替他们挑起安全的担子,而婚姻不能改变他们低落的自我观念和价值感。

  在台湾的高雄曾经发生一件事,有一位花花公子,好纵欲、享乐,也做过不少伤天害理的事。他常受良心的谴责,每当他受不了内心罪恶感的折磨,便寻找更大的刺激来麻醉自己,减少痛苦。有一天,他无意中邂逅一位女性,惊为天人,觉得她纯洁善良,完美无瑕,就像圣女一般贞洁。于是他疯狂地崇拜她,费尽心机地追求她。在恋爱中,他觉得非常幸福、快乐。她的一颦一笑,似乎都带着魔力,让他觉得自己也变得洁净和美好起来。很快地,他们结了婚。新婚之夜他发现妻子居然不是处女,这打击有如晴天霹雳。他的美梦骤然成空,惊愕暴怒之余,他拳脚相向,将妻子毒打成伤,送医院时生命垂危。

  这个悲剧要怪谁?是这位丈夫先把心中完美的形象硬投射到对方身上,然后再疯狂地爱上对方的。这位女士也十分不幸,试想,当有个财貌双全的男子如此专情地“爱你”、“崇拜你”你时,天下有多少女性抗拒得了这种爱情的魔力?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到底是婚前女方故意隐瞒自己的过去,或是她曾企图暗示,然而这位沉醉在自己美梦中的公子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人在恋爱中常是盲目的,婚前对伴侣的优点敏感,婚后却只对伴侣的缺点有反应。这种戴着有色眼镜,只看到自己想看的“认知扭曲”的毛病,不知危害了多少桩婚姻。人在不成熟时,常会以婚姻为自己的避难所,尚未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就急忙地跳了进去。

  自己先成为合适的伴侣

  以上提的几个例子,都犯了一个相同的错误,那就是“寻找救主”的心态。他们期望着世上某处会有一个人,是自己“完美的另一半”,而只要找到那人,自己就马上脱胎换骨,各种问题与重担全消,立即可以变得快乐。于是,许多人都忙着去寻找那“完美的另一半”,而没有时间改进自己,让自己变得成熟一点,成为别人心目中理想的伴侣。每次婚姻失败,就责怪对方不是“完美的另一半”,而继续到别处寻找,继续更换新的“商品”(伴侣),梦想着有一天会找到一个“真正完美的另一半”。

  婚姻解体最常见的原因,是自身不成熟,又对伴侣期望太高。双方都期望从对方身上得到爱,得到安全感,却没有能力给予对方也渴求的爱与安全感。当一个不成熟的人对他的伴侣说“我爱你”时,其实他在说“我需要你,来爱我吧!”

  自己不能给予,却一厢情愿地把对方视为完美,期望对方以完美的行为来对待自己。这是自私的想法,也是对伴侣残酷的要求。

  一个健康的婚姻,不应是一个50%的“半人”,加上另一个50%的“半人”。健全的婚姻,是属于两个100%人的。两心理不成熟,不健全的半人,不能因“互补”而建立一个美满的婚姻;因为婚姻不是1/2加1/2等于1。两个“半人”中间的运算符号不是“+”号,而是“ⅹ”号----1/2乘以1/2等于1/4,在婚姻爱情关系中的两人,都必须是1,相乘之后才会等于1,所以无法在婚前学会独立自主,先做一个快乐的单身者,就无法在婚后做个快乐的人。

  二、家庭问题的延伸

  选择终身伴侣是件奇妙的事情。我们常在不知不觉中追寻自己父母的化身,企求在配偶身上找到自己熟悉的父母的影子。潜意识中,我们期盼配偶能取代自己的父母照顾我们,补偿我们年幼时在家中所受的心理创伤(例如,考了99分兴冲冲地回家报告,父母却摆出难看的难色,说隔壁王家孩子考了100分)。我们也期望配偶能满足我们童年未得到重视的种种心理需求(譬如,从小觉得不被爱、不被重视,而希望配偶满足我们被敬爱的需要)。人常常期望能找到只有父母的优点,而没有他们缺点的配偶,可惜,世上很难找到这样一位完美的伴侣。

  残存的心理情结是婚姻的暗流

  人在成年之后,与父母之间仍或多或少有些残存的心理情结。这些与父母间未得到解决的心理问题,常被带入婚姻之中。有许多心理学家认为,在婚姻表面我们是在与自己的配偶相处,其实是不断重新经历自己过去与父母的关系。婚姻关系,可以说是我们在成长过程中,与父母互动模式的重现 。

  这些残余的心理情结,好似婚姻之河中的漩涡暗流。带进婚姻中的残余情结愈多,要渡过婚姻之河的危险性也就愈高。

  在婚姻中,我们常会莫名其妙地被配偶“激怒”。有时我们对配偶的某个表情、某个动作或某部分性情觉得特别忍无可忍。配偶无意间说了一句:“你真没用”,就可能使我们暴跳如雷、小题大做。顿时,我们似乎在配偶身上,又看到了父母严酷指责的影子;在情绪上,似乎又重新经历了童年被父母苛责讥讽的痛苦。

  这些心理情结,又好似在成长过程中,被设定在自己心上的“心理程式”。别人按了某个特定的“按钮”,说了某句话或做了某件事时,经过了自己心中程式的解释与处理,就产生了某些情绪或行为反应。

  举我自己的例子来说,从小就有“怕被家人冤枉”的心理情结,有趣的是,我家的兄弟姐妹,每人也都跟我一样,最怕被冤枉。长大后,当妻子或别人冤枉我时,常会在我心中引起过激的情绪反应,以致我会拼命地为自己辩护,想对人解释清楚,不许别人冤枉我。因为我心中有“怕被冤枉”的程式,当别人冤枉我(按了我怕被冤枉的按钮),我就产生了负面的情绪反应。相反地,若别人笑我矮(按另一个按钮),却无法使我生气,这是因为我人个子高,从来不怕别人笑我矮。心中没有这个程式,别人无论怎样按这个按钮,都无法使我有反应。

  在先前提到的例子中,配偶的那句“你真没用”,若能使你勃然大怒,是因配偶正好按中我们的“按钮”之故。如果我们不是早有那个心理程式(心理情结),我们就不会小题大做。

  前面曾提到:“You can’t make me angry without my own contrbution. (或Without my cooperation) ”意思是说,如果我不帮你忙的话,你就绝对无法“使我生气”。

  还有一句话也很有意思:“ I am angry at the You in me .”我不是对你生气,我是“对我心中所经验到的(或我眼中看到的)你”生气。

  可惜,没有多少人明白,我们之所以会生气,其实是与自己相关,别人只不过是按了按钮。使们产生反应的,是自己心中的“情结”与“程式”,以及我们自己所戴的有色眼镜。而这一部分,就是我们自己该负起责任,该改变的。

  当我们听到配偶说“你真没用”这类话时(每个人的程式不同,心理弱点有别,最怕听到的话也不太一样),我们常会如触了电一般,立时有反应,恨对方入骨,因对方触及我们的痛处而试图报复,故意去按对方最怕的按钮,而冤冤相报循环不已。

  心理情结会恶性循环

  不幸的是,这种不检讨自己的心理情结(程式),只怪别人按了自己的按钮,使自己生气的现象,在婚姻中比比皆是。与父母间的旧情结尚未解决,现在又与配偶彼此伤害,制造新的情节(程式),使冲突愈演愈烈。新仇加上旧恨,严重破坏夫妻之间的感情

  一个人不论到了何处,与何人,心中的新旧“情结”(程式)永远会跟着他。这些情绪若得不到解决,同样的错误可能一犯再犯。

  择偶真是一个神秘而奇妙的过程。

  有位妇女,父亲是个酒鬼,她长大后,结了三次婚,三们前夫竟然都酒鬼。

  后来,她的心理治疗者发现,这位女性心中有一种强烈的需要,必须照顾她父亲那型的“弱者”。惟有当她去照顾酒鬼丈夫时,她才觉得自己有用,得到成就感。她不知不觉中受酗酒者吸引,嫁给他们,可是,她同时也痛恨酒鬼,因而离了三次婚。她心中的程式是:“照顾酒鬼,是让我觉得自己有价值、被人需要的唯一方式。”如果这个程式不改变,我们可预测,她的第四任丈夫,将又是位醉仙。

  另外有位女士,生平最讨厌被人指使,也痛恨好用权威的男人。她有位专横暴躁的父亲,使她和母亲尝尽苦头。长大离家后,她结婚了。然而,由于对男人的权威过度敏感,婚后,她连自己丈夫正常程度的差遣都受不了。离婚之后,她发誓要找一个自己父亲和前夫完全不一样的伴侣。于是,当她认识一位温文儒雅的男士后,便立刻坠入爱河。婚后,她开始憎恨丈夫的柔弱、没主见。而当她愈想去改变他,要他主动而自然地变强势一点时,他却因失去自我而被压迫得愈显柔弱。恶性循环的结果,他们的婚姻产生了极大的困难。

  很显然地,这位女士与父亲之间未解决的心理包袱(她的心理情结是“权威问题”),深深地影响她的两次婚姻,虽然影响的方式不同,然而,都同样是“权威问题”在作祟。这位女士必须学习以成熟的态度,去面对父亲与其他好用权威的男人,重新学习如何与他们相处,从新的经验中教育自己,解决心中残存的旧帐。否则,权威问题将持续影响她的婚姻,也会妨碍她与男性间建立正常的关系。

  先察觉,现改变思想模式

  人心中的这些“心理程式”或“心理情结”都是可以改变的。举我自己“怕被冤枉”的例子来说,要改变这个程式的第一步,是警觉到它的存在。

  这些年来,我常从自己待人接物的一些情绪反应,发现自己极容易因为被冤枉而激动,并有过分为自己辩护的行为倾向。由观察中,我发现了自己有“怕被冤枉”的程式。我很不喜欢这些幼稚的行为倾向,因而下定决心去改变它。自此以后,每当我感觉到别人冤枉我时(可以感觉到身体开始有冲动的反应),我立时在心中亮起红灯,开始“自我对话”(Self-talk),告诉自己:“先不要发作,再等一下,你不是知道,因此而冲动是幼稚又愚笨吗……”或是“心理程式又在作怪了,自己心安理得的话,没必要努力对别人解释……别人要怎么看我,那是他们的事,我无法控制别人的想法与对我的评价,最重要的,是我对自己的评价……我应该为自己的思想与行为负责,如果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不需多做辩护……”

  改变了思想,就可以改变情绪反应。在我“怕被冤枉”的过程中,我失败了许多次。但是,失败后所产生对自己不满与羞愧的情绪,就变成我改善自己的动力,使我愈来愈想改掉这个程式。要改变一个从小养成的“心理程式”,需要花很多工夫,并且需要经过许多次“尝试错误”(Trial and Error)的过程。我很幸运,后来有一段时间再与家人同住,那是改变自己心理程式最有效,也是最具挑战性的环境,我相信那一次的机会,帮助我节省了很多改变心理程式所需的时间。现在我仍不敢说我已完全改变了“怕被冤枉”的心理程式,但我知道这个程式对的影响已大为降低。别人偶尔按中我“怕被冤枉”的按钮时,这个程式已不能像以前一样操纵我的情绪了。

  改变自己心中的程式

  在结束这一点之前,我要强调,人永远无法控制他人的言行,不能强求别人不按心理按钮来激怒自己,也无法不许别人使自己难受。即使自己有办法使天下人都对我好,世上仍有许多不如意的事,能触动我们的心理程式。要使自己快乐的惟一方法是改善自己心中的程式,使自己变得更健全、更快乐。

  每个人心中的程式,应由自己负责改变,不该把过错推给父母,或其他在童年时曾伤害我们的人。许多时候,别人伤害我们是无意的,有些时候,别人伤我们的心,是因为他们不够成熟,不知道他们自己在做什么,何况我们在不成熟时,也伤了许多人的心。心理程式的形成,很难说是谁的错。这本不是个完美的世界,抱怨与报复,均于事无补,只会消耗本来可用来成长的精力,反而延迟了我们适应的时间。

  三、内外的压力

  两个生活习惯、家庭背景不同的人,要学习在一个屋檐下共同生活,这不是件很容易达成的任务。

  此时,如果两人都不成熟,对配偶期望过高,又各自带着许多残存未决的心理包袱进入婚姻,那么适应起来,将更加困难,往往在“尝试错误”的过程中,彼此被折磨得苦不堪言。在这些因素之外,若加上经济的危机、双方父母对婚姻的干预、养育子女的压力与外在环境中异性的诱惑,这个婚姻就非常危险。

  现代婚姻充满了挑战与压力,要在内忧外患的险境中,使婚姻能够维系下去,每个人都必须学习沟通的技巧,培养解决冲突的能力。大多数中国人在这方面缺乏训练,许多夫妻不懂得沟通,更不知该如何解决冲突。一产生问题,便想用吵架的方式解决,而正气头上时,便什么都不顾,翻出新仇旧账,用恶毒的话发泄心中的不满,甚至连对方的家人也一并卷入。当夫妻感情被摧残到某一个地步之后,往往很难挽回,即使双方仍保持婚姻关系,可能已形同陌路。

  学习欣赏彼此的差异

  在夫妻关系中,最容易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想要去改变对方。不管背景如何相似,夫妻间仍会有许多不同之处。总有一方快,一方慢;一方有洁癖,另一方却“大而化之”(随便);一方重理性,一方较重感觉;一方外向,一方内向;一方节省,一方慷慨……。连在挤牙膏这件小事上,两人的习惯不一样时,都会觉得忍无可忍,更何况各种性格上的差异了。

  人永远没办法勉强他人变成自己理想的样子。上述这些差异,更不能因夫妻一方的强加,而获得改变。当一位妻子愈逼丈夫主动喜欢与她谈话,丈夫就愈无法主动喜欢她,对她柔情蜜语。如果一位丈夫逼自己内向的妻子和别人的妻子一样,也善于交际应酬,以后在社交场合中,她就可能更觉得不自在,而变得愈发退缩。

  勉强改造对方成为自己理想的样式,最后常使对方失去自己的优点与特色,成为“四不像”。遗憾的是,有许多人碰得头破血流,仍学不会这门功课,不但自己痛苦,更使配偶饱受折磨。

  奇妙的是,当一方愿意学习去接受自己的,不企图去改变对方时,他们反而能彼此潜移默化,日子一久,便产生了实质上可喜的改变。许多年的老夫妇,真正接受了对方之后,不但两人间充满祥和之气,而且彼此的面貌、神情也愈来愈相像。

  愈不成熟的人,就愈不能容忍差异的存在。学习欣赏差异,我们才能成长。硬要改变别人,只会造成人际关系的危机 。

  四、心理需求的改变

  随着年龄的增长、周围环境的改变,人的心理需求也会产生变化。这们常见到十几二十岁的少女,基于英雄崇拜的心理,嫁给了在学校中最出风头的运动健将。然而十年后,她的心理需求可能有极大的变化,出风头对她来说,可能已失去吸引力,相反的,她可能极羡慕别人能有稳重、温雅、体贴的丈夫。

  同样地,有许多男士在年轻重视女性容貌的艳丽,便到了中年之后,反面觉得气质高雅或天真无邪的女性,对他们更具吸引力。

  婚姻好像两匹马同拉一辆车子,若夫妻之间有良好的沟通,并且朝着相似的方向成长,他们的婚姻将美满。如果有一人继续成长,另一个却停滞不前,或是两人的心理需求朝着完全不同的方向发展,这辆双头的婚姻马车,很容易就翻覆。

  夫妻成长的步调差距过大

  在现代婚姻中,最常见的例子是:婚后,男性继续求学或是工作,因为在他们所处的环境中,必须用智力应付各种挑战,所以他们较有成长的机会。相反地,女性在婚后往往整天待在家里做家事、照顾小孩,天天等着先生下班回家陪她说话。无聊时,沉迷在电视连续剧中,不再成长。久而久之,丈夫渐渐觉得妻子言语乏味,不能在理性上带给他任何共鸣。

  丈夫的事业愈成功,他就变得有自信,也愈加有吸引力。而妻子心中没有安全感时,在情感就愈依赖自己丈夫,需要紧紧抓住他,引起他的注意。心理缺乏安全感,会使人变得以自我为中心,女性这种依赖性占有欲过度时,不但不再能满足丈夫的心理需要,反而会成为丈夫的心理负担。这时,全凭旧有的感情与丈夫的道德自制力来维系他们的婚姻。

  现代人对婚姻的期望,比我们的上代人提高了许多,不再是以往“男主外,女主内”,各自做好分内的事,有稳定的物质生活就好了。今日,我们渴望婚姻带给我们高品质的精神生活,不仅要有甜蜜的爱情,还要有心灵的默契。

  当我们对婚姻的期望愈高,就愈容易因失望而造成婚姻的裂痕。

  现代的男性,常常希望自己的伴侣既是贤妻良母,又是工作与事业上可以谈心的伙伴。在当今的社会中,女性只会做菜与带小孩,已不足以抓住男人的心。如果已婚女性不努力追求成长,想办法增加自己的吸引力,又不去了解丈夫心理需求的变化,努力培养旧有的感情,这个婚姻便有潜在的危机。

  此时,若丈夫所处的环境中,没有更好的选择机会(例如周围没有比妻子更具吸引力的女性,或是虽有更佳选择,但并非自己条件与能力所及),这个婚姻便得以幸运地维持下去,可以一直撑到下次危机发生(环境改变,或夫妻中有一方心理需求改变)之时。

  如果丈夫在工作环境中,有机会接触到既女性化,又能在理性上满足他需求的职业妇女,相处时日一久,就难免会发生精神上或实质上的外遇。

  在这种情况,抱怨与哭闹不但于事无补,反而平白为介入的第三者增加吸引力。以上这些事都是我们所不乐见的,然而在现代社会中,类似的悲剧却急速增加。我们不能像驼鸟一样,把头埋在沙里,希望这种事不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平日多“存款”少“支出”

  如果双方都不成长,婚姻是否就安然无恙呢?那倒未必见得!如果两人都停滞不前,不愿成长,婚姻会日益枯萎,宛如行尸走肉般,无话可谈。

  我们发现有愈来愈多的夫妻,在子女成长离巢后便离婚。这是因为他们平日没有培养感情,只靠着女子沟通,一旦子女离家,突然发觉彼此毫无感情,由于不愿天天面对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而终于离婚。

  双方都不成长的婚姻似乎会比较稳定,然而这却是种不健康的现象。一个“稳定”(Marital Stability)的婚姻,绝对不等于是一个美满(Marital Satisfaction)婚姻。还维持稳定而不美满的婚姻的人,有的是因周围环境中没有更好的选择;有的是因传统道德与思想的约束;有的是因为缺乏安全感,惧怕变迁,虽然婚姻枯燥,仍宁愿紧抓已经习以为常的一切。

  感情基础薄弱的人,婚姻易有危机。因为在现代社会中,我们无法与世隔绝,限制自己的配偶不接触其他更具吸引力的对象。要维续幸福的婚姻,惟一的选择是双方都努力成长,尽是互相适应(因两人都会改变),不断去满足对方的心理需求,多给予对方快乐,少带给对方痛苦,珍惜旧有的感情,细心灌溉爱情的花朵。

  我常用银行账户来比喻婚姻关系。日常生活中,体贴对方,带给对方满足,便是在婚姻账户“存款”;每当出口伤人,使对方痛苦,便是从账户中“支出”;平日“存款”丰富的婚姻,双方对外遇的诱惑都会有较强的抵抗力,一直“透支”的婚姻,禁不起任何风浪的打击。

  单靠传统道德规范维系婚姻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在新时代中,每一个人都必须努力学习、培养与人相处的能力,才有可能在危机重重的现代社会中生存,享受幸福的婚姻生活。

  以上从四个角度分析了现代婚姻解体一些常见的原因。所谈及的四点,无可避免地会有重叠之处。

  希望遇到问题的朋友们能深入地去找寻自己婚姻触礁的原因,不要把责任简单地归咎于配偶、第三者、环境或是自己的身上。婚姻解体是多种因素促成的,不单是任何一方的错。我们应学习客观地检讨整个过程,成熟地为自己犯错的部分负责,从失败中学到教训,不要再重蹈覆辙。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