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弘善佛教 > 佛学入门 > 佛学常识 >

农历四月初十 临济宗创始人义玄禅师圆寂纪念日

[佛学常识] 发表时间:2018-06-13 作者:网络 [投稿]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

农历四月初十 临济宗创始人义玄禅师圆寂纪念日

  农历四月十日,唐代禅僧、临济宗开山祖师义玄禅师圆寂纪念日。

  义玄(787—867年),俗姓邢,曹州南华(今山东省菏泽市东明县)人,唐代高僧,是中国禅宗临济宗创始人。禅宗五家中,以临济宗影响最大,法脉延续最久,也以临济宗最具中国禅的特色,而开创临济这一系的,正是义玄禅师。

  幼负出尘之志,落发受具足戒之后,因为仰慕禅宗风范,先到江西参谒黄檗希运禅师,又去参访高安大愚、沩山灵祐各位禅师。后来又回到黄檗山,得到黄檗禅师印可。宣宗大中八年(854),义玄禅师到河北镇州临济院,在那里以三玄三要、四料简等机法接引徒众,又以机锋峭峻著名于世,自成一家,被称为临济宗。

  义玄禅师对参禅者要求极为严苛,不过各地禅僧依然辐辏云集,门风兴隆,临济宗也成为我国禅宗五家七宗最盛行的一派。

  懿宗咸通八年四月十日,义玄禅师示现圆寂之前,说一首传法偈:“沿流不止问如何,真照无边说似他。离相离名如不禀,吹毛用了急须磨。”随后又对众弟子说:“吾灭后不得灭却吾正法眼藏。”三圣慧然禅师出来答话:“争敢灭却和尚正法眼藏?”义玄禅师又问:“已后有人问,你向他道什么?”三圣禅师闻言大喝一声。义玄禅师说道:“谁知吾正法眼藏向这瞎驴边灭却。”说完这句话就端坐而逝,敕谥“慧照”,塔曰“澄灵”。

  义玄禅师语要由其门人三圣慧然编成《镇州临济慧照禅师语录》一卷,传法弟子有兴化存奖、三圣慧然、灌溪志闲等二十二人,都是宣扬祖风的佼佼者、佛门龙象。

义玄禅师的悟道因缘

  镇州(今河北正定)临济义玄禅师,黄檗希运禅师之法嗣,俗姓邢,曹州(治所在今山东菏泽)南华人。临济禅师“幼而颖异,长以孝闻”,有出尘志。出家受具(具足戒)后,一度居于讲肆,听习毗尼,博研经论。后慕禅宗,乃投黄檗禅师会下参学。临济禅师修行精进,不惮辛苦,志行纯一,深为同门师兄弟们所敬重。当时,睦州陈尊宿亦在黄檗禅师座下,充当首座和尚。

  一天,睦州问临济禅师:“上座在此多少时?”

  临济禅师道:“三年。”

  睦州又问:“曾参问否?”

  临济禅师道:“不曾参问,不知问个甚么?”

  睦州道:“何不问堂头和尚(方丈和尚),如何是佛法的的大意(的的,音dìdì。的的大意,指真实究竟之意旨)?”

  在睦州的鼓动下,临济禅师于是前去问黄檗禅师:“如何是佛法的的大意?”

  话还没有问完,黄檗禅师早已一拄杖打过来。

  临济禅师莫明其妙地败下阵来。

  睦州见临济禅师垂头丧气的样子,便问:“问话作么生?”

  临济禅师道:“某甲问声未绝,和尚便打,某甲不会。”

  睦州道:“但更去问。”

  于是,临济禅师又去问,黄檗禅师举杖又打。

  就这样,临济禅师三度发问,三度遭打。

  临济禅师感到非常绝望。他告诉睦州道:“早承激劝问法,累蒙和尚赐棒,自恨障缘,不领深旨。今且辞去。”

  睦州觉得他辞去,挺可惜的,便说道:“汝若去,须辞和尚了去。”

  临济禅师于是礼拜睦州而退,准备第二天前去拜辞黄檗禅师。

  睦州事先来到黄檗禅师那儿,说道:“问话上座,虽是后生,却甚奇特。若来辞,方便接伊。已后为一株大树,覆荫天下人去在。”

  第二天,临济禅师前来礼辞黄檗禅师。

  黄檗禅师于是指点他说:“不须他去,只往高安(今江西境内)滩头参大愚(归宗智常禅师之法嗣),必为汝说。”

  于是临济禅师便来到大愚禅师座下。

  大愚禅师问:“甚处来?”

  临济禅师道:“黄檗来。”

  大愚禅师又问:“黄檗有何言句?”

  临济禅师道:“某甲三度问佛法的的大意,三度被打。不知某甲有过(过错)无过?”

  大愚禅师道:“黄檗与么(如此)老婆心切(慈悲心切),为汝得彻困(亦作‘彻悃’,诚恳慈悲至极,操心到了极点),更来这里问有过无过?”

  临济禅师一听,言下大悟,惊喜道:“元来(原来)黄檗佛法无多子!”

  大愚禅师于是一把揪住他,问道:“这尿床鬼子(尿床鬼子,骂人的话,比喻糊涂,分不清醒梦,不能自觉自主),适来道有过无过,如今却道黄檗佛法无多子。你见个甚么道理?速道!速道!”

  临济禅师便向大愚禅师的肋下筑了三拳。

  大愚禅师推开临济禅师,说道:“汝师黄檗,非干我事。”

  临济禅师于是辞别大愚禅师,重新回到黄檗山。

  黄檗禅师一见,便问:“这汉来来去去,有甚了期!”

  临济禅师道:“只为老婆心切。”

  说完,便恭敬地问讯、行礼,之后,又重新侍立在黄檗禅师身边。

  黄檗禅师问:“甚么去来?”

  临济禅师道:“昨蒙和尚慈旨,令参大愚去来。”

  黄檗禅师道:“大愚有何言句?”

  临济禅师便把自己参大愚禅师之经过告诉了黄檗禅师。

  黄檗禅师道:“大愚老汉饶舌,待来痛与一顿。”

  临济禅师道:“说甚待来,即今便打。”

  说完,便用巴掌打黄檗禅师。

  黄檗禅师道:“这风(疯)颠汉来这里捋虎须!”

  临济禅师大喝一声。

  黄檗禅师便唤侍者,说道:“引这风颠汉参堂去。”

  临济禅师悟道后,并没有立即去住山,而是继续留在黄檗禅师身边请益。在黄檗禅师的不断钳锤之下,临济禅师的证悟终于进到炉火纯青的境界,后成为禅门中最大的一个宗派——临济宗的宗祖,开法于镇州。今河北正定临济寺即是他当年开法接众之道场。

  临济禅师接众,素以喝著称,在他的接引之下,开悟者不可胜数,得法并行化一方的著名弟子有二十余人。除了用喝之外,临济禅师还有三玄、三要、四句等方便设施,以接引不同来机。他的上堂和示众法语,更是深入浅出,直指人心,千百年来一直被视为禅门瑰宝,可作为修禅的入门指南。学佛者,不论修何法门,欲树立正知见,临济禅师的语录不可不看。

  临济禅师圆寂于咸通八年(867),谥慧照禅师。临入灭时,曾说传法偈云:

  沿流不止问如何,真照无边说似他。

  离相离名人不禀,吹毛用了急须磨。(吹毛,指代极锋利的宝剑)

义玄禅师当头棒喝的公案

  公案一

  一次,义玄禅师问洛普禅师说:“在参禅应机中,如果一人行棒,一人行喝,你说那个亲?”

  洛普回答说:“我看都不亲。”

  义玄禅师又问:“那你认为怎么才算是亲呢?”

  洛普便喝,义玄便打……

  公案二

  义玄禅师一次在法堂上对众弟子说:“有时大喝一声,犹如金刚王宝剑;有时大喝一声,好比踞地狮子;有时大喝一声,恰似探竿影草;有时大喝一声,不作大喝一声的功用。你们对此作何理解?”

  众弟子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未能作答。突然,义玄禅师又大喝一声……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