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弘善佛教 > 佛学入门 > 佛学常识 >

中国唯一的女活佛是谁?

[佛学常识] 发表时间:2017-08-12 作者: [投稿]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

中国唯一的女活佛是谁?

  十二世多吉帕姆活佛是佛祖释迦牟尼的生母转世,也是藏传佛教重要本尊金刚亥母的化身。作为藏地唯一的女活佛,多吉帕姆活佛世代倚守羊卓雍措,苦修佛法,已历千年。

  桑顶寺在雅鲁藏布江南岸的浪卡子县,这是历代多吉帕姆活佛的驻锡地。

  吉帕姆是一位助人修行、弘扬佛法的重要女性神祗,它的起源最早可以追溯至古印度婆罗门教,是创造大神毗湿奴的化身之一野猪的女性配偶。在藏传佛教的几个主要教派中,她被视为女性本尊神之首。

  藏语“多吉帕姆”的本意,是金刚亥母。历代流传的多吉帕姆神像中,她“身如十六妙龄女郎,一面两臂,全身红光遍满十方三世”,或为人身猪面,或在头部带有一些猪的形象特征。

  公元755年末,吐蕃第38代赞普赤松德赞即位,王妃卡钦萨措杰是多吉帕姆的化身。为了光大佛法,她依从莲花生大师剃度受戒,并作为莲花生大师的明妃与其一同修道,法号意希措杰。多吉帕姆出现在藏地要从意希措杰开始算起。此后,这尊重要的神祗还曾多次化身出现。但是直到1283年,藏传佛教噶玛噶举派才创立了活佛转世体系,又经过150年后,依照意希措杰的预言,阿里贡塘地区(现日喀则地区吉隆县境内)的王族后裔阿卓•却吉准美被认定为第一世多吉帕姆活佛,成为藏地唯一的女活佛。此后,多吉帕姆不断轮回转世,在西藏地区传延至今,已是第十二世。

  有关桑顶•多吉帕姆活佛的教派系统,在西藏历史和宗教典籍中少有记载,其教派归属问题也众说纷纭,多讹传其为香巴噶举或宁玛派。而她实际上属于藏传佛教的一个小教派——珀东派。珀东派兼收并蓄其他诸派教法,体现了各宗派融合的特点,也因此很容易被错误归类。多吉帕姆活佛在藏传佛教中拥有显赫的地位,而这很大程度上依赖其与格鲁派的关系。18世纪中后期,主持桑顶寺的八世多吉帕姆•德钦旺姆是六世班禅的侄女,在七世达赖喇嘛座前剃度出家,由六世班禅亲自灌顶,迎至桑顶寺。六世班禅向她传授了诸多格鲁派密法,并把格鲁派的乃宁寺及其土地属民赐给桑顶寺。从八世多吉帕姆活佛开始,后代多吉帕姆活佛都自格鲁派活佛座前剃度。1912年,十三世达赖喇嘛从印度返藏时,为躲避拉萨动乱曾在桑顶寺常住,与十一世多吉帕姆活佛来往频繁,并册封她为大呼图克图。从这一世起,多吉帕姆活佛在西藏的地位如日中天。

  年幼的十二世多吉帕姆活佛自入主桑顶寺起,便享有许多特权。小德钦曲珍出行拉萨,必经过西藏地方政府批准,派出四位僧官、四位俗官护驾。在沿途每个驿站,皆受到隆重接待。德钦曲珍的童年一直在礼佛、诵经、修法中度过,众多高僧活佛都先后做过她的导师。每年,她还要去古城江孜、春丕山讲经弘法,为徒众祈福。

  这一切在1959年3月结束。是年,西藏地方政府发动叛乱,桑顶寺正处在动乱的中心地带。叛乱者接二连三闯入寺庙,要求桑顶寺提供枪支、粮食。活佛和几个近侍避出桑顶寺,藏在羊卓雍措的湖心岛上,却仍被叛乱者找到,在枪口的“护送”下,女活佛被迫远走他乡,修行之路就此中断。活佛先被挟持到不丹,再由不丹转道印度。1959年8月,国庆大典前夕,在中国驻噶伦堡商务代理处的帮助下,十二世多吉帕姆活佛辗转至巴基斯坦,又绕道阿富汗、俄罗斯、蒙古,最终于9月底回到北京,结束了六个多月在海外颠沛流离的日子。

  归国后,十二世多吉帕姆活佛接受政府安排在拉萨居住,由入寺修行转为在家修行。1966年,“文革”浩劫降临,桑顶寺被夷为平地,活佛的修行活动也被迫中止,一隔十余年。上世纪80年代,桑顶寺复建,女活佛也恢复了在桑顶寺中一年一度举行的“岗甲萨”大法会。但她仍选择留在拉萨,在家修行。每年的“岗甲萨”大法会,是她唯一与信众接触的机会。离开桑顶寺后,德钦曲珍建立了自己的家庭,重新拥有了世俗生活。在多吉帕姆活佛的转世系统中,这本无先例,但在共同经历了50年风云变幻的西藏信众看来,女活佛的选择已为他们所接受。

  十二世多吉帕姆活佛现在已很少对人提及修行之事,也不再讲经。她说,经历了太多休滞及阻隔,她这一世,在佛法上不会有什么建树了。她选择以重建桑顶寺,来完成自己作为护法神职责的践行。昔日的桑顶寺,依傍羊卓雍措之畔,是一座红宫与白宫相见的九层古寺,取“九级浮屠”之意,为藏传佛教寺院最高形制。史料记载,桑顶寺经由二世、五世、九世多吉帕姆三次扩建,盛极时拥有大经堂、顿都格桑绛曲神殿、弥勒佛殿、三界殊胜殿等15座殿堂,僧人数百,寺中佛塔、塑像、法器、唐卡等陈列众多,不胜枚举。

  彼时的富丽庄严如今只能依靠想象描画。1983年,十二世多吉帕姆活佛向十世班禅额尔德尼、西藏自治区及中央有关部门提出了修复桑顶寺的请求,获得批准,重建之路就此展开。除却政府资助的21万元,重建一座寺院、召回僧侣,还需要调动更大量的资金及人力投入。德钦曲珍并不是擅长此道之人。她个性腼腆,并不热衷于交际和经营,相对于法相庄严,她更多流露出母性的温柔淳朴。重建工作在女活佛弟子们的资助下缓慢而平静地进行,这些因佛法而结识的弟子大多是长三角及沿海一带的企业家。活佛身在拉萨之外的时候并不多,她姐姐的儿子时常代为奔波于拉萨、广东两地之间,联络修建事宜。

  桑顶寺如今建起了七层,多吉帕姆活佛认为,可以就此而止了。这也是效法拉萨的著名古寺帕邦卡——它最初由松赞干布主持建造,吞米桑布扎就是在此创制藏文并留下了由其亲书的六字真言。文革中,帕邦卡与桑顶寺同样毁于一旦。复建后,同样由九层降至七层。取“七级浮屠”之标准,二来暗示这里曾遭法难。桑顶寺的重建尚未完成。寺院至今没有围墙,山脚下的“林卡”,即花园,也尚未恢复。而十二世多吉帕姆活佛最大的愿望便是能为桑顶寺添加上自来水系统。僧人和百姓们每每从山脚下,向海拔4600米的山上寺中背水,实在太过辛苦。

  十二世多吉帕姆活佛做的另外一件事,是联合老住持扎巴•图丹朗杰撰写了《历辈桑顶•多吉帕姆活佛和桑顶寺简志》。其中,她依据修行所得及一些散落民间的传说,将多吉帕姆活佛的传承体系重新加以梳理——活佛的佛身,最早是产生诸佛的般若佛母,她曾转世为释迦牟尼生母摩耶夫人,而后在西藏转世为空行母意希措杰,最终形成了多吉帕姆活佛传承体系。她通过密宗仪轨对般若佛母与多吉帕姆之间的关联加以验证、确认,并载入简志。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