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法莲华经

《妙法莲华经》,简称《法华经》,(梵语:Saddharma Pu??arīka Sūtra),後秦鸠摩罗什译,七卷二十八品,六万九千馀字,收录於《大正藏》第9册,经号262。梵文Saddharma,中文意为「妙法」。Pundarika 意译为「白莲花」,以莲花(莲华)为喻...[详情]

卷三 化城喻品 第七

[妙法莲华经] 发表时间:2015-07-11 作者:鸠摩罗什 [投稿]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

  妙法莲华经化城喻品第七

  佛告诸比丘:‘乃往过去无量无边不可思议阿僧祇劫,尔时有佛,名大通智胜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其国名好城,劫名大相。诸比丘,彼佛灭度已来,甚大久远,譬如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地种,假使有人、磨以为墨、过于东方千国土、乃下一点,大如微尘,又过千国土、复下一点,如是展转尽地种墨,于汝等意云何,是诸国土,若算师,若算师弟子,能得边际、知其数否?’‘不也、世尊。’‘诸比丘,是人所经国土,若点不点,尽抹为尘,一尘一劫,彼佛灭度已来,复过是数无量无边百千万亿阿僧祇劫,我以如来知见力故,观彼久远、犹若今日。’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我念过去世、    无量无边劫,    有佛两足尊,    名大通智胜。

  如人以力磨,   三千大千土,    尽此诸地种,    皆悉以为墨,

  过于千国土,    乃下一尘点,    如是展转点,    尽此诸尘墨。

  如是诸国土,    点与不点等、    复尽抹为尘,    一尘为一劫。

  此诸微尘数,    其劫复过是,    彼佛灭度来,    如是无量劫

  如来无碍智,    知彼佛灭度,    及声闻菩萨,    如见今灭度。

  诸比丘当知,    佛智净微妙,    无漏无所碍,    通达无量劫。

  佛告诸比丘:‘大通智胜佛、寿五百四十万亿那由他劫。其佛本坐道场,破魔军已,垂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而诸佛法不现在前,如是一小劫乃至十小劫,结跏趺坐,身心不动,而诸佛法犹不在前。’

  ‘尔时忉利诸天、先为彼佛、于菩提树下、敷师子座,高一由旬,佛于此座、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适坐此座,时诸梵天王、雨众天华、面百由旬,香风时来,吹去萎华,更雨新者,如是不绝、满十小劫供养于佛,乃至灭度、常雨此华。四王诸天、为供养佛,常击天鼓,其余诸天、作天伎乐,满十小劫,至于灭度、亦复如是。’

  ‘诸比丘,大通智胜佛过十小劫,诸佛之法、乃现在前,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其佛未出家时,有十六子,其第一者、名曰智积。诸子各有种种珍异玩好之具,闻父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皆舍所珍,往诣佛所。诸母涕泣而随送之。其祖转轮圣王、与一百大臣、及余百千万亿人民,皆共围绕、随至道场。咸欲亲近大通智胜如来,供养、恭敬,尊重、赞叹。到已、头面礼足,绕佛毕已,一心合掌、瞻仰世尊,以偈颂曰:

  大威德世尊,    为度众生故,    于无量亿劫,    尔乃得成佛

  诸愿已具足,    善哉吉无上。    世尊甚稀有,    一坐十小劫,

  身体及手足、    静然安不动。    其心常惔怕,    未曾有散乱,

  究竟永寂灭,    安住无漏法。    今者见世尊     安隐成佛道,

  我等得善利,    称庆大欢喜。    众生常苦恼、    盲瞑无导师,

  不识苦尽道,    不知求解脱。    长夜增恶趣,    减损诸天众,

  从冥入于冥,    永不闻佛名。    今佛得最上、    安隐无漏道,

  我等及天人,    为得最大利,    是故咸稽首、    归命无上尊。

  尔时十六王子、偈赞佛已,劝请世尊转于法轮,咸作是言:‘世尊说法,多所安隐、怜愍、饶益、诸天人民。’重说偈言:

  世雄无等伦,    百福自庄严,    得无上智慧。    愿为世间说,

  度脱于我等、    及诸众生类,    为分别显示,    令得是智慧。

  若我等得佛,    众生亦复然。    世尊知众生     深心之所念,

  亦知所行道,    又知智慧力,    欲乐及修福,    宿命所行业。

  世尊悉知已,    当转无上轮。

  佛告诸比丘:“大通智胜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十方各五百万亿诸佛世界、六种震动,其国中间幽冥之处,日月威光所不能照,而皆大明。其中众生,各得相见,咸作是言:“此中云何忽生众生,又其国界、诸天宫殿、乃至梵宫、六种震动,大光普照,遍满世界,胜诸天光。””

  尔时东方五百万亿诸国土中、梵天宫殿,光明照曜,倍于常明。诸梵天王、各作是念:‘今者宫殿光明,昔所未有。以何因缘、而现此相?’是时诸梵天王、即各相诣,共议此事。时彼众中、有一大梵天王,名救一切,为诸梵众而说偈言:

  我等诸宫殿,    光明昔未有,    此是何因缘,    宜各共求之。

  为大德天生,    为佛出世间,    而此大光明、    遍照于十方。

  尔时五百万亿国土诸梵天王,与宫殿俱,各以衣祴,盛诸天华,共诣西方、推寻是相。见大通智胜如来、处于道场菩提树下,坐师子座,诸天、龙王、乾闼婆、紧那罗、摩侯罗伽、人非人、等,恭敬围绕,及见十六王子、请佛转法轮。

  即时诸梵天王头面礼佛,绕百千匝,即以天华而散佛上。其所散华、如须弥山,并以供养佛菩提树,其菩提树、高十由旬,华供养已,各以宫殿奉上彼佛,而作是言:‘惟见哀愍,饶益我等,所献宫殿,愿垂纳受。’时诸梵天王、即于佛前,一心同声、以偈颂曰:

  世尊甚稀有,    难可得值遇,    具无量功德,    能救护一切。

  天人之大师,    哀愍于世间,    十方诸众生,    普皆蒙饶益。

  我等所从来、    五百万亿国,    舍深禅定乐,    为供养佛故。

  我等先世福,    宫殿甚严饰,    今以奉世尊,    唯愿哀纳受。

  尔时诸梵天王、偈赞佛已,各作是言:‘惟愿世尊转于法轮,度脱众生,开涅槃道。’时诸梵天王、一心同声、而说偈言:

  世雄两足尊,    惟愿演说法,    以大慈悲力、    度苦恼众生。

  尔时大通智胜如来,默然许之。

  又诸比丘,东南方五百万亿国土、诸大梵王,各自见宫殿光明照曜,昔所未有。欢喜踊跃,生稀有心,即各相诣,共议此事。时彼众中、有一大梵天王,名曰大悲,为诸梵众而说偈言:

  是事何因缘、    而现如此相,    我等诸宫殿,    光明昔未有。

  为大德天生,    为佛出世间,    未曾见此相,    当共一心求。

  过千万亿土,    寻光共推之,    多是佛出世,    度脱苦众生。

  尔时五百万亿诸梵天王、与宫殿俱,各以衣祴盛诸天华,共诣西北方、推寻是相。见大通智胜如来、处于道场菩提树下,坐师子座,诸天、龙王、乾闼婆、紧那罗、摩侯罗伽、人非人、等,恭敬围绕,及见十六王子、请佛转法轮。

  时诸梵天王头面礼佛,绕百千匝,即以天华而散佛上。所散之华、如须弥山,并以供养佛菩提树。华供养已,各以宫殿奉上彼佛,而作是言:‘惟见哀愍,饶益我等,所献宫殿,愿垂纳受。’尔时诸梵天王、即于佛前,一心同声、以偈颂曰:

  圣主天中王,    迦陵频伽声,    哀愍众生者,    我等今敬礼。

  世尊甚稀有,    久远乃一现,    一百八十劫、    空过无有佛,

  三恶道充满,    诸天众减少,    今佛出于世,    为众生作眼,

  世间所归趋,    救护于一切,    为众生之父,    哀愍饶益者。

  我等宿福庆,    今得值世尊。

  尔时诸梵天王、偈赞佛已,各作是言:‘惟愿世尊哀愍一切,转于法轮,度脱众生。’时诸梵天王、一心同声、而说偈言:

  大圣转法轮,    显示诸法相,    度苦恼众生,    令得大欢喜。

  众生闻此法,    得道若生天,    诸恶道减少,    忍善者增益。

  尔时大通智胜如来默然许之。

  又、诸比丘,南方五百万亿国土、诸大梵王,各自见宫殿光明照曜,昔所未有。欢喜踊跃,生稀有心,即各相诣,共议此事:‘以何因缘,我等宫殿有此光曜?’时彼众中、有一大梵天王,名曰妙法,为诸梵众、而说偈言:

  我等诸宫殿,    光明甚威曜,    此非无因缘,    是相宜求之。

  过于百千劫,    未曾见是相,    为大德天生,    为佛出世间。

  尔时五百万亿诸梵天王、与宫殿俱,各以衣祴盛诸天华,共诣北方、推寻是相。见大通智胜如来、处于道场菩提树下,坐师子座,诸天、龙王、乾闼婆、紧那罗、摩侯罗伽、人非人、等,恭敬围绕,及见十六王子请佛转法轮。

  时诸梵天王、头面礼佛,绕百千匝,即以天华而散佛上。所散之华、如须弥山,并以供养佛菩提树。华供养已,各以宫殿、奉上彼佛,而作是言:‘惟见哀愍、饶益我等,所献宫殿,愿垂纳受。’尔时诸梵天王,即于佛前、一心同声、以偈颂曰:

  世尊甚难见,    破诸烦恼者,    过百三十劫 ,   今乃得一见。

  诸饥渴众生,    以法雨充满,    昔所未曾睹、    无量智慧者,

  如优昙钵华,    今日乃值遇。    我等诸宫殿,    蒙光故严饰,

  世尊大慈愍,    惟愿垂纳受。

  尔时诸梵天王、偈赞佛已,各作是言:‘惟愿世尊转于法轮,令一切世间、诸天、魔、梵、沙门婆罗门,皆获安隐、而得度脱。’时诸梵天王,一心同声、以偈颂曰:

  惟愿天人尊、    转无上法轮,    击于大法鼓,    而吹大法螺,

  普雨大法雨,    度无量众生。    我等咸归请,    当演深远音。

  尔时大通智胜如来默然许之。西南方、乃至下方,亦复如是。

  尔时上方五百万亿国土、诸大梵王,皆悉自睹所止宫殿、光明威曜,昔所未有。欢喜踊跃,生稀有心,即各相诣,共议此事:‘以何因缘,我等宫殿,有斯光明?’时彼众中、有一大梵天王,名曰尸弃,为诸梵众而说偈言:

  今以何因缘,    我等诸宫殿、    威德光明曜,    严饰未曾有。

  如是之妙相,    昔所未闻见,    为大德天生,    为佛出世间。

  尔时五百万亿诸梵天王、与宫殿俱,各以衣祴盛诸天华,共诣下方、推寻是相。见大通智胜如来、处于道场菩提树下,坐师子座,诸天、龙王、乾闼婆、紧那罗、摩侯罗伽、人非人、等,恭敬围绕,及见十六王子请佛转法轮。

  时诸梵天王头面礼佛,绕百千匝,即以天华而散佛上。所散之华、如须弥山,并以供养佛菩提树。华供养已,各以宫殿、奉上彼佛,而作是言:‘惟见哀愍、饶益我等,所献宫殿,愿垂纳受。’时诸梵天王,即于佛前、一心同声、以偈颂曰:

  善哉见诸佛,    救世之圣尊,    能于三界狱,    勉出诸众生。

  普智天人尊,    哀愍群萌类,    能开甘露门,    广度于一切。

  于昔无量劫,    空过无有佛,    世尊未出时,    十方常暗冥,

  三恶道增长,    阿修罗亦盛,    诸天众转减,    死多堕恶道。

  不从佛闻法,    常行不善事,    色力及智慧,    斯等皆减少,

  罪业因缘故,    失乐及乐想,    住于邪见法,    不识善仪则,

  不蒙佛所化,    常堕于恶道。    佛为世间眼,    久远时乃出,

  哀愍诸众生,    故现于世间。    超出成正觉,    我等甚欣庆,

  及余一切众,    喜叹未曾有。    我等诸宫殿,    蒙光故严饰,

  今以奉世尊,    惟垂哀纳受。    愿以此功德,    普及于一切,

  我等与众生、    皆共成佛道。

  尔时五百万亿诸梵天王、偈赞佛已,各白佛言:‘惟愿世尊转于法轮,多所安隐,多所度脱。’时诸梵天王而说偈言:

  世尊转法轮,    击甘露法鼓,    度苦恼众生,    开示涅槃道。

  惟愿受我请,    以大微妙音,    哀愍而敷演、    无量劫集法。

  尔时大通智胜如来、受十方诸梵天王、及十六王子请,即时三转十二行法轮,若沙门、婆罗门,若天、魔、梵、及余世间所不能转,谓是苦,是苦集,是苦灭,是苦灭道。及广说十二因缘法,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名色缘六入,六入缘触,触缘受,受缘爱,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死忧悲苦恼。无明灭、则行灭,行灭、则识灭,识灭、则名色灭,名色灭、则六入灭,六入灭、则触灭,触灭、则受灭,受灭、则爱灭,爱灭、则取灭,取灭、则有灭,有灭、则生灭,生灭、则老死忧悲苦恼灭。

  佛于天人大众之中、说是法时,六百万亿那由他人,以不受一切法故,而于诸漏、心得解脱,皆得深妙禅定,三明、六通,具八解脱。第二第三第四说法时,千万亿恒河沙那由他等众生,亦以不受一切法故,而于诸漏、心得解脱。从是已后,诸声闻众、无量无边不可称数。

  尔时十六王子、皆以童子出家、而为沙弥,诸根通利,智慧明了,已曾供养百千万亿诸佛,净修梵行,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俱白佛言:‘世尊,是诸无量千万亿大德声闻,皆已成就,世尊,亦当为我等说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我等闻已,皆共修学。世尊,我等志愿如来知见,深心所念,佛自证知。’尔时转轮圣王所将众中、八万亿人,见十六王子出家,亦求出家。王即听许。

  尔时彼佛受沙弥请,过二万劫已,乃于四众之中、说是大乘经,名妙法莲华、教菩萨法、佛所护念。说是经已,十六沙弥为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皆共受持,讽诵通利。说是经时,十六菩萨沙弥皆悉信受,声闻众中、亦有信解,其余众生、千万亿种,皆生疑惑。佛说是经,于八千劫、未曾休废,说此经已,即入静室,住于禅定、八万四千劫。是时十六菩萨沙弥、知佛入室、寂然禅定,各升法座,亦于八万四千劫、为四部众、广说分别妙法华经,一一皆度六百万亿那由他恒河沙等众生,示教、利喜,令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大通智胜佛过八万四千劫已,从三昧起,往诣法座、安详而坐,普告大众:‘是十六菩萨沙弥、甚为稀有,诸根通利,智慧明了,已曾供养无量千万亿数诸佛。于诸佛所,常修梵行,受持佛智,开示众生、令入其中。汝等皆当数数亲近而供养之。所以者何。若声闻、辟支佛、及诸菩萨,能信是十六菩萨所说经法、受持不毁者,是人皆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如来之慧。’

  佛告诸比丘:‘是十六菩萨、常乐说是妙法莲华经,一一菩萨,所化六百万亿那由他恒河沙等众生,世世所生、与菩萨俱,从其闻法,悉皆信解,以此因缘,得值四百万亿诸佛世尊,于今不尽。’

  ‘诸比丘,我今语汝,彼佛弟子十六沙弥,今皆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于十方国土、现在说法,有无量百千万亿菩萨、声闻、以为眷属。其二沙弥,东方作佛,一名阿閦,在欢喜国,二名须弥顶。东南方二佛,一名师子音,二名师子相。南方二佛,一名虚空住,二名常灭。西南方二佛,一名帝相,二名梵相。西方二佛,一名阿弥陀,二名度一切世间苦恼。西北方二佛,一名多摩罗跋栴檀香神通,二名须弥相。北方二佛,一名云自在,二名云自在王。东北方佛、名坏一切世间怖畏,第十六、我释迦牟尼佛,于娑婆国土、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诸比丘,我等为沙弥时,各各教化无量百千万亿恒河沙等众生,从我闻法,为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此诸众生,于今有住声闻地者,我常教化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诸人等,应以是法、渐入佛道。所以者何。如来智慧,难信难解。尔时所化无量恒河沙等众生者,汝等诸比丘、及我灭度后、未来世中声闻弟子是也。我灭度后,复有弟子、不闻是经,不知不觉菩萨所行,自于所得功德、生灭度想,当入涅槃。我于余国作佛,更有异名,是人虽生灭度之想、入于涅槃,而于彼土、求佛智慧,得闻是经,惟以佛乘而得灭度,更无余乘,除诸如来方便说法。’

  ‘诸比丘,若如来自知涅槃时到,众又清净,信解坚固,了达空法,深入禅定,便集诸菩萨及声闻众,为说是经。世间无有二乘而得灭度,惟一佛乘得灭度耳。比丘当知,如来方便、深入众生之性,如其志乐小法,深著五欲,为是等故、说于涅槃,是人若闻,则便信受。’

  ‘譬如五百由旬险难恶道,旷绝无人、怖畏之处,若有多众,欲过此道、至珍宝处。有一导师,聪慧明达,善知险道通塞之相,将导众人,欲过此难。所将人众、中路懈退,白导师言:“我等疲极、而复怖畏,不能复进,前路犹远,今欲退还。”导师多诸方便、而作是念,此等可愍,云何舍大珍宝而欲退还。作是念已,以方便力,于险道中,过三百由旬、化作一城。告众人言:“汝等勿怖,莫得退还。今此大城,可于中止,随意所作,若入是城,快得安隐。若能前至宝所,亦可得去。”是时疲极之众、心大欢喜,叹未曾有:“我等今者、免斯恶道,快得安隐。”于是众人前入化城,生已度想,生安隐想。尔时导师,知此人众既得止息,无复疲倦。即灭化城,语众人言:“汝等去来,宝处在近。向者大城,我所化作、为止息耳。”’

  ‘诸比丘,如来亦复如是,今为汝等作大导师,知诸生死烦恼恶道、险难长远,应去应度。若众生但闻一佛乘者,则不欲见佛,不欲亲近,便作是念:“佛道长远,久受勤苦、乃可得成。”佛知是心、怯弱下劣,以方便力,而于中道为止息故,说二涅槃。若众生住于二地,如来尔时即便为说:“汝等所作未办,汝所住地、近于佛慧,当观察筹量所得涅槃、非真实也。但是如来方便之力,于一佛乘、分别说三。”如彼导师、为止息故,化作大城。既知息已,而告之言:“宝处在近,此城非实,我化作耳。”’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大通智胜佛,    十劫坐道场,    佛法不现前,    不得成佛道。

  诸天神龙王、    阿修罗众等,    常雨于天华,    以供养彼佛,

  诸天击天鼓,    并作众伎乐,    香风吹萎华,    更雨新好者。

  过十小劫已,    乃得成佛道,    诸天及世人,    心皆怀踊跃。

  彼佛十六子,    皆与其眷属、    千万亿围绕,    俱行至佛所,

  头面礼佛足,    而请转法轮。    圣师子法雨,    充我及一切,

  世尊甚难值,    久远时一现,    为觉悟群生,    震动于一切。

  东方诸世界、    五百万亿国,    梵宫殿光曜,    昔所未曾有。

  诸梵见此相,    寻来至佛所,    散花以供养,    并奉上宫殿,

  请佛转法轮,    以偈而赞叹。    佛知时未至,    受请默然坐。

  三方及四维、    上下亦复尔,    散华奉宫殿,    请佛转法轮,

  世尊甚难值,    愿以大慈悲、    广开甘露门,    转无上法轮。

  无量慧世尊,    受彼众人请,    为宣种种法,    四谛十二缘,

  无明至老死、    皆从生缘有。    如是众过患,    汝等应当知。

  宣畅是法时,    六百万亿垓、    得尽诸苦际,    皆成阿罗汉。

  第二说法时,    千万恒沙众,    于诸法不受,    亦得阿罗汉。

  从是后得道,    其数无有量,    万亿劫算数、    不能得其边。

  时十六王子、    出家作沙弥,    皆共请彼佛、    演说大乘法。

  我等及营从,    皆当成佛道,    愿得如世尊、    慧眼第一净。

  佛知童子心,    宿世之所行,    以无量因缘、    种种诸譬喻,

  说六波罗蜜、    及诸神通事。    分别真实法、    菩萨所行道,

  说是法华经,    如恒河沙偈。    彼佛说经已,    静室入禅定,

  一心一处坐、    八万四千劫。    是诸沙弥等,    知佛禅未出,

  为无量亿众、    说佛无上慧,    各各坐法座,    说是大乘经,

  于佛宴寂后,    宣扬助法化。    一一沙弥等、    所度诸众生,

  有六百万亿,    恒河沙等众。    彼佛灭度后,    是诸闻法者,

  在在诸佛土、    常与师俱生。    是十六沙弥,    具足行佛道,

  今现在十方,    各得成正觉。    尔时闻法者,    各在诸佛所,

  其有住声闻,    渐教以佛道。    我在十六数,    曾亦为汝说,

  是故以方便、    引汝趋佛慧。    以是本因缘,    今说法华经,

  令汝入佛道,    慎勿怀惊惧。    譬如险恶道,    迥绝多毒兽,

  又复无水草,    人所怖畏处。    无数千万众、    欲过此险道,

  其路甚旷远,    经五百由旬。    时有一导师,    强识有智慧,

  明了心决定,    在险济众难。    众人皆疲倦、    而白导师言,

  我等今顿乏,    于此欲退还。    导师作是念,    此辈甚可愍,

  如何欲退还,    而失大珍宝。    寻时思方便,    当设神通力,

  化作大城郭,    庄严诸舍宅,    周匝有园林、    渠流及浴池,

  重门高楼阁,    男女皆充满。    即作是化已,    慰众言勿惧,

  汝等入此城,    各可随所乐。    诸人既入城,    心皆大欢喜,

  皆生安隐想,    自谓已得度。    导师知息已,    集众而告言,

  汝等当前进,    此是化城耳。    我见汝疲极,    中路欲退还,

  故以方便力、    权化作此城,    汝今勤精进,    当共至宝所。

  我亦复如是,    为一切导师。    见诸求道者、    中路而懈废,

  不能度生死、    烦恼诸险道。    故以方便力,    为息说涅槃,

  言汝等苦灭,    所作皆已办。    既知到涅槃,    皆得阿罗汉,

  尔乃集大众,    为说真实法。    诸佛方便力,    分别说三乘,

  唯有一佛乘,    息处故说二。    今为汝说实,    汝所得非灭,

  为佛一切智,    当发大精进。    汝证一切智,    十力等佛法,

  具三十二相,    乃是真实灭。    诸佛之导师,    为息说涅槃,

  既知是息已,    引入于佛慧。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