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严经

《华严经》全名《大方广佛华严经》(梵文:☉〉,mahā-vaipulya-buddhavata猞愀欀愀-sūtra) 。大方广为所证之法,佛为能证之人,证得大方广理之佛也,华严二字为喻此佛者。因位之万行如华,以此华庄严果地,故曰华严。又佛果地之万德如华,以此华庄严法身,故曰华严。华严经是大乘佛教修学最..[详情]

当前位置:弘善佛教 > 佛经大全 > 华严经 >

大方广佛华严经人法界品四十二字观门义证

[华严经] 发表时间:2014-02-16 作者:大广智不空 [投稿]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

  大方广佛华严经人法界品四十二字观门义证

  唐特进试鸿胪卿三藏沙门大广智不空奉诏译

  优婆塞周演济分章集证

  《大方广佛华严经·人法界品》四十二字观门者,即《华严经·人法界品》善财童子所参第四十三善知识文。晋译《华严》六十卷,原缺九知识,此章亦在所缺中。唐垂拱中地婆诃罗对勘梵本,始补译会人,是为第一译。证圣中实叉难陀所译《华严经》八十卷之文为第二译,贞元中般若重译“人法界晶”文,名曰《普贤行愿品》四十卷,为第四译。今所释者,乃不空三藏别译,为第三译。考之天竺文字,积文成名,积名成句,故曰名句文身。文身者,字母是也。综观诸经所论字母,凡有二种:一者五十二字母,二者四十二字母。说五十二字母者,有《大般涅槃经》、《普曜经》、《佛本行集经》、《毗卢遮那成佛经》、《金刚顶经》、《文殊问经》等,是天竺基本字母,凡十有六音三十六母,由此基本字母二合三合,重重相呼,则有一万六千五百五十字母。说四十二字母者,有《大般若经》、《大集经》、《守护国界主经》、《华严经》等,乃于一万六千五百五十字母中选出四十二字母,即是毗卢遮那海印三昧所显也。唐清凉大师《华严疏钞》释此字门,杂用《涅槃》等义,勘之梵音,颇多乖舛。今之唱诵华严字母者,以四十二字与十四音叠相转和,成五百八十八字,不知始于何时,疑是元人所作。亦杂用五十二字母法,大非所宜。法门既异,经论无本,不应杂揉。成慢法罪,是故今释此品全用《般若》、《智论》、《大集》等文。庶几法门分齐、转则有序也。《光赞》、《放光》及《大般若》,既是般若流派,今不具引,须者可阅。自来古德于此字门不多解释。昔南岳思大师有四十二字门两卷,唐释静法有章名为洲液。六门分别,一释名、二体性、三建立、四释相、五利益、六问答。二书今皆不传。智者大师《梵网戒疏》云:南岳师云,四十二字门是佛密语。何必不表四十二位?诸学人执释论无此解,每疑不用,但论本文千卷,什师九倍略之,何必无此解。深应冥会。又云,广乘品明一切法皆是摩诃衍竟,即说四十二字门,岂非圆菩萨从初发心,得诸法实相,具一切法,至妙觉地,穷一切法底,此义与圆位甚自分明。今释此观门,略宗斯义,释文多是摘取《华严经》文,既前后糅集,不及一一标举也。

  序 分

  依教趣求章第一

  尔时善财童子从天下,向迦毗罗城,至善知众艺童子所。

  “迦毗罗”,此云妙德,又云黄头居处。谓上古有黄头仙人,依此修道,故因为名,即如来下生之地,净饭王所治之境也。善财既于三十三天参天主光天女竟,故云“从天下”。据《华严经》从天下已,初谒童子师,名曰遍友,次方谒众艺童子也。

  见敬咨问章第二

  头顶礼敬,于一面立,白言:圣者,我已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而未知菩萨云何学菩萨行?云何修菩萨道?我闻圣者善能教诲,愿为我说。

  学摄于解,破见所断所知烦恼二障,修摄于行,破修所断所知烦恼二障。教者教授以成解,诲者诲示以成行。

  [唐地婆诃罗译]尔时善财即至其所,头顶礼敬,于一面立,白言:圣者,我已先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而未知菩萨云何学菩萨行、修菩萨道?我闻圣者善能诱诲,愿为我说。

  [唐实叉难陀译]尔时善财即至其所,头顶礼敬,于一面立,白言:圣者,我已先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而未知菩萨云何学菩萨行?云何修菩萨道?我闻圣者善能诱诲,愿为我说。

  [唐般若译]尔时善财即至其所,顶礼其足,绕无数匝,于前合掌,白言:圣者,我已先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而未知菩萨云何学菩萨行?云何修菩萨道?我闻圣者善能诱诲,愿为我说。

  正宗分

  授法标体章第一

  时彼童子告善财言:善男子,我得菩萨解脱,名善知众艺。

  “善知众艺”者,谓以无碍智穷世出世间之技艺也。众艺是所知所解。世间技艺,则文字等也。善知者,是能知巧智。善谓善巧,知谓通达,以善巧智通达世间众艺,成出世般若,故以为名,以善巧量智为体。

  [唐地婆诃罗译]时彼童子告善财言:善男子,我得菩萨解脱,名善转众艺。

  [唐实叉难陀译]时彼童子告善财言:善男子,我得菩萨解脱,名善知众艺。

  [唐般若译]时彼童子告善财言:善男子,我得菩萨解脱,名具足圆满善知众艺。

  根本业用章第二

  我恒称持人此解脱根本之字。

  字母是众艺之胜、书说之本,故偏明之。《守护国界主陀罗尼经》名之为“海印陀罗尼门”,《摩诃般若经》名之为“字等语等诸字入门”。《守护国界主经》卷三云:“复次,善男子,何等名为海印陀罗尼门?”善男子,如大海水印现一切,谓四天下所有色相,或众生色相,或非众生色相,山泽原阜、树木丛林、药草百谷、日月星辰、摩尼云电、村营聚落、城邑王都,及与诸天男女宫殿一切资具、香林池沼、渠河泉流、绮丽严饰,如是等类上、中、下品一切色相,于大海中平等印现,故说大海为第一印最胜妙印,希奇殊特,无等无过。菩萨摩诃萨亦复如是,住此海印甚深三昧,得与一切众生身平等印,得与众生语平等印,得与众生心平等印,十方世界诸佛语业转妙*轮,菩萨皆众海印所流,于口门中平等演说,随于所说皆与诸佛法印无违,亦无疑惑,能令法界一切众生皆悉悟解,故说此印诸印中上。”《摩诃般若经》卷六云:复次须菩提,菩萨摩诃萨,摩诃衍所谓字等语等诸字入门。《大智度论》释曰:字等语等者,是陀罗尼于诸字平等无有爱憎。又此诸字因缘未会时,亦无终归,亦无现在,亦无所有,但住我心中,忆想分别觉观心说,是散乱心语不见实事,如风动水,则无所见。等者,与毕竟空涅槃同等。菩萨以此陀罗尼于一切法通达无碍,是名字等语等。问曰:若略说则五百陀罗尼门,若广说则无量陀罗尼门,今何以说是字等陀罗尼名为诸陀罗尼门?答曰:先说一大者,则知余者皆说。此是诸陀罗尼初门,说初余亦说。复次,诸陀罗尼法皆从分别字语生,四十二字是一切字根本,因字有语,因语有名,因名有义,菩萨若闻字,因字乃至能了其义,是字初阿后茶,中有四十。”

  [唐地婆诃罗译]我恒唱持人此解脱根本之字。

  [唐实叉难陀译]我恒唱持此之字母。

  [唐般若译]我恒唱持此之字母。

  阿字门章第三

  阿(上声)字时,名由菩萨威德人无差别境界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界不生故。

  皆言般若波罗蜜门者,以字人于无相智故,字义为门故,然初五字即全是文殊真言。《文殊五字经》云:“受持此陀罗尼,即人一切法平等,速得成就摩诃般若。才诵一遍,如持一切八万四千修多罗藏。”《毗卢遮那成佛经》云:“甚深,相无相,劣慧所不堪,为化是等故,兼存有无说。”从字人者是有,无相智是无,故念诵瑜伽字者,先观字相,后人字义。阿字相观曰:八叶白莲一时开,炳现阿字素光色。斯即字相也,而智表菩提心,悟本不生,圆满具足,犹如月轮,即是字义,相有而义无也。今经唱阿字时即是相,人般若门即是无相;又唱字即名字般若,人般若门即观照般若,悟不生等即实相般若。初唱阿字时人般若门名威德等者,相语威德名阿答摩,是故唱世阿字时,便即转入般若威德也。夫阿者是无住义,以无生之理,统该万法。故经云:无差别境,而菩萨得此无生,则能达诸法空,断一切障,故云威德。《华严经》云:“一切法无生,一切法无灭,若能如是解,斯人见如来。”所有二意:一,以无生即般若,般若一法每门不同,或无生门,或无灭门,如是无住无依等皆般若门。今以无生为门,若见无生,即见般若。二,以无生为门,不得无生,方具般若。其无灭等诸法例然。《守护国界主经》云:“婀[上短]字印者,以一切法性无生故。”《摩诃般若经》云:“阿字门,一切法初不生故。”《大智度论》释云:“得是字,陀罗尼菩萨,若一切语法中闻阿字,即时随义。所谓一切法从初来不生相。”阿提,秦言初,阿耨波陀,秦言不生。复次,“悟一切法不生”者,发真无漏,断无明初品,修持于心,犹如虚空,即是住法性,即是住实相,住于圆满清净菩提之心,住于三德涅槃秘密之藏。所谓究竟离虚妄,无染如虚空,清净妙法身,湛然应一切,即是初发心时便成正觉,了达诸法真实之性,所有闻法不由他悟,是名由菩萨威德人无差别境界,即圆初住位也。

  [唐地婆诃罗译]唱阿字时,人般若波罗蜜门,名菩萨威德各别境界。

  [唐实叉难陀译]唱阿字时,人般若波罗蜜门,名以菩萨威力人无差别境界。

  [唐般若译]所谓唱婀字时,能甚深入波若波罗蜜门,名以菩萨胜威德力显示诸法本无生义。

  啰字门章第四

  啰字时,人无边际差别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离尘垢故。

  《文殊五字经》云:“哕字是清净无染离尘垢义。”若有尘垢,即有分别。若有分别,即有边际。若无尘沙微细垢者,则无处不解,唯是平等一味,方名真实清净矣。诸译第二皆作哕字,唐译《华严》作多字,今世通行遂皆作多,实误。《守护国界主经》云:“啰字印者,以一切法无染著故。”《摩诃般若经》云:“罗字门,一切法离垢故。”《智论》释云:“若闻啰字,即随义知一切法离垢相。”罗阇,秦言垢。复次,若能“悟一切法离尘垢”者,则能真正发菩提心,慈悲誓愿,怜愍一切,发十种心,所谓利益心、大悲心、安乐心、安住心、怜愍心、摄受心、守护心、同己心、师心、导师心,是名人无边际差别,即圆治地住位也。

  [唐地婆诃罗译]唱啰字时,人般若波罗蜜门,名平等一味最上无边。

  [唐实叉难陀译]唱多字时,人般若波罗蜜门,名无边差别门。

  [唐般若译]唱啰字时,能甚深入般若波罗蜜门,名普遍显示无边际微细解。

  跛字门章第五

  跛字时,人法界际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胜义谛不可得故。

  《文殊五字经》云:“波者第一义谛。”诸法平等,谓真俗平等,是真法界。诸法皆等,故能普照,前无生无尘以第一义遣俗显真,今此真相亦不可得,真俗双亡,是真胜义矣。《守护国界主经》云:跛字印者,胜义谛门不可得故。《摩诃般若经》云:波字门,一切法第一义故。《智论》释云:若闻波字,知一切法人第一义中。波罗末陀,秦言第一义。复次,若“若悟一切法胜义谛不可得”者,则能勤修正观,成一切万行,所谓观三界、四大、五阴等,一切法无常、苦、空、无我,无作无味,不如名,无处所,离分别,无坚实,是名人法界际,即圆修行住位也。

  (唐地婆诃罗译]唱波字时,人般若波罗蜜门,名法界无异相。

  [唐实叉难陀译]唱波字时,人般若波罗蜜门,名普照法界。

  [唐般若译]唱跛字时,能甚深入般若波罗蜜门,名普照法界平等际微细智。

  左字门章第六

  左(轻呼)字时,人普轮断差别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无诸行故。

  《文殊五字经》云:“四者者,诸法无有诸行。”谓诸行即生死体,是无常法,诸行既空,故遍摧差别。《守护国界主经》云:“者字印者,眼及诸行皆清净故。”《摩诃般若经》云:“遮字门,一切法终不可得故,诸法不终不生故。”《智论》释云:“若闻遮字,即时知一切诸行皆非行。”遮梨夜,秦言行。复次,若“悟一切法无诸行”者,则遍破诸惑,了知三世佛法,修习世佛法,圆满三世佛法,了知一切诸佛平等,是名人普轮断差别,即圆生贵住位。

  [唐地婆诃罗译]唱者字时,人般若波罗蜜门,名普轮断差别。

  [唐实叉难陛译]唱者字时,人般若波罗蜜门,名普轮断差别。

  [唐般若译)唱者字时,能甚深入般若波罗蜜门,名普轮能断差别色。

  曩字门章第七

  曩(舌头呼)字时,人无阿赖耶际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性相不可得故。

  《文殊五字经》云:“五那者,诸法无有性相。”言说文字皆不可得,谓性相双亡,故无所依。能所诠亡,是谓无上,是则生死自性本来清净。无染无著,离我我所分别之相,心无所住,亦无住不住,《守护国界主经》云:“娜字印者,名色性相不可得故。”《摩诃般若经》云:“那字门,诸法离名性相不得不失故。”《智论》释云:“若闻那字,知一切法不得不失,不来不去。”那秦言不。复次,若“悟一切法性相不可得”者,则止心澄静,一切得失通塞之相白现,所修善根皆为救护饶益安乐、哀愍度脱一切众生,令一切众生离灾难,出生死,生净信,得调伏,证涅槃,知众生无量无边无数不思议、无量色不可量、空无所作、无所有、无自性,是名入无阿赖那际,即圆具足方便住位也。

  [唐地婆诃罗译]唱多字时,人般若波罗蜜门,名得无依无上。

  [唐实叉难陀译]唱那字时,人般若波罗蜜门,名得无依无上。

  [唐般若译]唱曩鼻字字时,能甚深入般若波罗蜜门,名证得无依无住际。

  攞字门章第八

  攞字时,入无垢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出世间故,爱支因缘永不现故。

  出世间故无依,爱不现故无垢。世间所谓名色,即是十二有支,生死之体。四蕴曰名,羯罗蓝等名色。识缘名色,名色缘识,如是二法,展转相依,如二束芦,俱时而转。故生死体不出名色。名色离者则识、名色、六人、触、受五支现在果灭,爱不现则爱、取、有三支现在因灭。又出世间故报障灭,爱不现故烦恼障灭,则道品次等增长,善根不退不没,凡有所作皆人般若矣。《守护国界主经》云:“攞字印者,爱支因缘连续不断皆不现故。”《摩诃般若经》云:“逻字门,诸法度世间故,亦爱支因缘灭故。”《智论》释云:“若闻逻字,即知一切离轻重相。”逻求,秦言轻。有爱名为粗重,爱灭名轻。无爱无爱尽故,名离轻重相。若“悟一切法出世间”者,“爱支因缘永不现”者,则闻赞佛毁佛、赞法毁法、赞菩萨毁菩萨、赞菩萨行毁菩萨行,于佛法中心定不动,闻说众生有量无量、有垢无垢、易度难度,闻说法界有量无量、有成有坏、若有若无、于佛法中心定不动,以知一切法无相无性无体、不可修、无所有、无真实、无分别,空如幻如梦故。是名人无垢,即是圆正心住位也。

  [唐地婆诃罗译]唱逻字时,人般若波罗蜜门,名离依止无垢。

  [唐实叉难陀译]唱逻字时,人般若波罗蜜门,名离依止无垢。

  [唐般若译]唱攞字时,能甚深入般若波罗蜜门,名离名色依处无垢污。

  娜字门章第九

  娜字时,人不退转加行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调伏寂静,真如平等无分别故。

  《守护国界主经》云:“娜字印者,悟入清净十力门故,即是调伏寂静义。”《摩诃般若经》云:“陀字门诸法善心生故,亦施相故。”《智论》释曰:“若闻陀字,即知一切法善相。”陀摩,秦言善,真如平等,善之极也。无分别者,三轮清净,故云施相,亦是调伏寂静义。复次若“悟一切法调伏寂静,真如平等五分别”者,则能善修一切助道,开三解脱门,闻有佛法僧、无佛法僧、有菩萨行、无菩萨行、得出离、不得出离、有三世佛、无三世佛、佛智有尽、佛智无尽、三世一相、三世非一相,如是闻已,于佛法中心不退转,知一多文义有无,有相、无相、有性、无性、悉相即故,是名人不退转加行,即圆不退住位也。

  [唐地婆诃罗译]唱茶字时,人般若波罗蜜门,名不退转之行。

  [唐实叉难陀译]唱拖(音轻呼)字时,人般若波罗蜜门,名不退转方便。

  [唐般若译]唱娜字时,能甚深入般若波罗蜜门,名不退转方便。

  摩字门章第十

  摩字门,人金刚场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离缚解故。

  “一切法离缚解”者,如佛人金刚三昧,断如金刚惑,在金刚圆智道场。缚解双绝,为真断也。”《守护国界主经》云:“摩字印者,力及菩提分皆清净故。”《摩诃般若经》云:“婆字门,诸法离故。”《智论》释曰:“若闻婆字,即知一切法无缚无解。”婆陀,秦言缚。夫悟一切法离缚解者,则能防增上慢,离诸重逆,三业无失,随意受生,知众生种种欲解界业,知世界成坏,神足自在,所行无碍,一切刹能知能动能持能观,能诣游行无数世界,领受无数佛法,变化自在,出广大音,一刹那中承事无数诸佛,是名人金刚场,即圆童真住位也。

  [唐地婆诃罗译]唱婆字时,人般若波罗蜜门,名金刚场。

  [唐实叉难陀译]唱婆(音蒲我切)字时,人般若波罗蜜门,名金刚场。

  [唐般若译]唱婆(摹我切)字时,能甚深入般若波罗蜜门,名金刚轮道场。

  拏宇门章第十一

  拏(上)字时,人普遍轮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离热矫秽得清凉故。

  “普遍轮”者,普遍摧伏圆满义也。《守护国界主经》云:“拿字印者,离诸怨敌及忧恼故。”《摩诃般若经》云:“荼字门,诸法荼字净故。”《智论》释曰:“若闻茶字,即知诸法无热相。”南天竺荼阇他,秦言不热。夫“悟一切法离热矫秽得清凉”者,则能内外恶法皆不得生,悉能善知众生受生、烦恼现起、习气相续、所行方便、无量诸法、无量威仪、世界差别前后际事,演说世谛及第一义谛,善学法王善巧轨度、宫殿趣人、观察灌顶、力持无畏、宴寝赞叹,是名人普遍轮,即圆法王子住位也。

  [唐地婆诃罗译]唱茶字时,人般若波罗蜜门,名曰普轮。

  [唐实叉难陀译]唱荼(音徒解切)字时,人般若波罗蜜门,名曰普轮。

  [唐般若译]唱拿字时,能甚深入般若波罗蜜门,名普圆满轮。

  洒字门章第十二

  洒字时,入海藏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无碍故。

  “入海藏”者,如海含像,像之与海不相障碍也。《守护国界主经》云:“洒字印者,六通圆满无里碍故。”《摩诃般若经》云:“沙字门,诸法六自在王性清净故。”《智轮》释曰:“若闻沙字,即知人身六种相。”沙,秦言六。六根互用,如六自在王,心海湛然,不碍见闻觉知,犹如湛海,不碍众像。若“悟一切法无碍”者,即不爱著所得浅近法门,恒求胜果,震动照耀住持,往诣乃至严净无数世界,开示观察,无数众生,亦知彼根,普令调伏趣人,亦能善学佛智,是名“人海藏”即圆灌顶住位也。

  [唐地婆诃罗译]唱沙字时,人般若波罗蜜门,名为海藏。

  [唐实叉难陀译]唱沙音史我切字时,人般若波罗蜜门,名为海藏。

  [唐般若译]唱洒(史我切)字时,能甚深人般若波罗蜜门,名为海藏。

  嚩字门章第十三

  嚩字时,入普遍生安住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言语道断故。

  “言语道断”者,谓理圆言遍。若随于言,言一之时不得其二,由人无言无所不言,故普遍出生,无所不住。《守护国界主经》云:“啭字印者,不二之道言语断故。”《摩诃般若经》云:“和字门,人诸法语言道断故。”《智论》释曰:“若闻和字,即知一切诸法离语言相。”和波他,秦言语言。夫“悟一切法言语道断”者,则能无人想、无法想,不见施者受者施物,不见福田福业果报,不见大果小果,而能为平等惠施,无有悔吝,救护摄取饶益众生,于佛本行随学忆念,清净受持,显现广说,欲令一切离苦得乐,是名“人普遍安住”,即圆欢喜行位也。

  [唐地婆诃罗译]唱他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普生安住。

  [唐实叉难陀译]唱嚩(音房可切)字时,人般若波罗蜜门,名普生安住。

  [唐般若译]唱嚩(无可切)字时,能甚深入般若波罗蜜门,名普遍勤求出生安住。

  多字门章第十四

  多(上)字时,人照曜尘垢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真如不动故。

  “一切法真如不动”者,则无不照,如密室灯定,如止水影圆,如星月圆满,凝空不动,流光遍照。《守护国界主经》云:“多字印者,悟一切法真实义故。”《摩诃般若经》云:“多字门,人诸法如相不动故。”《智论》释曰:“若闻多字,即知诸法在如中不动。”多他,秦言如。夫“悟一切法真如不动”者,心净如佛,坚固正念,离诸非行,现一切佛平等深法,得一切智,为众生说,断除颠倒,具足佛法,安住佛果,正观众生平等,了法亦空,远离诸恶,永舍虚妄,除灭烦恼习气,成妙方便,得无量啭,正深空慧,如是持戒清净,不染六尘,广为众生说无染法,出离生死,不负众生,诸佛欢喜,究竟成就无上菩提,是名“人照耀尘垢”,即圆饶益行位也。

  [唐地婆诃罗译]唱那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圆满光。

  [唐实叉难陀译]唱多(音我多切)字时,人般若波罗蜜门,名圆满光。

  [唐般若译]唱哆字时,能甚深入般若波罗蜜门,名星宿月圆满光。

  野字门章第十五

  野字时,人差别积聚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如实不生故。

  《守护国界主经》云:“也字印者,称如实理而演说故。”《摩诃般若经》云:“夜字门,人诸法如实不生故。”《智论》释曰:“若闻夜字,即知诸法人实相中不生不灭。”夜他跋,秦言实。夫“悟一切法如实不生”者,则能修习忍辱之法,离于三毒,能自调伏,能自守护,明了寂静,正定真实,以知无我无我所,若苦若乐皆无所有,诸法空故,而为愍伤饶益、安稳、摄取于众生故,修行忍辱,是名“人差别积聚”,即是圆无恚恨行位也。

  [唐地婆诃罗译]唱那字时,人般若波罗蜜门,名差别积聚。

  [唐实叉难陀译]唱多(音以可切)字时,人般若波罗蜜门,名差别积聚。

  [唐般若译]唱也(移我切)字时,能甚深入般若波罗蜜门,名差别积集。

  瑟吒字门章第十六

  瑟吒(二合上)字时,人普遍光明息除热恼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制伏任持相不可得故。

  “一切法制伏任持相不可得”者,若有所伏,不能白除,了惑性空,能照体寂,方能究竟息灭烦恼。《守护国界主经》云:“瑟吒字印者,制伏任持不可得故。”《摩诃般若经》云:“吒字门,人诸法制伏不可得故。”《知论》释曰:“若闻吒字,即知一切法无障碍相。”吒婆,秦言障碍。夫“悟一切法制伏任持相不可得”者,则能勤修精进,不为烦恼之所恼乱,念欲舍离烦恼结使习气故,欲知众生果报烦恼界欲根业故,欲知诸佛实法、平等法、三世法、清净法故,欲以一方便门知一切佛法故,欲知佛不思议大智慧善方便故,欲为众生广分别故,修行精进,是名“普光明息除热恼”,即是圆无尽行位也。

  [唐地婆诃罗译]唱史吒字时,人般若波罗蜜门,名普光明息诸烦恼。

  [唐实叉难陀译]唱瑟吒字时,人般若波罗蜜门,名昔光明息烦恼。

  [唐般若译]唱瑟吒(二合上声)字时,能甚深人般若波罗蜜门,名普照光明息除烦恼。

  迦字门章第十七

  迦上字时,人差别种类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作者不可得故。

  “一切法作者不可得”者,若定有作者,作业无差,由无作者作业差别,如云不断,不可承揽。故《净名经》云:“无我无造、无受者,善恶之业亦不亡。”《守护国界主经》云:“迦字印者,远离世论无作者故。”《摩诃般若经》云:“迦字门,人诸法作者不可得故。”《智论》释云:“若闻迦字,即知诸法中无有作者。”迦罗迦,秦言作者。夫“悟一切法作者不可得”者,以能成就第一正念,未曾散乱,舍离痴冥,受持经论,流转受身,学诸佛法,觉离魔事,皆无痴乱,闻受正法,未曾退忘,无量种声不能娆乱,无宿障故,善观察故,三业寂静,安住诸禅,智慧成就,无量三昧以为眷属,长养大悲,于念念中得无量三昧,究竟成就一切种智,是名“人差别种类”,即圆离痴乱行位也。

  [唐地婆诃罗译]唱迦字时,人般若波罗蜜门,名差别一味。

  (唐实叉难陀译]唱迦字时,人般若波罗蜜门,名无差别云。

  [唐般若译]唱连(上声)字时,能甚深人般若波罗蜜门,名普云不断。

  娑字门章第十八

  娑上字时,人现前降霪大雨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时平等性不可得故。

  “一切法时平等性不可得”者,谓时若至矣,大雨降霪,百卉齐润,是为平等,而雨无心,故不可得。得平等性,即证一切智。《守护国界主经》云:“娑字印者,悟四真谛皆平等故。”《摩诃般若经》云:“娑字门,人诸法时不可得故,诸法时未转故。”《智论》释曰:“若闻娑字,即知一切法一切种不可得。”娑婆,秦言一切。夫“悟一切法时平等性不可得”者,则能成就寂灭,三业体用皆空,无所依住,等同法性,不生不灭,长养善根,人无著法门,人真实法门,人离世间法门,分别一切世间法,了解众生无性、诸法无为、佛刹无相、三世无性,真实法界安住三世平等正法,亦不舍菩提心、教化众生心,大慈大悲,救度一切,是名“人现前降霪大雨”,即圆善现行位也。

  [唐地婆诃罗译]唱娑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霈然法雨。

  [唐实叉难陀译]唱娑(音苏我切)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降霪大雨。

  [唐般若译]唱娑(苏我切)字时,能甚深入般若波罗蜜门,名降注大雨。

  莽字门章第十九

  莽(轻呼)字时,人大迅疾众峰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我所执性不可得故。

  “我所执性”即我慢高举。若峰齐峙,我慢则生死长流,湍驰奔激。《守护国界主经》云:“莽字印者,悟一切法清净道故。”《摩诃般若经》云:“摩字门,人诸法我所不可得故。”《智论》释云:“若闻摩字,即知一切法离我所。”磨磨迦罗,秦言我所。夫“悟一切法我所执性不可得”者,则于净佛刹礼敬诸佛,心无染著,行无所行,住无思法,于佛无著,于法无著,于僧无著,摄意不乱,心无所行,见不净刹,心不憎恶,寂灭平等观诸法故,教化众生,受持诸法,住佛所住,诸语言道,诸众生道,无量三味,无量佛土,悉皆不著,以无著心解佛实教,广大如法界,究竟如虚空,观察无我,化度众生,以无所著故,自利利他,清净圆满,是名“人大迅疾众峰”,即圆无著行位也。

  [唐地婆诃罗译]唱摩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大流湍激众峰齐峙。

  [唐实叉难陀译]唱麽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大流湍激众峰齐峙。

  (唐般若译]唱莽字时,能甚深入般若波罗蜜门,名大速疾现种种色如众高峰。

  誐字门章第二十

  誐字时,入普遍轮长养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行取性不可得故。

  五蕴名行,行即取蕴,能取生死故。“普遍轮”者有二义:一约所空,即属行取,圆满名轮;二约能空,即摧瓖,遍摧行取为不可得。《守护国界主经》云:“识字印者,入甚深法无行取故。”《摩诃般若经》云:“伽字门,人诸法去者不可得故。”《智论》释云:“若闻伽字,即知一切法底不可得。”伽陀,秦言底。夫“悟一切法行取性不可得”者,则能尊重善根,爱乐佛法,愿求菩提,行菩萨行,魔不能坏,得不退转,转生死苦,长养大愿,观察众生,了达非有而不舍一切,于众生数心无所著,行无尽功德,入清净法界,行于寂灭甚深之法,悉与三世诸如来等,令一切众生永离恶道,教化成就安住三世诸佛法中,是名“入普遍轮长养”,即圆尊重行位也。

  [唐地婆诃罗译]唱伽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普上安立。

  [唐实叉难陀译]唱伽(上声轻呼)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普安立。

  [唐般若译]唱誐(音迦上声)字时,能甚深入般若波罗蜜门,名普轮积集。

  佗字门章第二十一

  佗(上)字时,入真如无差别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处所不可得故。

  真如等理无差别智,此二是万德依处,今智契合亦不可得,无智无得真般若故。《守护国界主经》云:“娑他字印显示势力不可得故。”《摩诃般若经》云:“吔字门,人诸法处不可得故。”《智论》释曰:“若闻他字,即知四句如去不可得。”多陀阿伽陀,秦言如去。夫“悟一切法处所不可得”者,则能为诸众生作清凉池,得无量陀罗尼,以广长舌随时说法,一切问难心无所畏,言不虚妄,人法界身、未来身、不生身、不灭身、不实身、离痴妄身、无来去身、不坏身、一相身、无相身,成就十身为一切众生为舍、为护、为归、为导、为归、为灯、为明、为炬、为光、为趣,是名“入真如无差别”,即圆善法行位也。

  [唐地婆诃罗译]唱娑他字时,人般若波罗蜜门,名真如藏遍平等。

  [唐实叉难陀译]唱他(音他可切)字时,人般若波罗蜜门,名真如平等藏。

  [唐般若译]唱他(上声)字时,能甚深入般若波罗蜜门,名真如平等无分别藏。

  惹字门章第二十二

  惹字时,入世间流转穷源清净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能所生起不可得故。

  能所生起即是世间,悟不可得,故游行清净。《华严·贤首品》云:“能缘所缘力,一切法出生,速灭不暂停,念念悉如是。”《守护国界主经》云:“惹字印者,超过老死能所生故。”《摩诃般若经》云:“阇字门,人诸法生不可得故。”《智论》释曰:“若闻阇字,即知诸法生死不可得。”阇提阇罗,秦言生老。夫“悟一切法能所生起不可得”者,则如说能行,如行能说,随顺如来一切智慧,成十力智,不舍本愿,随所应化,悉能满足义身味身,不可穷尽,住大悲心习深妙法,寂灭究竟,得佛十力,是名“人世间流转穷源清净”,即是圆真实行位也。

  [唐地婆诃罗译]唱社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入世间海清净。

  [唐实叉难陀译]唱社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入世间海清净。

  [唐般若译]唱惹(上声)字时,能甚深入般若波罗蜜门,名遍入世间海游行清净。

  娑嚩字门章第二十三

  娑嚩(二合)字时,入念一切佛庄严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安隐性不可得故。

  《守护国界主经》云:“湿啭字印者,烦恼所行皆远离故。”《摩诃般若经》云:“簸字门,人诸法簸字不可得故。”《智论》释曰:“若闻湿波字,即知一切法皆不可得。如湿波字不可得,湿波字无义故不释。”夫“悟一切法安稳性不可得”者,则能修六度四摄无量善根,作如是念,所修善根悉以饶益一切众生,究竟清净,究竟永离无量苦恼,怨亲平等,无有差别,一切愚蒙无量过恶,不能动乱菩萨道心,以明净心圆满意日,清净调伏一切众生,信心清净,长养大悲,解一切法离于颠倒,得诸善根,以无二法观察法界,回向彼回向,不生诸法不灭诸法,舍离一切动乱觉观侨慢放逸,随方便智以诸善根回向众生,是名“念一切佛庄严,即圆救护一切众生离众生相回向也。

  [唐地婆诃罗译]唱室者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一切诸佛正念庄严。

  [唐实叉难陀译]唱锁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念一切佛庄严。

  [唐般若译]唱娑囀(二合)字时,能甚深入般若波罗蜜门,名普念诸佛一切庄严。

  驮字门章第二十四

  驮字时,入观察法界道场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能持界性不可得故。

  《守护国界主经》云:“驮字印者,法界体性不杂乱故。”《摩诃般若经》云:“驮字门,入诸法性不可得故。”《智论》释曰:“若闻驮字,即知一切法中法性不可得。”驮摩,秦言法。夫“悟一切法能持界性不可得”者,则能安住不可坏,信于诸佛、菩萨、声闻、缘觉、如来正教一切众生,如是等无量境界,种诸善根,回向一切智,于念念中见一切佛,如佛所应而以供养,成就善根,出生善法,不坏业报,明见真实,善能回向,以方便力出生业报,究竟法性,得到彼岸,了达诸法,回向大智诸业善根,其心清净,行无所行,回向度脱一切众生,是名“观察法界道场”,即圆不坏回向位也。

  [唐地婆诃罗译]唱柁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观察圆满法聚。

  [唐实叉难陀译]唱拖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观察简择一切法聚。

  [唐般若译]唱驮字时,能甚深入般若波罗蜜门,名微细观察一切法聚。

  舍字门章第二十五

  舍字时,入随顺一切佛教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寂静性不可得故。

  《守护国界主经》云:“舍字印者,人深止观皆满足故。”《摩诃般若经》云:“赊字门,入诸法定不可得故。”《智论》释曰:“若闻赊字,即知诸法寂灭相。”赊多,秦言寂灭。夫“悟一切法寂静性不可得”者,则能随顺修学三世诸佛回向,愿诸佛具不思义佛所住乐,复以如是善根回向一切菩萨、一切众生,如佛回向开化一切众生、声、闻、缘觉及诸菩萨,菩萨善根回向一切众生,亦复如是。所行善根,以诸大愿摄取,行等行,积聚等积聚,长养等长养,皆悉广大具足充满。处在家位,摄取善根,一心回向无上菩提,今集、已集、当集善根,皆悉回向,于一念中解一切法,无性为性,常乐习行普门善根,具足圆满功德显现一切,如是随学三世佛所学,回向诸善根,是名“随顺一切佛教”,即圆等诸佛回向位也。

  [唐地婆诃罗译]唱奢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一切诸佛教授轮光。

  [唐实叉难陀译]唱奢(音尸奇切)字时,人般若波罗蜜门,名随顺一切佛教轮光明。

  (唐般若译]唱舍(尸我切)字时,能甚深入般若波罗蜜门,名随顺诸佛教轮光明。

  佉字门章第二十六

  佉(上)字时,入现行因地智慧藏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虚空性不可得故。

  《守护国界主经》云:“佉字印者,悟如虚空无尽法故。”《摩诃般若经》云:“佉字门,入诸法虚空不可得故。”《智论》释曰:“若闻佉字,即知一切法虚空不可得。”佉伽秦言虚空。夫“悟一切法虚空性不可得”者,则能以诸善根遍至一切如来所,供养三世一切诸佛,庄严清净一切世界,悉无有余。如是庄严,令一切众生超出生死,成就如来十种力地,于诸法中得无碍明。如是善根,回向了无所有,是名“人现行因地智慧藏”,即圆至一切处回向位也。

  [唐地婆诃罗译]唱佉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净修因地现前智藏。

  (唐实叉难陀译]唱佉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修因地智慧藏。

  [唐般若译]唱佉(上声)字时,能甚深入般若波罗蜜门,名因地现前智慧藏。

  讫洒字门章第二十七

  讫洒(二合)字时,入抉择息诸业海藏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穷尽性不可得故。

  《守护国界主经》云:“乞叉字印者,人于尽智无生智故。”《摩诃般若经》云:“叉字门,人诸法尽不可得故。”《智论》曰:“若闻叉字,即知一切法尽不可得。”叉耶,秦言尽。夫“悟一切法穷尽性不可得”者,则能以诸善根悉皆回向,于一世界中三世一切庄严佛刹,具足如一世界中无量无边虚空法界等世界,悉以三世诸佛庄严佛刹而庄严之。以如是无等等回向,趣萨婆若,心净如虚空,不动如大地,人不可思议回向,乐观一切业报皆悉寂灭,无尽功德回向,平等随顺一切法界;如是起诸善根决定回向,成熟具足等观取相,善取境界,分别称量,离诸虚妄而无取著。如是回向,得无尽善根,复得十种无尽功德之藏,是名“人抉择息诸业海藏”,即圆无尽功德藏回向位也。

  [唐地婆诃罗译]唱叉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息诸业海藏蕴。

  [唐实叉难陀译]唱叉(楚我切)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息诸业海藏。

  [唐般若译]唱乞叉(二合)字时,能甚深入般若波罗蜜门,名息诸业海出生智慧藏。

  娑多字门章第二十八

  娑多(二合上)字时,入摧诸烦恼清净光明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住持处非处,令不动转性不可得故。

  清净光明为处,诸烦恼障为非处也。《守护国界主经》云:“婆多也阿字印者,远离昏沈懈怠障故。”《摩诃般若经》云:“哆字门,入诸法有不可得故。”《智论》释曰:“若闻哆字,即知诸法边得何利。”迦哆度求那,秦言是事边得何利。夫“悟一切法住持处非处,令不动转性不可得”者,则为王时得胜国土,离诸业障,得清净业,具足修行一切布施,摄取随顺一切坚固善根回向,无量阿僧只饶益众生,令佛法不断,以大悲心救护众生,修习大慈,具菩萨行,建立一切诸如来论,令一切众生皆悉不断诸佛善根,令一切众生离毒害心,安稳快乐得真实义,得无上菩提,悉得平等,得贤善心、得贤善摩诃衍心,所行悉善,具普贤愿行,觉十力乘。以此善根回向时,于身、口、意业无著、无缚解脱回向,以一切善根回向一切种智,普游十方,教化众生,是名“入摧诸烦恼清净光明”,即圆随顺一切坚固善根回向位也。

  [唐地婆诃罗译]唱婆多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蠲诸惑障开净光明。

  [唐实叉难陀译]唱娑(苏纥切)多(上声呼)字时,人般若波罗蜜门,名蠲诸惑障开净光明。

  [唐般若译]唱娑(苏纥切)多(二合上声)字时,能甚深入般若波罗蜜门,名开净光明蠲诸惑障。

  娘字门章第二十九

  娘(轻呼)字时,入生世间了别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能所知性不可得故。

  《守护国界主经》云:“枳娘字印者,一切众生智慧体故。”《摩诃般若经》云:“若字门,入诸法智不可得故。”《智论》释曰:“若闻若字,即知一切法中无智相。”若那,秦言智。夫“悟一切法能所知性不可得”者,则能行无量善根,修习究竟积集无差。广开解已,复作是念,如此善根若有果报,当尽未来际行菩萨行、不舍众生、修行大舍、回向一切众生、悉无有余,令一切众生满足佛智,得清净心,智慧分别,内心寂静,外缘不乱,得在三世诸佛家生,是名“人生世间了别”,即圆随顺一切众生回向位也。

  [唐地婆诃罗译]唱壤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作世间了悟因。

  [唐实叉难陀译]唱壤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作世间智慧门。

  [唐般若译]唱娘(上声)字时,能甚深入般若波罗蜜门,名出离世间智慧门。

  啰佗字门章第三十

  啰佗(二合上)字时,入逆生死轮智道场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执著义性不可得故。

  《守护国界主经》云:“贺字印者,摧恶进善体皆离故。”《摩诃般若经》云:“拖字门,入诸法拖字不可得故。”《智论》释曰:“若闻他字,即知一切法义不可得。”阿利他,秦言义。夫“悟一切法执著义性不可得”者,则能正念修习智慧功德,为调御师,具足出生一切善根,智慧方便回向众生,慧眼清净,悉能观察一切善根,悉能正持十力所乘,修习如是种种善根,一观无,二一切智境。以此善根,回向佛刹,令一切众生充满;回向分别,受持智慧,如为己身,为众生回向亦复如是。亦不分别种种善根,巧妙方便清净回向,示现无量诸行善根,当念一切未曾忘失众生境界,如善根平等善根如是回向,不著世界,不著众生界,等观三世,顺如来道,未曾忘失修习正业,常乐寂静,正趣离生,是名“人逆生死轮智”,即圆如相回向位也。

  [唐地婆诃罗译]唱颇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智慧轮断生死。

  [唐实叉难陀译]唱曷攞多(上声呼)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生死境界智慧轮。

  [唐般若译]唱曷攞他(三合上声)字时,能甚深入般若波罗蜜门,名利益众生无我无人智慧灯。

  婆字门章第三十一

  婆(引去)字时,入一切宫殿道场庄严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可破坏性不可得故。

  《守护国界主经》云:“婆字印者,惯习观察觉悟体故。”《摩诃般若经》云:“婆字门,人诸法破坏不可得故。”《智论》释曰:“若闻婆字,即知一切法不可得破相。”婆伽,秦言破。夫“悟一切法可破坏性不可得”者,则能于一切善根不生轻心,常乐摄受彼诸善根,以无缚无著解脱心。彼善根回向,具足普贤身、口、意业,修习普贤勇猛精进,以无缚无著解脱心善根回向,无缚无著解脱身、口、意业报世界佛刹众生法智,是名“入一切宫殿道场庄严”,即圆无缚无著解脱心善根回向位也。

  [唐地婆诃罗译]唱婆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一切宫殿具足庄严。

  [唐实叉难陀译]唱婆(蒲我切)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一切智宫殿圆满庄严。

  [唐般若译]唱婆(蒲我切)字时,能甚深入般若波罗蜜门,名圆满庄严一切宫殿。

  蹉字门章第三十二

  蹉(上)字时,入修行加行藏盖差别道场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欲乐覆性不可得故。

  《守护国界主经》云:“者车字印者,远离贪嗔痴覆性故。”《摩诃般若经》云:“车字门,入诸法欲不可得故,如影五众亦不可得故。”《智论》释曰:若闻车字,即知一切法无所去。伽车提,秦言去。夫“悟一切法欲乐覆性不可得”者,则能受离姤缯系顶,受大法师记,能广法施于彼善根回向广大而无限碍,令一切众生具足萨婆若,安住萨婆若,令一切众生成就功德智身,回向妙宝庄严一切佛刹,以此法施等所摄善根回向,长养善根故回向,严净佛刹故回向,令一切众生清净平等故回向,是名“人修行加行藏盖差别”,即圆法界等无量回向也。

  [唐地婆诃罗译]唱车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修行戒藏各别圆满。

  [唐宝叉难陀译]唱车(上声呼)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修行方便藏各别圆满。

  [唐般若译]唱车(车者切上)字时,能深入般若波罗蜜门,名增长修行方便藏普覆轮。

  娑麽字门章第三十三

  娑麽(二合)字时,入现见十方诸佛旋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可亿念性不可得故。

  《守护国界主经》云:“娑莽字印者,念不散动,无忘失故。”《摩诃般若经》云:“魔字门,入诸法魔字不可得故。”《智论》释曰:“若闻湿么字,即知诸法牢坚如金刚石。”阿湿么,秦言石。夫“悟一切法可亿念性不可得”者,则能厚积善根,为得一切种智故。以大悲为首,过凡夫地人菩萨位,生在佛众。念诸佛故,生欢喜心;念我转离一切世界境界,生叹喜心;于一切众生心无嫌恨,直心坚固,自然清净,转复勤修一切善根,发诸大愿,生决定心。供养诸佛,守护佛法,奉迎诸佛,行菩萨行,教化众生,一切世界皆现前知,净诸国土,行智慧道,行不退行,行佛道事,以十不可尽法而生如是诸愿,乐以信分别功德,信诸佛本所,行道诸佛正法,如是甚深。凡夫心堕邪见,菩萨随顺大慈悲法,能行大施,心无疲懈,如诸经书,善解世法,惭愧堪受,供养诸佛,如所说行。此诸功德皆回向萨婆若转益明显,善知一切菩萨净地法,作阎浮提王能以大施摄取众生,是名“入现见十方诸佛旋”,即是圆欢喜地位也。

  [唐地婆诃罗译]唱娑摩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随十方现见诸佛。

  [唐实叉难陀译]唱娑(苏纥切)麽字时,人般若波罗蜜门,名随十方现见诸佛。

  [唐般若译)唱娑麽(二合)字时,能甚深入般若波罗蜜门,名随顺十方现见诸佛旋转藏。

  诃嚩字门章第三十四

  诃嚩(二合)字时,入观察一切众生堪任力遍生海藏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可呼召性不可得故。

  《守护国界主经》云:“诃婆字印者,可以呼召请命体故。”《摩诃般若经》云:“火字门,入诸法唤不可得故。”《智论》释曰:“若闻火字,即知一切法无音声相。”火婆,秦言唤来。夫“悟一切法可呼召性不可得”者,则能直心清净,自然远离一切杀生,护常善道,行十善道,求一切智,思惟十不善道皆是众苦大聚因缘,即离十不善道,安住善道,亦令他人住于善道,随顺持戒力,善能广生大恋悲心,净修功德,转复明净作转轮王,能除一切众生破戒之垢,是名“入观察一切众生堪任力遍生海藏”,即圆离垢地位也。

  [唐地婆诃罗译]唱诃婆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观察一切无缘众生方便摄受令生海藏。

  [唐实叉难陀译]唱诃婆(诃婆二字皆上声呼)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观察一切无缘众生方便摄受令出生无碍力。

  [唐般若译]唱诃嚩(无我切二合)字时,能甚深入般若波罗蜜门,名观察一切微细众生方便力出生海藏。

  哆娑字门章第三十五

  哆娑(二合)字时,入一切功德海趣人修行源底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勇健性不可得故。

  《守护国界主经》云:“娑哆字印者,勇猛驱逐诸惑体故。”《摩诃般若经》云:“蹉字门,人诸法蹉字不可得故。”《智论》释曰:“若闻蹉字,即知一切无悭无施相。”末蹉罗,秦言悭。夫“悟一切法勇健性不可得”者,则能净深念心,观一切有为法如实相,无作无起,于一切有为法转复厌离,趣佛智慧,于一切众生殊胜悲心,发大精进应救应解。如是厌离一切有为法,深念众生,见一切智无量利益,即时欲具佛智慧,救度众生,勤行菩萨道,一切求法转加精进,日夜听受无有厌足,如所闻法心常喜乐,悉能正观,顺诸法行而不乐著,行无量心遍满十方,于诸禅定解脱三昧,能人能出而不随生,有助菩提法处,以愿力故能生其中,一切善根增转明净,多作释提桓因,能以方便转诸众生,是名“入一切功德海趣人修行源底”,是圆发光地位也。

  [唐地婆诃罗译]唱诃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修行趣入一切功德海。

  [唐实叉难陀译]唱縒(音七可切)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修行趣入一切功德海。

  [唐般若译]唱哆娑(二合)字时,能甚深入般若波罗蜜门,名自在趣入诸功德海。

  伽字门章第三十六

  伽去字时,入持一切法云坚固海藏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厚平等性不可得故。

  《守护国界主经》云:“伽字印者,散灭重云无明翳故。”《摩诃般若经》云:“伽字门,入诸法厚不可得故。”《智论》释曰:“若闻伽字,即知诸法不厚不薄。”伽那,秦言厚。夫“悟一切法厚平等性不可得”者,则能得十法明门,行十智心,生如来家,转有势力,修行道品,以不舍众生心故,行所有身见等著皆悉断灭,转倍精进,智慧方便所生助道法,知恩报恩,成不退转精进,直心清净,善根转增,多作夜摩天王,教化众生,破于我心,是名“入持一切法云坚固海藏”,即圆焰慧地位也。

  [唐地婆诃罗译]唱伽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持一切法云坚固海藏。

  [唐实叉难陀译]唱伽(上声呼)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持一切法云坚固海藏。

  [唐般若译]唱伽字时,能甚深入般若波罗蜜门,名普持一切法云坚固海藏。

  姹字门章第三十七

  姹(上)字时,入愿往诣十方现前见一切佛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积集性不可得故。

  《守护国界主经》云:“姹字印者,积集诸行穷尽体故。”《摩诃般若经》云:“他字门,入诸法处不可得故。”《智论》释曰:“若闻哋字,师知诸法无住处。”南天竺哋那,秦言处。夫“悟一切法积集性不可得”者,则能得十平等心,善修菩提法故,深心清净故,转求胜道故,以信解力如实知诸谛,以诸谛智如实知一切有为法虚伪诳诈,假住须臾,诳惑凡夫,于众生中大悲转胜,生大慈光明,不舍一切众生,常求佛智慧,不忘诸法,善集福德资粮,以四摄法教化众生,利益众生,一切福德善根转胜明净,多作兜率陀天王,摧伏外道,是名“人愿往诣十方现前见一切佛”,即圆难胜地位也。

  [唐地婆诃罗译]唱吒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十方诸佛随愿现前。

  [唐实叉难陀译]唱吒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随愿普见十方诸佛。

  [唐般若译]唱吒(上声)字时,能甚深入般若波罗蜜门,名愿力现见十方诸佛犹如虚空。

  儜字门章第三十八

  儜(上)字时,入字轮积集俱胝字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离诸喧诤,无往无来,行住坐卧不可得故。

  《守护国界主经》云:“波罗字印者,随顺最胜寂照体故。”《摩诃般若经》云:“拿字门,人诸法不来不去不立不坐不卧故。”《知论》释曰:“若闻拿字,即知一切法及众生不来不去、不坐不卧、不立不起,众生空、法空故。”南天竺拿,秦言不。夫“悟一切法离诸喧净,无往无来,行住坐卧不可得”者,则能以平等法观一切法性能忍,观一切法如是相大悲为首;增长大悲故,观世间生灭相,世间有所受身生处皆以贪著我故,能离著我则无生处;随顺观十二因缘生大苦积聚,是十二因缘无作者、无作事,三界虚妄,但一心作,十二缘分是皆依心有作,助成三道不断,有三世转,十二因缘说名三苦,从因缘起,以性空故,生缚灭缚无所有,观尽观,随十二因缘修三解脱门,悲心转增,勤行精进,欲令满足菩提法深心转胜,随顺菩提,一切善根转妙明净,多作善化自在天王,能破一切增上慢者,是名“入字轮积集俱胝字”,即圆现前地位也。

  [唐地婆诃罗译]唱拿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不动字轮聚集诸亿字。

  [唐实叉难陀译]唱拿(奶可切)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观察字轮有无尽诸亿字。

  [唐般若译]唱儜(上声)字时,能甚深入般若波罗蜜门,名入字轮际无尽境界。

  颇字门章第三十九

  颇字时,入成熟一切众生际往诣道场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遍满果报不可得故。

  《守护国界主经》云:“颇字印者,周遍圆满果报体故。”《摩诃般若经》云:“颇字门,入诸法边不可得故。”《智论》释曰:“若闻颇字,即知一切法因果空故。”颇罗,秦言果。夫“悟一切法遍满果报不可得”者,则能从方便慧生诸妙行,修集诸佛无量大势力,起一切佛法故,具足助菩提法,过贪欲等诸烦恼垢,于念念中具足修集方便慧力,及一切助菩提法,转胜具足无量,身、口、意相行,得无生法忍,照明诸法,虽行实际而不证实际,于念念中能人寂灭而不证寂灭,虽爱涅槃而现身生死,一切善根以方便智慧生,转胜明净,多作他化自在天王,能发众生悟道因缘,是名“入成熟一切众生际往诣道场”,即圆远行地位也。

  [唐地婆诃罗译]唱娑颇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化众生究竟处。

  [唐实叉难陀译]唱娑(苏纥切)颇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化众生究竟处。

  [唐般若译]唱颇字时,能甚深入般若波罗蜜门,名教化众生究竟圆满处。

  塞迦字门章第四十

  塞迦(二合上)字时,人无著无碍解辩地藏光明轮普照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积聚蕴性不可得故。

  《守护国界主经》云:“娑迦字印者,悟解一切蕴聚体故。”《摩诃般若经》云:“歌字门,人诸法聚不可得故。”《智论》释曰:“若闻歌字,即知一切五众不可得。”歌大,秦言众。夫“悟一切法积聚蕴性不可得”者,则能得无生法忍,一切心意识不现在前,诸佛为现其身,与无量起智慧门因缘,能起无量智业,皆悉成就,从大方便慧生无功用心,于一世界身不动摇,乃至不可说诸佛世界,随众生身信乐差别现为受身,而实远离身相差别,常住平等,为不可思议智者,常为诸佛神力所护,人大智慧善根转净,多作大梵天王,与诸众生三乘波罗蜜道,是名人无著无碍解辩地藏光明轮普照”,即圆不动地位也。

  [唐地婆诃罗译]唱娑迦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诸地满足无著无碍解光明轮遍照。

  [唐实叉难陀译]唱娑同前音迦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广大藏无碍辩光明轮遍照。

  [唐般若译]唱娑迦字时,能甚深入般若波罗蜜门,名广大藏无碍辩遍照光明轮。

  也娑字门章第四十一

  也娑(二合下)同字时,入宣说一切佛法境界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衰老性相不可得故。

  《守护国界主经》云:“也娑字印者,能除老死一切病故。”《摩诃般若经》云:“醛字门,入诸法醛字不可得故。”《智论》释曰:“若闻醛字,即知醛字空,诸法亦尔。”夫“悟一切法衰老相不可得”者,则能以无量智慧善观佛道,如实知法行,知菩提心所行难,知烦恼难、业难、诸根难、欲难、性难、直心难、使心难、生难、习气难、三聚差别难,知众生如是诸行差别相,随其解脱而与因缘,用无量慧方便、四无碍智,言辞说法,常随四碍智而不可坏,得佛法藏,为大法师,一切善根转胜明净,多作大梵王,善能宣说三乘波罗蜜,是名“人宣说一切佛法境界”,即圆善意地位也。

  [唐地婆诃罗译]唱阇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宣说一切佛法境界。

  [唐实叉难陀译]唱也夷舸切娑苏舸切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宣说一切佛法境界。

  [唐般若译]唱夷娑(二合)字时,能甚深入般若波罗蜜门,名演说一切佛法智。

  室左字门章第四十二

  室左(二合上)字时,入一切虚空以法云雷震吼普照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聚积足迹不可得故。

  《守护国界主经》云:“室者字印者,现前觉悟未曾有故。”《摩诃般若经》云:“遮字门,人诸法行不可得故。”《智论》释曰:“若闻遮字,即知一切法不动相。”遮罗地,秦言动。夫“悟一切法聚集足迹不可得”者,则能无量智慧,善修行佛道,近佛位地,阿僧只三昧皆现在前,最后三昧名益一切智位,即时其身妹妙,在大莲华座、眷属莲华上皆有菩萨,十方震动,恶道休息,光明普照,一切世界皆悉严净,见闻佛会,诸佛出眉间毫光,照一切世界已,示大神通庄严之事,入菩萨顶,名大智慧职地,如实知一切法差别集,如实知分别无分别化,如实知加持智、诸佛微细智、密处智、入劫智、入道智皆如实知,得无量无边解脱三昧陀罗尼神通,十方无量佛所无量法雨皆能受持,以自愿力生大慈悲福德智慧以为密云,灭诸众生随心所乐无明所起烦恼焰,一切佛事随所度众生皆现神力,转复明胜,多作摩醯首罗天王,于法性中有问难者无能令尽,是名“入一切虚空以法云雷震吼普照”,即圆法云地位也。

  [唐地婆诃罗译]唱多娑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一切虚空法雷遍吼。

  [唐实叉难陀译]唱室者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于一切众生界法雷遍吼。

  [唐般若译]唱室者(二合)字时,能甚深入般若波罗蜜门,名入虚空一切众生界法雷大音遍吼。

  吒字门章第四十三

  吒(上)字时,入无我利益众生究竟边际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驱迫性不可得故。

  《守护国界主经》云:“咤字印者,断生死道得涅槃故。”《摩诃般若经》云:“咤字门,入诸法驱不可得故。”《智论》释曰:“若闻吒字,即知一切法此彼岸不可得。”多罗,秦言岸。夫“悟一切法驱迫性不可得”者,则能善知他心智明、无碍天眼智明、深入过去际劫无碍宿命智明、深入未来际劫无碍智明、无碍清净天耳智明、安住无畏神力智明、分别一切言音智明、出生无量阿僧只色身庄严智明、一切诸法真实智明、一切诸法灭定智明,安住此十智明,悉得三世无碍智明,成就十种忍,能得一切无碍忍地,又得诸佛无尽无碍之法,所谓随顺音声忍、顺忍、无生法忍、如幻忍、如焰忍、如梦忍、如电忍、如化忍、如虚空忍,是名“入无我利益众生究竟边际”,即圆等觉位也。

  [唐地婆诃罗译]唱侘(耻加切)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晓诸迷识无我明灯。

  [唐实叉难译]唱侘(耻加切)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以无无我法开晓众生。

  [唐般若译]唱侘(上声)字时,能甚深入般若波罗蜜门,名说无我法开佛境界晓悟群生。

  茶字门章第四十四

  茶去字时,入*轮无差别藏般若波罗蜜门,悟一切法究竟处所不可得故。

  《守护国界主经》云:“瑟姹字印者,悟解无边无尽体故。”《摩诃般若经》云:“荼字门者,诸法边竟处故,不终不生,过茶无字可说。何以故?更无字故。”《智论》释曰:“若闻茶字,即知一切法必不可得。”波荼,秦言必。荼外更无字,若有者是四十二字枝派。夫“悟一切法究竟处所不可得”者,则能有无量无数清净妙住,安住无量自在,于一切事未曾失时,悉能平等转净*轮,四辩说无穷尽诸法,不可思议清净音声无所不至,悉能分别无量法界,光明普照,所说皆人甚深法界,有十莲华藏世界海微尘数佛大人相,于诸支节种种妙宝以为庄严,是名“人*轮无差别藏”,即圆妙觉位也。

  [唐地婆诃罗译]唱陀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一切*轮出生之藏。

  [唐实叉难陀译]唱陀字时,入般若波罗蜜门,名一切*轮差别藏。

  [唐般若译]唱茶(去声)字时,能甚深入般若波罗蜜门,名一切*轮差别藏。

  总结多门章第四十五

  善男子,我称如是入诸解脱根本字时,此四十二般若波罗蜜为首,人无量无数般若波罗蜜门。

  [唐地婆诃罗译]善男子,我唱如是入诸解脱根本字时,此四十二般若波罗蜜门为首,人无量无数般若波罗蜜门。

  [唐实叉难陀译]善男子,我唱如是字母时,此四十二般若波罗蜜门为首,入无量无数般若波罗蜜门。

  [唐般若译]善男子,我唱如是字母之时,此四十二般若波罗蜜门为首,一切章句随转无碍,能甚深入无量无数般若波罗蜜门。

  显示超胜章第四十六

  又善男子,如是字门,是能悟人法空边际。除如是字,表诸法空更不可得。何以故?如是字义,不可宣说,不可显示,不可执取,不可书持,不可观察,离诸相故。

  《摩诃般若经》云:“诸字无碍无名亦灭,亦不可说、不可示、不可见、不可书。须菩提,当知一切诸法如虚空。须菩提,是名陀罗尼门。所谓阿字义。”《智论》释曰:“是字常在世间相似相续故,人一切语故无碍。”如国国不同,无一定名,故言无名。闻已便尽,故言灭。诸法人法性皆不可得,而况字可说。诸法无忆想分别,故不可示。先意业分别,故有口业。口业因缘,故身业作字。字是色法,或眼见、或耳闻,众生强作名字。无因缘,以是故不可见、不可书。诸法常空,如虚空相,何况字,说已便灭。是文字陀罗尼,是诸陀罗尼门。

  虚空解脱章第四十七

  善男子,譬如虚空,是一切物所归趣处,此诸字门亦复如是,诸法空义皆人此门方得显了。

  善巧总持章第四十八

  若菩萨摩诃萨于如是入诸字门得善巧智,于诸言音所诠所表皆无罣碍,于一切法平等空性尽能诠持,于众言音咸得善巧。

  殊胜功德章第四十九

  若菩萨摩诃萨能听如是人诸字门印列阿上字印,闻已受持读诵通利,为他解说,不贪名利,由此因缘得二十种殊胜功德。何第二十?谓得强忆念,得胜惭愧,得坚固力,得法旨趣,得增上觉,得殊胜慧,得无碍辩,得总持门,得无疑惑,得连顺语不生恚爱,得无高下平等而住,得于有情言音善巧,得蕴善巧、处善巧、界善巧,得缘起善巧、因善巧、缘善巧、法善巧,得根胜劣智善巧、他心智善巧、得观星历善巧,得天耳智善巧、宿住随念智善巧、神境智善巧、生死智善巧,得漏尽智善巧,得说处非处智善巧,得往来等威仪路善巧,是为得二十种殊胜功德。

  《摩诃般若经》云:“若菩萨摩诃萨,是诸字门印阿字印,若闻、若受、若诵、若读、若持、若为他说,如是知当得二十功德。何等二十?得强识念,得惭愧,得坚固心,得经旨趣,得智慧,得乐说无碍,易得诸余陀罗尼门,得无疑悔心,得闻善不喜、闻恶不怒,得不高不下住、心无增无减,得善巧知众生语,得巧分别五众、十二人、十八界、十二因缘、四缘、四谛,得巧分别众生诸根利钝,得巧知他心,得巧分别日月岁节,得巧分别天耳通,得巧分别宿命通,得巧分别生死通,得能巧说是处非处,得巧知往来坐起等身威仪。须菩提,是陀罗尼门、字门、阿字门等,是名菩萨摩诃萨摩诃衍,以不可得故。”《智论》释曰:“问曰:知是陀罗尼门因缘者,应得无量无边功德,何以但说二十?答曰:佛亦能说诸余无量无边功德,但以广说般若波罗蜜故,但略说二十。得强识念者,菩萨得是陀罗尼,常观诸字相修习忆念,故得强识念。得惭愧者,集诸善法,厌诸恶法,故生大惭愧。心得坚固者,集诸福德智慧故,心得坚固如金刚,乃至阿鼻地狱事,尚不退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何况余苦?得经旨趣者,知佛五种方便说法故,名为得经旨趣。一者知作种种门说法,二者知为何事故说,三者知以方便故说,四者知示理趣故说,五者知以大悲心故说。得智慧者,菩萨因是陀罗尼分别破散诸字,言语亦空,言语空故名亦空,名空故义亦空,得毕竟空,即是般若波罗蜜智慧。乐说者,既得如是毕竟清净无碍智慧,以本愿大悲心度众生故乐说。易得陀罗尼者,譬如析竹,初节既破,余者皆易,菩萨亦如是,得是文字陀罗尼,诸陀罗尼自然而得。无疑悔心者,人诸法实相中,虽未得一切智慧,于一切深法中无疑无悔。闻善不喜、闻恶不嗔者,各各分别诸字无赞叹无毁呰故,闻善不喜,闻恶不嗔。不高不下者,憎爱断故。善巧知众生语者,得解一切众生言语三昧故,巧分别五众、十二人、十八界、十二因缘、四缘、四谛者,五众等义如先说,巧分别众生诸根利钝,知他心天耳宿命。巧说是处非处者,如十力中说。巧知往来坐起等者,如阿鞟跋致中所说。日月岁节者,日名从旦至旦,初分中分、后分,夜亦三分。一日一夜有三十时,春秋分时,十五时属书,十五时属夜,余时增减,五月至书十八时、夜十二时,十一月至夜十八时、书十二时。一月或三十日,或三十日半,或二十九日,或二十七日半。有四种月,一者日月,二者世间月,三者月月,四者星宿月。日月者三十日半,世间月者三十日,月月者二十九日加六十二分之三十,星宿月者二十七日加六十七分之二十一。闰月者,从日月、世间月二事中出,是名十三月。或十二月、或十三月名一岁,是岁三百六十六日,周而复始。菩萨知日中分时,前分已过,后分未至,中分中无住处无相可取,日分空无所有。到三十日时,二十九已灭,云何和合成月?月无故,云何和合而成岁?以是故佛言世间法如幻如梦,但是诳心法,菩萨能知世间日月岁和合,能知破散无所有,是名巧分别。如是等种种分别,是名菩萨摩诃萨摩诃衍。”

  [唐般若译]善财白言:圣者,云何修行得此解脱?答言:善男子,若诸菩萨勤修十法,具足圆满,则能得此善知众艺菩萨解脱。何等为十?所谓具足智慧、勤求善友、勇猛精进、离诸障惑、正行清净、尊重正教、观法性空、灭除邪见、修习正道、具真实智。若诸菩萨于此十法具足圆满,则能速疾得此解脱。所以者何?由诸菩萨具足智慧,勤求善友,见已亲近,欢善爱敬,生如佛想;以亲近故,常蒙教诲;蒙教诲故,则能难行,勇猛精进;得精进已,能以善法灭诸不善;灭不善故,令众善法皆得圆满;善圆满已,则能远离一切障惑;离诸障故,令身口意得大清净,正行相应;由此清净,能于一切诸佛菩萨善知识教心生尊重;尊重教故,勤求观察诸法空寂;悟法空已,其心所向皆无里碍,深达缘起,离无因见,灭邪见心,修习正道;入正道已,得真实智;得实智故,得此解脱证深法界。善财复言:此真实者名为何等?答言:善男子,即此语言是名真实。善财复言:云何语言名为真实?答言:善男子,不虚诳语是名真实。复言:云何不虚诳语?众艺答言:彼语真实体常不变,恒一性故。复言:云何不变异性?答言:善男子,自身证悟解法性故,复言:法性相貌云何?能所解法为一为二?答言:善男子,如是菩萨自所证法不一不二,由此力故,则能平等利益自他,犹如大地,能生一切,而无彼此能所利心,然其法性亦非有相、亦非无相,体如虚空,难知难解。善男子,此法微妙,难以文字语言宣说。何以故?超过一切文字境界故,超过一切语言境界故,超过一切语业所行诸境界故,超过一切戏论分别思量境界故,超过一切寻伺计度诸境界故,超过一切愚痴众生所知境界故,超过一切烦恼相应魔事境界故,超过一切心识境界故,无此无彼,无相离相,超过一切虚妄境界故,住无住处,寂静圣者境界故。善男子,彼诸圣者自证境界,五色相、无垢净、无取舍、无浊乱,清净最胜,性常不坏,诸佛出世若不出世,于法界性体常一故。善男子,菩萨为此法故行于无数难行之行,得此法体,善能饶益一切众生,令诸众生于此法中究竟安住。善男子,此是真实,此不异相,此是实际,此是一切智体,此是不思议法界,此是不二法界,此是善知众艺圆满具足菩萨解脱。

  谦己推胜章第五十

  善男子,我唯知此入诸解脱根本字智,如诸菩萨摩诃萨能于一切世间善巧之法,以智通达到于彼岸,而我云何能知能说彼功德行?

  [唐地婆诃罗译]善男子,我唯知此善知众艺菩萨解脱,如诸菩萨摩诃萨,能于一切世出世间善巧之法,以智通达到于彼岸。殊方异艺,咸综无遗。文字算数,蕴其深解。医药咒术,善疗众病。有诸众生,鬼魅所持、怨憎咒诅、恶星变怪、死尸奔逐、癫癎羸瘦,种种诸疾,咸能救之,使得痊愈。又善别知金玉、珠贝、珊瑚、琉璃、摩尼、砗磲、鸡萨罗等一切宝藏出生之处,品类不同,价值多少。村营乡邑,大小都城,宫殿苑园,岩泉薮泽,凡是一切人众所居,菩萨咸能随方摄护。又善观察天文地理、人相吉凶、鸟兽音声、云霞气候、年谷丰俭、国土安危,如是世间所有技艺,莫不该练,尽其源本。又能分别出世之法、正名辩义、观察体相、随顺修行、智人其中、无疑无碍、无愚暗、无顽钝、无忧恼、无沈没、无不现证。而我云何能知能说彼功德行?善男子,此摩竭提国,有一聚落,彼中有城,名婆咀那。有优婆夷,号曰贤胜,汝诣彼问,云何菩萨学菩萨行,修菩萨道?

  [唐实叉难陀译]善男子,我唯知此善知众艺菩萨解脱,如诸菩萨摩诃萨,能于一切世出世间善巧之法,以智通达到于彼岸。殊方异艺,咸综无遗。文字算数,蕴其深解。医方咒术,善疔众病。有诸众生,鬼魅所持、怨憎咒诅、恶星变怪、死尸奔逐、颠癇羸瘦,种种诸疾,咸能救之,使得痊愈。又善别知金玉、珠贝、珊瑚、琉璃、摩尼、砗磲、鸡萨罗等一切宝藏出生之处,品类不同,价值多少。村营乡邑,大小都城,宫殿苑园,岩泉薮泽,凡是一切人众所居,菩萨咸能随方摄护。又善观察天文地理、人相吉凶、鸟兽音声、云霞气候、年谷丰俭、国土安危,如是世间所有技艺,莫不该练,尽其源本。又能分别出世之法、正名辩义、观察体相、随顺修行、智人其中、无疑无碍、无愚暗、无顽钝、无忧恼、无沈没、无不现证,而我云何能知能说彼功德行?善男子,此摩竭提国有一聚落,彼中有城名婆咀那,有优婆夷号曰贤胜,汝诣彼问,菩萨云何学菩萨行”修菩萨道?

  (唐般若译]善男子,我唯知此解脱,如诸菩萨摩诃萨,能于一切世出世间善巧之法,殊能异艺,文字算数,咸综无遗。又善了知医方咒术。有诸众生鬼魅所持、怨憎咒诅、妖幻所迷、死尸奔逐、癫癎羸瘦,及诸蛊毒种种异疾,咸能救之,使得痊愈。又善别知殊珍异货,金玉、珠贝、珊瑚、琉璃、摩尼、砗磲、玻璃、玛瑙、铜铁、铅锡、鸡萨罗等一切宝藏出生之处,品类不同,价值多少。村营国邑,大小都城,宫殿苑园,岩泉薮泽,凡是一切人众所居,菩萨咸能随方摄护。又知其身具有六百六十三相,于诸相中校其优劣,知其苦乐,定其吉凶,辩其修短,虽具众相,不及好声,虽多好声,不如胜福,及知此福所修之业,可转档转,定不定报。又善观察天文地理,谶纬阴阳,人相吉凶,恶星变怪,云霞气候,鸟兽音声,水陆往还,征应休咎,年谷丰俭,国土安危,如是世间所有艺能,靡不该练,尽其源本。又能分别出世之法,正名辩义,观察体相,微细甚深,抉择宣说,随顺修行,智人其中,无疑无碍,无愚暗,无顽钝,无忧恼,无沈没,无不现证,而我云何能知能说彼功德行?善男子,此摩竭提国有一聚落,名为有义。彼中有城名婆咀那,有优婆夷名最胜贤,汝诣彼问,菩萨云何学菩萨?行修菩萨道?

  流通

  恋德礼辞章

  时善财童子头面敬礼众艺之足,绕无数匝,恋仰而去。

  [唐地婆诃罗译]善财童子头面礼敬众艺之足,绕无数匝,恋仰辞去。

  [唐实叉难陀译]时善财童子头面礼敬知艺之足,绕无数匝,恋仰辞去。

  [唐般若译]时善财童子礼众艺足,绕无数匝,殷勤殷勤瞻仰,一心恋慕,辞退而去。

  华严经四十二字观门义证终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