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严经

《华严经》全名《大方广佛华严经》(梵文:☉〉,mahā-vaipulya-buddhavata猞愀欀愀-sūtra) 。大方广为所证之法,佛为能证之人,证得大方广理之佛也,华严二字为喻此佛者。因位之万行如华,以此华庄严果地,故曰华严。又佛果地之万德如华,以此华庄严法身,故曰华严。华严经是大乘佛教修学最..[详情]

当前位置:弘善佛教 > 佛经大全 > 华严经 >

大方广佛华严经 善财童子五十三参白话文

[华严经] 发表时间:2014-03-21 作者:未知 [投稿]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

  大方广佛华严经 入法界品 成佛之路

  ——善财童子五十三参

1、一青年的参访者

  金黄色的夕阳,从娑罗林的一角,斜照大塔寺的红墙碧瓦。半天的紫霞,半轮淡月,在一缕缕的炊烟中,描出了美丽的图画。盛极一时的大塔寺,这时候又回复了平时的一切,照样的敲着断断续续的晚钟。山门外有一位十六、七岁的青年,悄悄的立着。他的体格容貌,是那样的强毅、和蔼、英明!一身洁白的衣服,越发显出他的真诚与纯洁,像清水池中的新艳的莲花!他望着紫霞半月,眺望那大道的尽头。天色快黑了,他还在望着,想着。

  孟加拉国湾沿岸的福城,在两千年前,早已是船舶云集的通商海口了。商业的繁荣,增进了居民的财富,福城人真是有福的。城中的首富,是一位著名的出口商,大家称他为福德长者。

  长者在晚年,得了一位爱子,今年已十六岁了。孩子诞生的那一天,家里又添了几个库。能相会卜的婆罗门,连忙说:「恭喜长者!恭喜!恭喜!这是婴儿的福德,发财的吉兆,应该取名叫善财」。善财童子的名字,就这样的被传开了。

  善财长得壮健、活泼、真诚、聪明,长者欢喜得得了活宝似的。不过有一件事常使长者耽心,就是他不爱听「发财」,简直有点厌恶。他满意想做一位真理的商人,采集种种善法的财宝,供给那爱好真理的人们。这实在太使老人家伤心了!为了这,也曾流过许多眼泪,但有什么用呢?好在他还年轻,想来加上几岁年纪,就会渐渐转变的。

  善财在学塾里读书,也常去听哲人们宣讲,像大塔寺就是经常来去的。这一次文殊菩萨来宣讲,使他发见了人生的真义。世间充满了缺陷苦痛,为自我的占有而追求,这努力的代价是什么?

  佛陀是伟大的!声闻的独善行,还不够理想;值得赞美接受而实行的,唯有菩萨的普贤行。这样,他在大会中站起来,立定成佛的大愿,决心学习菩萨的大行,救济众生的苦痛,一直到成佛,成佛去救济众生。

  群众忙着欢送,善财也跟着欢送。眼看宣讲团从大道走去,渐渐的远了,不见了。信众们这才欢天喜地的,也有愁眉苦脸的,忙着赶回家去。

  善财望着大道,开始感到了孤独彷徨。学佛菩萨道,这不该单是心中的理想,好听的辞句吧!到底怎么行呢?……这早晚该回家了!他们不是都走了吗?算盘、戥子、账簿、金银、货物、吃喝、交游,父母的慈爱,奴婢的尊敬,大人先生们的好意,……忙着为家庭的财富去经营享受。……不,聚敛做什么?每年提出一分来布施,真是自他两利了!……论理,欲乐的享受,是刀头的蜜,不如闭门学道。不知有没有享乐的菩萨道?……善财的思潮,浪也似的涌上心来。身旁的一切,什么都忘了。心里想:宣讲团去了,回家吧!……好自欺!菩萨道到底怎么行呢?他们走了,难道就算了吗?为什么不请教文殊菩萨?他不是还在不远的前面吗?……家庭,财富;文殊,成佛;我有两个手,却只有一颗心,到底要选择那一样呢!……大塔寺的晚钟,唤回了乱想中的善财。

  善财抬头一看,哦!金色的阳光,染成了华美的紫霞,世间的一切是美丽,是多么令人陶醉呀!那边是一缕缕的炊烟,蒙蒙的暮色。不,……是的!金色的光明,华美的紫霞,他们确是在炊烟幕色的黑影中颤动了。明净的淡月,露出了笑脸。前面是大道,文殊菩萨们是从此去的。家呢,向后转。大塔寺的晚钟声,使善财的心潮渐渐的安定了。世间充满了黑暗,明月是唯一的安慰!不再作家庭的囚人,财富的奴隶,踏上月色明净的大道,见文殊菩萨去。

  在明净的月色中,走了三、四点钟,见前面林子里,透出一片光明来。善财想,这一定是宣讲团的下落处了。满心欢喜的走上去,果然见文殊菩萨在林下经行。明净的月色,文殊的圆光,照得树叶也闪闪发光。

  文殊菩萨见了善财,就说:「善财!发菩提心是难得的!从菩萨大行的学习中,去完成崇高的志愿,那是难得的难得!你来了,好!善财!你要为大乘佛教的普贤行而努力,你将要和我一样的被人称美为永久的童年」!

  文殊菩萨的安慰勉励,使善财充满了喜乐与光明,白天的烦扰疲累,什么都忘记了。行过接足礼,这才合掌说:「圣者!你是知道的,我是三界流转的苦恼者,与一切众生同样的受着世间的束缚。我要解脱,更愿意众生得解脱。圣者!我要知道应该怎样学菩萨行,修菩萨行,怎样的去发动、充实、扩大、满足菩萨的普贤行。圣者!希望你能够教导我,使我明白大乘普贤行的一切」!

  文殊菩萨在平正的大石上坐下来,这才对他说:「广大的普贤行,不完全是说明的。长篇的理论,精密的方案,常是空虚而形式的。这需要一面学,一面行,在身体力行中,才能得到真实的参学。你想我给你说明一切吗?

  不过,你要学普贤行,我可以教你一个基本方法,就是要从参求善知识着手。要有广大的无厌足心,求之若渴,不断的去参访学习。除了明眼的师友,什么都不能引你走入正道」。

  那里有真善知识可以参访呢」?善财感到很大的困难说:「圣者!我不是说没有,是说我没有辨别的力量,不容易决定他是善、是恶。并且,学行也该有个本末,应从紧要处行去,这还是诸圣者的指导吧」!

  文殊菩萨点头说:「善财!这倒也是真的。你该牢牢的记着:求见善知识,是走上普贤行的不二门。善知识的教诲,要切实去行。此外,要从善知识的学力、德力、实行中,发见他的伟大,去尊敬修学,切不可吹求师友的过失。

  参学的目的,是为了自己的不能不会,不在这上面着想,却从不相干的地方去议论或者不满老师!这世间能有多少老师值得学呢?总之,不可吹求善知识的过失,这是参访的第一义。

  你现在既还不能辨认,我不妨给你介绍一位。离此地不远的南方,不是胜乐国吗?胜乐国的妙峰山中,有一位德云比丘!你去参访修学,一定能满你的愿。

  善财!去吧!这是半夜了,世间的一切,都昏昏的在黑暗中睡着,睡得像死去了一样。去吧!你该走你应走的路了!善财!我今天很欢喜,因为你将要与我一样,被人称美为永久的童年」!

  善财听了,满心欢喜的流着热泪,礼别了文殊菩萨,开始他青年佛教的参访生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