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弘善佛教 > 佛经大全 > 华严经 >

华严经·观自在菩萨章

[华严经] 发表时间:2015-07-22 作者:三藏般若 译 [投稿]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

\

  大方广佛华严经入不思议解脱境界普贤行愿品
  善财参观自在菩萨章

  唐罽宾国三藏般若
  尔时善财童子,闻伐苏蜜多离贪欲际解脱门,一心随顺,忆念修行。观彼菩萨无著境界三昧,思彼菩萨欢喜三昧,寻彼菩萨无碍音声藏三昧,行彼菩萨遍往一切佛刹三昧,念彼菩萨离一切世间光明三昧,入彼菩萨寂静庄严三昧,修彼菩萨摧伏外道三昧,观彼菩萨佛境界光明三昧,思彼菩萨摄一切众生不舍三昧,住彼菩萨增长众生福德藏三昧。念一切智,渐次前行。
  至彼岸城,诣居士宅,顶礼其足,合掌而立,白言:“圣者,我已先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而未知菩萨云何学菩萨行,云何修菩萨道。我闻圣者善能诱诲,愿为我说。”
  居士告言:“善男子,我得菩萨解脱,名不般涅槃际。善男子,我不生心言:‘如是如来已般涅槃,如是如来现般涅槃,如是如来当般涅槃。’我知十方一切世界诸佛如来,毕竟无有般涅槃者,唯除为欲调伏众生而示现耳。善男子,我开彼栴檀座如来塔门时,得三昧,名佛种无尽。善男子,我念念中入此三昧,念念得知一切诸佛殊胜之事。”
  善财白言:“此三昧者,境界云何?”
  居士答言:“善男子,我入此三昧时,随其次第,见此世界一切诸佛相续出现,所谓迦叶佛、拘那含牟尼佛、拘留孙佛、毗舍浮佛、尸弃佛、毗婆尸佛、提舍佛、弗沙佛、名称佛、最胜莲华佛,如是等佛而为上首。于一念顷,得见百佛,得见千佛,得见百千佛,得见亿佛、百亿佛、千亿佛、百千亿佛、阿庾多亿佛、那由他亿佛,乃至见不可说不可说世界极微尘数佛,如是一切,次第皆见。亦见彼佛初始发心,种诸善根,获胜神通,成就大愿,修行妙行,具波罗蜜,入菩萨地,得清净忍,摧伏魔军,成等正觉,国土清净,众会庄严,放大光明,神通自在,作狮子吼,转妙法轮,变化示现,种种差别,无量方便,成熟众生,善巧宣扬,无分别法。我悉能持,我悉能忆,悉能观察,分别显示,随顺解了,无有忘失。如是未来弥勒佛等百佛、千佛、百千亿佛,乃至不可说不可说世界极微尘数佛,及初发心,相续不断,信解甚深,勤求不懈,精进势力,速疾增长,一切世间凡夫、二乘所不能动。亦见现在毗卢遮那佛等十方不可说不可说佛刹极微尘数一切世界诸佛如来,悉亦如是。彼一切佛,我皆现见。彼一切法,我悉得闻。忆念受持,心无忘失。以智慧力,随顺解了。以慈悲力,宣扬显示。善男子,我唯知此菩萨所得不般涅槃际解脱门。如诸菩萨摩诃萨,以一念智,普知三世,一念遍入一切三昧;如来智日,恒照其心,于一切法无有分别,了一切佛悉皆平等,如来及我,一切众生,等无有二;知一切法,自性清净,光明普照,无所不遍;无有思虑,无有动转,而能普入一切世间;离诸分别,住佛法印,悉能开悟法界众生。而我云何能知能说彼功德行?善男子,于此南方有山,名补怛洛迦。彼有菩萨,名观自在。汝诣彼问菩萨云何学菩萨行,修菩萨道。”
  尔时居士因此指示,即说偈言:
  “海上有山众宝成,贤圣所居极清净,
  泉流萦带为严饰,华林果树满其中。
  最胜勇猛利众生,观自在尊于此住,
  汝应往问佛功德,彼当为汝广宣说。”
  时善财童子礼居士足,绕无数匝,殷勤瞻仰,辞退而去。尔时善财童子蒙居士教,随顺思惟,一心正念,入彼菩萨深信解藏,得彼菩萨能随念力,忆彼诸佛出现次第,见彼诸佛成等正觉,持彼诸佛所有名号,观彼诸佛所证法门,知彼诸佛具足庄严,信彼诸佛所转法轮,思彼诸佛智光照曜,念彼诸佛平等三昧,解彼诸佛自性清净,修彼诸佛无分别法,契彼诸佛甚深法印,作彼诸佛不思议业。渐次前行,至于彼山,处处求觅此大菩萨。见其西面岩谷之中,泉流萦映,树林蓊郁;香草柔软,右旋布地;种种名华,周遍严饰。观自在菩萨,于清净金刚宝叶石上结跏趺坐,无量菩萨皆坐宝石,恭敬围绕,而为宣说智慧光明大慈悲法,令其摄受一切众生。
  善财见已,欢喜踊跃,于善知识,爱乐尊重,合掌恭敬,目视不瞬。作如是念:“善知识者,即是如来。善知识者,一切法云。善知识者,诸功德藏。善知识者,难可值遇。善知识者,十力宝因。善知识者,无尽智炬。善知识者,福德根芽。善知识者,一切智门。善知识者,智海导师。善知识者,集一切智助道之具。”作是念已,即便往诣大菩萨所。
  尔时观自在菩萨,遥见善财,告言:“善哉!善来童子!汝发大乘意,普摄众生。起正直心,专求佛法。大悲深重,救护一切。住不思议最胜之行,普能拯拔生死轮回,超过世间,无有等比。普贤妙行,相续现前。大愿深心,圆满清净。勤求佛法,悉能领受。积集善根,恒无厌足。顺善知识,不违其教。从文殊师利功德智慧大海所生。其心成熟,得佛威力。已获广大三昧光明,专意希求甚深妙法。常见诸佛,生大欢喜。智慧清净,犹如虚空。既自明了,复为他说。安住如来智慧光明,受持修行一切佛法。福智宝藏,自然而至。一切智道,速得现前。普观众生,心无懈倦。大悲坚固,犹若金刚。”
  尔时善财童子诣菩萨所,礼菩萨足,绕无数匝,合掌而住,白言:“圣者,我已先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而未知菩萨云何学菩萨行,云何修菩萨道。我闻圣者善能教诲,愿为我说。”
  尔时观自在菩萨摩诃萨,放阎浮檀金妙色光明,起无量色宝焰网云,及龙自在妙庄严云,以照善财。即舒右手,摩善财顶,告善财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已能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善男子,我已成就菩萨大悲速疾行解脱门。善男子,我以此菩萨大悲行门,平等教化一切众生,摄受调伏,相续不断。善男子,我恒住此大悲行门,常在一切诸如来所,普现一切诸众生前,随所应化而为利益。或以布施摄取众生,或以爱语摄取众生,或以利行摄取众生,或以同事摄取众生;或现种种微妙色身摄取众生,或现种种不思议色净光明网摄取众生,或以音声善巧言辞,或以威仪胜妙方便,或为说法,或现神变,令其开悟而得成熟;或为化现种种色相、种种族姓、种种生处、同类之形,与其共居而成熟之。善男子,我修习此大悲行门,愿常救护一切众生,令离诸怖。所谓愿一切众生离险道怖、离热恼怖、离迷惑怖、离系缚怖、离杀害怖、离王官怖、离贫穷怖、离不活怖、离恶名怖、离于死怖、离诸病怖、离懈怠怖、离黑暗怖、离迁移怖、离爱别怖、离怨会怖、离逼迫身怖、离逼迫心怖、离忧悲愁叹怖、离所求不得怖、离大众威德怖、离流转恶趣怖。复作是愿:愿诸众生,若念于我,若称我名,若见我身,皆得免离一切恐怖,灭除障难,正念现前。善男子,我以如是种种方便,令诸众生离诸怖畏,住于正念。复教令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至不退转。”
  尔时观自在菩萨摩诃萨,欲重明此解脱门义,为善财童子而说偈言:
  “善来调伏身心者,稽首赞我而右旋,
  我常居此宝山中,住大慈悲恒自在。
  我此所住金刚窟,庄严妙色众摩尼,
  常以勇猛自在心,坐此宝石莲华座。
  天龙及以修罗众,紧那罗王罗刹等,
  如是眷属恒围绕,我为演说大悲门。
  汝能发起无等心,为见我故而来此,
  爱乐至求功德海,礼我双足功德身,
  欲于我法学修行,愿得普贤真妙行。
  我是勇猛观自在,起深清净大慈悲,
  普放云网妙光明,广博如空极清净。
  我垂无垢傭圆臂,百福妙相具庄严,
  摩汝深信善财顶,为汝演说菩提法。
  佛子应知我所得,一相一味解脱门,
  名为诸佛大悲云,秘密智慧庄严藏。
  我为精勤常救护,起诸弘誓摄众生,
  怜愍一切如己身,常以普门随顺转。
  我于无数众苦厄,常能救护诸群生,
  心念礼敬若称名,一切应时皆解脱。
  或遭牢狱所禁系,杻械囚执遇怨家,
  若能至心称我名,一切诸苦皆销灭。
  或犯刑名将就戮,利剑毒箭害其身,
  称名应念得加持,弓矢锋刃无伤害。
  或有两竞诣王官,诤讼一切诸财宝,
  彼能至诚称念我,获于胜理具名闻。
  或于内外诸亲属,及诸朋友共为怨,
  若能至诚称我名,一切怨家不能害。
  或在深林险难处,怨贼猛兽欲伤残,
  若能至心称我名,恶心自息无能害。
  或有怨家怀忿毒,推落险峻大高山,
  若能至心称我名,安处虚空无损坏。
  或有怨家怀忿毒,推落深流及火坑,
  若能至心称我名,一切水火无能害。
  若有众生遭厄难,种种苦具逼其身,
  若能至心称我名,一切解脱无忧怖。
  或为他人所欺谤,常思过失以相仇,
  若能至心称我名,如是怨嫌自休息。
  或遭鬼魅诸毒害,身心狂乱无所知,
  若能至心称我名,彼皆销灭无诸患。
  或被毒龙诸鬼众,一切恐怖夺其心,
  若能至诚称我名,乃至梦中皆不见。
  若有诸根所残缺,愿得端严相好身,
  若能至诚称我名,一切所愿皆圆满。
  若有愿于父母所,承顺颜色志无违,
  欢荣富乐保安宁,珍宝伏藏恒无尽,
  内外宗族常和合,一切怨隙不来侵,
  若能至诚称我名,一切所愿皆圆满。
  若人愿此命终后,不受三途八难身,
  恒处人天善趣中,常行清净菩提道;
  有愿舍身生净土,普现一切诸佛前,
  普于十方佛刹中,常为清净胜萨埵,
  普见十方一切佛,及闻诸佛说法音,
  若能至诚称我名,一切所愿皆圆满。
  或在危厄多忧怖,日夜六时称我名,
  我时现住彼人前,为作最胜归依处。
  彼当生我净佛刹,与我同修菩萨行,
  由我大悲观自在,令其一切皆成就。
  或清净心兴供养,或献宝盖或烧香,
  或以妙华散我身,当生我刹为应供。
  或生浊劫无慈愍,贪瞋恶业之所缠,
  种种众苦极坚牢,百千系缚恒无断,
  彼为一切所逼迫,赞叹称扬念我名,
  由我大悲观自在,令诸惑业皆销灭。
  或有众生临命终,死相现前诸恶色,
  见彼种种色相已,令心惶怖无所依,
  若能至诚称我名,彼诸恶相皆销灭,
  由我大悲观自在,令生天人善道中。
  此皆我昔所修行,愿度无量群生众,
  勇猛精勤无退转,令其所作皆成就。
  若有如应观我身,令其应念咸皆见,
  或有乐闻我说法,令闻妙法量无边。
  一切世界诸群生,心行差别无央数,
  我以种种方便力,令其闻见皆调伏。
  我得大悲解脱门,诸佛证我已修学,
  其余无量功德海,非我智慧所能知。
  善财汝于十方界,普事一切善知识,
  专意修行无懈心,听受佛法无厌足。
  若能闻法无厌足,则能普见一切佛。
  云何见佛志无厌,由听妙法无厌足。”
  尔时观自在菩萨说此偈已,告善财言:“善男子,我唯得此菩萨大悲速疾行解脱门。如诸菩萨摩诃萨,已净普贤一切愿,已住普贤一切行,常行一切诸善法,常入一切诸三昧,常住一切无边劫,常诣一切无边刹,常观一切诸如来,常闻一切三世法,常息一切众生恶,常长一切众生善,常绝众生生死流,常入如来正法流。而我云何能知能说彼功德行?”
  尔时善财童子,闻观自在菩萨摩诃萨说此大悲清净偈已,欢喜踊跃,充遍其身,生爱敬心,增信乐心,发清净心。从坐而起,偏袒右肩,右膝着地,礼菩萨足,长跪合掌,于菩萨前,瞻仰一心,以偈赞曰:
  “天人大众阿修罗,及与一切诸菩萨,
  以妙言音共称赞,大圣智慧深如海。
  能于一切众生中,平等大悲同一味,
  一智同缘普救护,种种苦难皆销灭。
  菩萨最胜神通力,反覆大地不为难,
  又能干竭于大海,令大山王咸震动。
  圣者菩萨大名闻,号曰大悲观自在,
  云何我以微劣智,于仁胜德能称赞。
  我闻圣者诸功德,无断无尽大悲门,
  因是发起清净心,生我智慧辩才力。
  我今处于大众会,以大勇猛而观察,
  称扬赞叹妙庄严,恭敬至诚无懈倦。
  如大梵王居梵众,映蔽一切诸梵天,
  菩萨吉祥妙色身,处于众会无伦匹。
  菩萨顾视同牛王,妙色融朗如金聚,
  具足广大菩提愿,普利一切诸天人。
  种种华鬘以严饰,顶上真金妙宝冠,
  光明净妙过诸天,威德尊严超世主。
  圆光状彼流虹绕,外相明如净月轮,
  顶相丰起若须弥,端严正坐如初日。
  腰系金絛色微妙,现殊胜相放光明,
  伊尼鹿皮作下裙,能令见者生欢喜。
  妙身种种庄严相,众宝所集如山王,
  腰垂上妙清净衣,如云普现无边色。
  真珠三道为交络,犹如世主妙严身,
  恒放净光普照明,亦如朗日游空界。
  身色净妙若金山,又如瞻博迦华聚,
  以白璎珞为严饰,如白龙王环绕身。
  世主手执妙莲华,色如上妙真金聚,
  毗琉璃宝以为茎,大慈威力令开发。
  出过天人之所有,普放光明犹日轮,
  显现如在妙高山,香气普熏于一切。
  于诸恶鬼部多等,黑蛇醉象及狮子,
  痴火毒害蔽慈心,及余种种诸危难,
  重苦系缚所伤迫,一切恐怖无依怙,
  世主一味大悲心,平等救彼众生类。
  妙宝叶石为胜座,无等莲华之所持,
  百千妙福之所成,众妙莲华所围绕。
  极妙身光清净色,从真胜义而成就,
  诸天种种上妙供,咸共赞叹仁功德。
  于尊能发清净意,速离一切忧怖心,
  眷属快乐共欢娱,一切妙果皆圆满。
  大海龙王住自宫,及余居处诸龙众,
  常惧妙翅大鸟王,搏撮伤残受诸苦;
  或有众生入大海,遇风鼓浪如雪山,
  若遭摩竭欲来吞,恐怖惊惶无所救;
  或遇醉象而奔逐,种种厄难之所缠,
  至心忆念大悲尊,如是一切无忧怖。
  大石山王有洞窟,其窟幽深极可畏,
  有犯王法锁其身,种种系缚投于彼。
  彼诸苦恼众生等,至心忆念大悲尊,
  枷锁解脱苦销除,一切无忧安隐乐。
  仁以大悲清净手,摄取忆念诸众生,
  令于一切厄难中,获得无忧安隐乐。
  我今赞叹人天主,最胜威德大仙王,
  三毒翳障尽销除,福智无涯如大海,
  调伏众生无懈倦,利乐平等无怨亲。
  愿于菩萨妙金山,一切胜福皆成就,
  普于十方诸世界,息灭众生邪见心,
  速获如来无上身,普愿众生咸证得。”
  尔时有一菩萨,名正性无异行,从于东方虚空中来,至此世界轮围山顶,以足按地。时此世界,六种震动,变成无数杂宝庄严。复于其身,放大光明,映蔽一切。释、梵、护世、天龙八部、日、月、星、电,所有光明,皆如聚墨。其光普照地狱、饿鬼、畜生、阎罗王界,及余一切苦恼众生,罪垢销除,身心清净。又于一切诸佛刹土,普兴一切诸供养云,普雨一切香、华、璎珞、衣服、幢盖,如是所有诸庄严具,供养于佛。复以神力,随诸众生心之所乐,普于一切诸宫殿中而现其身,令其见者皆悉欢喜。然后来诣观自在菩萨摩诃萨所。
  时观自在菩萨告善财言:“善男子,汝见正性无异行菩萨,来此大会道场中否?”
  善财答言:“唯然已见。”
  告言:“善男子,汝可往问菩萨云何学菩萨行,修菩萨道。”
  尔时善财童子,于观自在菩萨所,得甚深智,入大悲门,以甚深心,随顺观察,心无疲厌。一心顶礼观自在菩萨足,绕无数匝,敬承其教,辞退而行。往诣正性无异行菩萨所,顶礼其足,合掌而立,白言:“圣者,我已先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而未知菩萨云何学菩萨行,云何修菩萨道。我闻圣者善能诱诲,愿为我说。”
  菩萨告言:“善男子,我得菩萨解脱,名普门不动速疾行。”
  善财白言:“圣者于何佛所,得此解脱?所从来刹,去此几何?发来久如?”
  菩萨告言:“善男子,如此境界,甚深难解,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沙门婆罗门等,所不能了。唯诸菩萨,最胜精进,具菩萨行,无退无怯,已能亲近诸善知识,善友所摄,诸佛所念,增长善根,志乐清净,得菩萨根,有智慧眼,能闻能持,能解能入。”
  善财白言:“唯愿圣者,为我宣说。我当承佛威神之力、善知识力,能信能受,能解能入。”
  菩萨告言:“善男子,我从东方具足吉祥藏世界,普吉祥出生佛所,而来此土。善男子,于彼佛所,得此法门。从彼发来,已经不可说不可说佛刹极微尘数劫。一一念中,举不可说不可说佛刹极微尘数步。一一步,过不可说不可说佛刹极微尘数世界。一一世界,我皆遍入。以最胜心,至其佛所,以妙供具而为供养,及施一切诸众生海。此诸供具,皆是无上心所成,无作法所印,诸如来所忍,诸菩萨所叹。善男子,我又普见彼世界中一切众生,悉知其心,悉知其根,随其解欲,现身说法,或放光明,或施财宝,种种方便,教化调伏,利乐成熟,无有休息。如从东方,南西北方,四维上下,亦复如是。善男子,我唯得此菩萨普门不动速疾行解脱,能疾周遍到一切处。如诸菩萨摩诃萨,随顺遍行,普于十方,无所不至,智慧境界,等无差别,善布其身,悉遍法界;至一切道,入一切刹,知一切法,观一切世,平等演说一切法门,深信爱乐一切妙行,同时照耀一切众生;于诸佛所,不生分别,于一切处,无有障碍。而我云何能知能说彼功德行?善男子,南方有城,名为门主。其中有神,名曰大天。汝诣彼问菩萨云何学菩萨行,修菩萨道。”
  时善财童子,礼菩萨足,绕无数匝,殷勤瞻仰,辞退而去。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