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弘善佛教 > 佛教新闻 > 国内新闻 >

千年密法重回祖庭 宽旭法师再续真言

  坐落于西安城南的大兴善寺,因是汉传佛教密宗发源地,故被称作“密教祖庭”。汉密曾传至日本,形成真言宗影响至今,但却在中国失传了千年。2016年5月,唐密祖庭青龙寺住持、大兴善寺方丈宽旭法师东渡日本,成功接续法脉,使千年密法重回祖庭。

  “我自从到青龙寺就发愿学习密法、回传中华”,在“近现代中国密宗文化学术座谈会”上,宽旭法师娓娓道来迎回汉传密宗的因缘

千年长安汉密祖庭

  “其实真言咒语早在汉代就传入了中国,直至唐开元年间,印度高僧金刚智、善无畏、不空先后来到长安,驻锡大兴善寺并翻译佛经,建立灌顶道场。这三位高僧翻译的佛经以密宗经典为主,形成了完整的密宗体系,史称密宗、真言宗、秘密宗、汉密。”宽旭法师向记者介绍了汉传密宗的起源。

  后来,密宗从大兴善寺传到了青龙寺。公元805年,日本高僧空海法师来到青龙寺并接受灌顶取得了传法资格。806年,他带着大量密宗经典回到日本,在高野山金刚峰寺建立根本道场,创立真言宗,对日本佛教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汉密也在日本传承至今。宽旭法师介绍,据日本方面统计,真言宗寺院大约有12000所,信徒达1600万,这中间既有普通日本百姓,也有政界、商界有影响力的人。

  但由于密宗对修行方式要求非常严格,没有受过灌顶不能修持,修行方法也都是秘密行持。在唐朝,主要是寺院僧人和皇宫贵族修持,再加上武宗灭佛等政治因素,密宗在汉地反而没有完整传承下来。

发愿东渡再续真言

  说起为何发愿接续真言宗,宽旭法师说,其实汉传佛教有很多显、密结合的地方。比如,汉地的僧人,每天早晚功课中所念楞严、大悲等咒语,多是密宗咒语手印。密宗注重传承和仪式仪轨,这些使佛法更加具有庄严感。

  1997年,宽旭法师被西安市佛教协会礼请到住持青龙寺。那时,他就开始苦心修习密法,并萌生迎请汉密重回祖庭的想法。此后,在与日本佛教界前往青龙寺和大兴善寺“寻根寻源”的交流活动中,宽旭法师一直在为去日本学习密法,使其重回祖庭做着不懈的努力。

  直到今年——空海法师回日本开创真言宗1200周年,宽旭法师在一些同样为追求汉密回传的中日佛教人士帮助下,终于实现东渡求法的愿望。2016年5月,宽旭法师只身赴日本苦行修持。虽然身为出家人,宽旭法师可以忍耐常人所不能忍的离乡之苦,但要克服中日佛教间的种种差异和语言的隔阂并不容易。凭借着复兴汉密、弘扬佛法的信念,宽旭法师从普通僧人做起,按照密宗修行次第,刻苦钻研,艰苦修行。由于每日学习和修行排的非常紧凑,他一天只能休息三、四个小时。

  宽旭法师坚韧的毅力得到了日本高野山真言宗根本道场佛教长老的肯定,于11月3日得到传法阿阇黎位灌顶,成功接续了在中国失传千年的密宗法脉,将汉密迎请回中华大地。

文化自信促进交流

  “我到日本求法,不是个人的成就,而是所有护持佛教信众的成就,更离不开政府管理部门、陕西省佛教协会的大力支持。”宽旭法师说。

  佛教在线总干事安虎生认为,佛教由印度传入中国,两千年来在中华文化浸润下,已经成为中华文化的一部分,此次迎回密法,是中国佛教能够检视自身不足的体现,是中华文化高度自信的表现。学习和借鉴其他民族和国家文化,需要高度的文化自觉,是要建立在文化自信之上。这种文化自觉与自信将会对中国佛教密宗发展产生重要的意义和现实价值。有了这种文化自信,佛教才能弥补自身不足之处,发扬教义中积极因素;有了这种文化自信,佛教才能在未来国家、民族间交往交流中进一步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