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弘善佛教 > 佛教故事 > 哲理故事 >

小沙弥几经磨练 终知自净其意

[哲理故事] 发表时间:2018-01-02 作者:网络 [投稿]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

小沙弥几经磨练 终知自净其意

  在一个古老的道场,有一个小沙弥,他常年跟随长老修行,侍奉其左右,彼此情如爷孙一般,而长老对他的修为也很满意。

  有一天,小和尚心血来潮,忽然问了长老一个问题:什么是佛教

  长老慈祥的对他说到:诸恶莫做,诸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

  小沙弥并没说话,良久:师傅,我很早就听过很多这样的佛语,但您能用您自己的修行所得体会来教我吗,怎么修行,怎么传承佛法呢。

  长老听完,徐徐说道:要说怎么修行,我问问你现在每天都做什么呢?

  回答:师傅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就象如有人骂您,您不生气,那如有人骂我,我也不生气,象您喜欢帮助别人,我也会象您这样去帮别人。

  长老说:我教你学佛,你却只一味学我,你可知道,固然你能模仿我的所有行为,却如何去模仿我的真心呢?

  小和尚忽然笑了:弟子常年跟随,师傅的心弟子明白。就象师傅了解弟子一样。

  长老顿了顿,继续说道:我常观心,由有到无有,由骄而静,期间恒是无常多变,我尚不知当下自心,小辈轻狂,如何便言了解。

  小和尚言:师傅善教,弟子知错。

  老和尚:既然知错,且去面壁,善念不可灭,妄心不可生,心常静净,恒念众生

  就这样,小沙弥面壁去了。一日过去,并无人为期送水食来。沙弥心说:师傅必是年老善忘,遂不生噌心。而忍饥续思己过。

  第二日,依然无人来送饮食。小和尚又做念:原来是师傅有意如此,是锻炼我心志,正是爱之深切,我不能怨恨,反当感恩而倍加精进,以谢师尊……

  长老久于外窥见其清净庄严相未改,嗔狠未生。微点头赞许道:杂念不生,常住安忍地,恒不见众生过,远离诸多邪恶魔障。善哉!

  于是召唤其出,说道:见你思过期间,正念不退,乃至细微,常愿思人好,不乐道人非,今以得清净,你随我来。

  小沙弥:是。便紧随长老。

  不久,二人遂至禅房,见有一禅台,上有一小碗米饭,一杯热茶,一件僧衣,一对竹筷,三枚铜钱。

  长老说到:你前日所问者,如何修行,如何传承,我今以此诸物示见。你可知我意何指,善思维之。

  小沙弥腹中虽饿却未敢便食,乃道:佛法如药,疗众生身心,心若有病,佛以教解脱而令自在,以般落智慧令常不住有为而得清净。身若有病,佛以自然法令随顺自然,不住所得,不住有失而得身自在。禅如月明,生活如禅。

  长老笑道:小子奸诈,你是想言腹中有病,也罢,此时出题,一者,你并无准备,二者,我亦知你此时饥劳交加。只是,如今用膳之时已过,此亦不足为用充饥,你且拿这三枚铜钱,下山自行用饭去吧。

  小和尚便自领铜钱下山去了,途中忽遇一乞丐,面容憔悴,体形猬懦,一路行乞,无有施者,乃做思量:世间道德稀有,少热心者,然我一介贫僧,自给尚不能,虽有心但奈何无有余力,何况自己亦两日未食,阿弥陀佛。做此念已,虽有不忍但也无奈,而竟至离去。

  及至一食铺,自买了两个热馒头,望着手中微少食粮,思之自己尚不够,然终不忍自食用,乃决定布施一半,念此便急冲冲回走,忽念长老之语,似话中有话“一者,你并无准备,二者,我亦知你此时饥劳交加”

  乃思量之:我自言生活如禅,时光如飞,无常岂会待你准备好再来,二者,我身虽饿,然遇乞者,吝食物钱财不愿就施,此却是心病,如此身心具病,我当疗身或当疗心为先呢。

  观我此身,终非我所有,今日有得,于我何得,今日若失,于我何失。既知如此,当下不复觉自身饥劳,而发大菩萨心,将手重食物尽做布施,尔时,小沙弥若有所悟,欢喜而回,奔行郅山坡,忽然有一飞蛾迎面飞撞迩来,一时闪避不及,重重撞于眼中,疼痛难当。

  乃做念:广行诸度,众生为先。念及于此,疼痛顿消,自说道:我曾发愿,若我成佛,必度一切众生,若我今日于此飞蛾便生嗔狠,自度尚不能,如何度广大众生。

  遂恢复平静,又做念:佛说众生平等无别,飞蛾虽小,命却于我无异,我曾发誓救护一切众生如护我子,是以,非但不能怨恨其,反应做念祈祷愿其无有受伤。做是念已,若有所悟。

  欢喜说道:佛果无妄言,此飞蛾果是为成就我安忍精进正果而来,今后再有伤害,既然已知彼是为渡我而来,欢喜受之,必不敢怨恨,而更当感其恩德,供养如师如佛如父。如此思之良久,心大欢喜而回。

  长老本具及深修为,于此间诸事已然明了于心。而做言:善哉!善哉!心无挂碍,众生为先,广行诸善,行诸佛行,精进不退,果如此则足当“诸恶莫做,诸善奉行”八字。善哉!善哉!

  不久,小和尚回至长老做前,恭谨言道:师傅之前所示之意,弟子今知,愿当面做答,师傅指教。

  长老:不必着急,你且回去,细思量之,明日再来。

  小和尚:尊师言。乃至回房,他看到了一碗热腾腾的素面静静的摆在桌面上,心中暗道,老和尚原来早就苦心准备好了套子让我装呢……

  次日,小和尚于长老及众师伯前恭谨做礼,说道:师尊前日所指,何以修行,师傅即以米水钱物衣食所示,既是要我如遇乞者,即施饭食,遇穷即施以财物,遇人无物以为遮体,广受诸寒冻者即当施以衣物,遇伤者即救应之。此即修行,功德无量。广行诸善,以身作则,常思己过,以法为施,既是传承。望师尊指教。

  只见会中诸人皆点头赞许,惟独长老闭幕默然一言不发,大众不解,良久,长老说道:取纸笔来。不久,长老写道:“一无是处”便起身离去。

  会中诸人皆疑惑不解,交头论足,小和尚也正疑惑,不知师傅之意,乃做念:师傅从不如此待人,生人尚能热心待之,更何况是我了,如此必有深意,想是我的回答有什么不对了,但是,我觉得师傅每天做的如果说是在做修行的话,不正是这些行为了吗,回忆起师傅说的一句话“由有到无有,由骄而静”,是了,菩萨行本来就是实修的功夫,是方便法,我若一味的执于领悟如何去行,还不如真正实在的去修,现在不能说师傅是生我的气了,既然是又想考炼我的话,细思我所说的应并无大错,必是师傅不希望我只是修成菩萨般的嘴巴,而行为真心却一无是处。

  小和尚又自思量道:我今日所说真的不是为了让大家知道我的心是多么的慈悲吗,真的不是为了令大家都知道我的道德高深到了什么程度了吗,我不能这样想,是的,佛弟子当因得法而清净,怎么能一得法便生骄狂呢。师傅一定是要弟子远离骄傲狂妄,善哉!我果然是一无是处,本来就是一无是处。阿弥陀佛!

  忽然小和尚轻轻笑了起来,起身望师傅离去的身影,恭恭敬敬的合十而拜之,轻轻说道:师尊之恩,深过四海,今日教诲,弟子牢记,誓不敢忘,从此一心行菩萨行,不再轻狂妄言,至此,弟子再不见求一切法。

  远处,长老暗暗点头,清净不能染,菩提心不改,时时善念己不如人,虚心受教,骄狂不起,而能常善思维之,果如此则足能当“自净其意”四字。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