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弘善佛教 > 佛教故事 > 人物故事 >

云门事件中虚云老和尚示现分身术

[人物故事] 发表时间:2018-04-08 作者:虚云法师 [投稿]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

云门事件中虚云老和尚示现分身术

  解放初期佛教为什么吃那么大的亏?我们是出家人,佛教是讲因果报应的,把地主田地分分,把人弄了,有些和尚很气,说田地分了就算了,不能把人也打死,这太不讲因果,也算是太不讲道理了!你要拥护土改,你不能说地主打不得。

  土改的时候我在云门寺,工作组在山门上贴了几幅标语,“打倒封建”!“打倒迷信”!虚老和尚站在门口用手指着:你看这东西乱七八糟贴到我们门上!老和尚在那里骂。

  中央对老和尚很客气呀,说是我们想了解一下您老人家的历史情况,我们弄不清,您老人家能不能说说?

  老和尚很快年谱写好,过了没有两个月就圆寂了!他把云门事件写了一点,不多,云门事变的时候,陈铭枢一天给毛主席几回快电!中央就派代表到云门寺,有个大个子对老和尚说:老和尚,我们是北京中央毛主席派来的,我们到这儿特别了解这里的情况!

  老和尚说:哎呀,你们是救命的恩人来啦!赶快招呼。广东省的那些头,县里的县长、公安局局长,这些政府的人都在那里站着,不敢坐。

  老和尚跟中央那个人在床上坐着,他对中央说,政府对我很好。

  人家打他呀,他不说。

  那个公安局讲:老和尚,我只检查你两回呀!

  老和尚说:不,从开始检查,到今天是检查了一十八次啊!

  十八次检查,检查了把老和尚弄到房子里,拿封条一封,把这个库房里、客堂里都封起来,把我们这和尚关到禅堂里边,从外头把门一锁,外头那个公安大队在韦驮殿前边,架起两个机枪,就跟那犯人一样,要是要求上厕所,两边站几个公安人员,手提着枪,盯着到厕所里去,一天就放两回,搞的比在监牢里还紧张!

  老和尚就是说了一句:把这和尚尼姑关在一个房里。

  那个中央一拍桌子!指着省里县里的说:下边这些同志要受处分!怎么能检查十多次,把大佛像里面装的藏也拉出来了!

  那些头头低着头,不敢说话。

  中央这个就说:老和尚,您老人家实在受了委屈呀!我代表中央向您老道歉!

  那一个不晓得是中央什么委员,说:我开始工作我就知道您老人家,至于说您老人家是反革命,那是冤枉的,我现在是代表中央说话,包括你们和尚这里边的人说长说短,这都是冤枉的,您老人家放心,中央一定不会冤枉您老人家!我特别到这里来,明天啊,我马上就回乳源县,他们抓去了四十多个人,我到明天马上就把你这人放出来!

  第二天,我们吃了早饭等着,没有多久,一看回来几十个,有的把胳膊弄断了、有的把眼睛弄瞎了,有的把腿弄坏了,枪毙了三个,一个是正源,他以前是黄埔军校的学生,他在第一战区当过参谋长,跟共产党打过仗,那就没话说,把他枪毙了。一个以前是武边的剿共团团长,把他也枪毙了。一个是妙云,他湖南大学毕业,在中央银行工作,公安局到云门寺登记,妙云登了记就是我登记,给妙云登了记,把他另外划了个记号,记下来,过几天找他谈话。

  我登完记,他问:你为什么到这来?

  我说:我还不是听说虚老和尚有道德,我才到这来嘛。

  他说:你为什么出家?

  我说呀:我听人家大人说出家好,我当小孩我就出家了。一听小孩出家,那就算了,就没问了。

  过了几天,登了记了,你在哪个房间住,都挂上牌,这个门出入不准锁了,禅堂的门、大殿的门都不能锁,夜晚睡觉不准关门,公安大队就在前面米房里住,夜晚有人在庙里巡逻,看看这些和尚有什么行动,紧张的很哪!

  他们有几个年轻的小和尚说又是有武器,又是有电台,以为埋起来了,云门寺周围不远的地方挖了好多洞。

  挖洞的时候,同安的慧参他跟我说:哎呀,挖洞可能要把我们这些人活埋了吧?

  那个密参师呀,他们都是高旻寺来的,看着有一点疑惑就弄了,垒的那个墙都打通,老和尚修法堂剩了好多砖,他们把砖一块一块搬到个地方,把老和尚这地下挖好深,把老和尚背后那个地都挖了好深哪,我看他们说是找武器,其实是找金子的!云门寺那时候金子有啊,就是那个满觉师他放的,那个人就是有多高的墙他都能上去,他学过那个,那几十斤金子在大殿横梁上面放着,是他爬上去的,还有正智他师父叫印开,他两个人放的。满觉去劳改了,印开也去劳改了,南华寺那个惟因,他知道老和尚有金子,不是把惟因抓去了吗?解放初期,把惟因跟本焕他们关起来了,或是批斗恶霸地主叫他们两个去陪展,打三五个地主,叫本焕和惟因跟他们跪在一起,这叫陪展,这些地主杀的时候叫他们两个跪着,哎呀!那真是把和尚弄的太狠了,那时候出家人的命哪,都不如一个鸡子!

  云门事件,他们公安局七、八个人把老和尚换着打呀!不是打一会儿呀,打了两天两夜!

  后来公安局看打不死嘛,就走了。

  我看公安局走了,我想看看虚老和尚去,老和尚在那床上睡着了,他一看见我呀,就说:你赶快走吧,公安局要看见会打你呀,你不要在这里。他说到这里,他说:我这骨头都断了!

  我看着老和尚鼻子往外流血,嘴也往外流血,老和尚说:你走吧,你走吧,你赶快走!

  我一出他那个门口啊,老和尚在外边呢!他在那边招呼工人修房子、开窗户,你说这是怎么回事?那就是他在屋里打的要死,流了多少血,骨头也断了,我一出门口,他又在那招呼工人这房子怎么搞怎么搞,这我亲眼在那儿看到的嘛!

  这一点儿都不假呀!我们这个思想不要分析他,你也分析不到,这叫不可思议!

  要相信这个,这不是假的!

  你看虚老和尚一天走几百里他不知道,这就是定,他那个定不是一定盘着腿子,眼睛闭上这才能入定,走路他也在定中,话头追的紧,抓住不放,就入他那个定。

  《楞严经》上说:了了见,无所见,能见一切法,能见无所见,见见之时,见非是见。行住坐卧,不离这个。

  象这种人,他不会错路,住山和闭关的人要懂这个,他闭关不要问人了,路头清爽,住到深山里,碰到境界不会有事,不管在哪里,就是死去生来,此界他方,也没有障碍,他了了分段生死,要活几年就活几年,要不想活,今天死也行。

  解放初期,我在云门寺,国民党搞不赢走了,解放军还没到,这个时间很乱。国民党一个连到云门寺去,想抢云门寺,虚老和尚就出来招呼,连长对虚老和尚很客气,还有一点米,给弄了一顿饭吃,第二天早起,部队就走了,也没有说要东西,也没怎么样。

  他也有点怕,怕地方老百姓弄他,他从云门寺西南角那条路走,因为路不熟,被那几个村庄包围了,村庄也有武器,就打起来了,把部队打死打伤几个人,这部队来了两个代表,给虚老和尚说好话,让老和尚到村庄说说,叫他们不要打,我们把枪缴给他们好了。地方都有地下工作人员,虚老和尚跟他们说好,这一百多人要缴枪的话,给他们几个钱,叫他们回家好了,这就是共产党的政策,后来这些人缴了枪,又回到云门寺,连长紧感谢虚老和尚,连长是广西那边的人,带着钱走了。

  云门事件发生,就把这一百多人关起来了,常住里抓走了三四十个人,这都是在旧社会当过兵的,家里有几亩田地,就划成地主,在国民党时候当过兵的,把这些人都抓走了,有执事的人都不行。他们找了七、八个公安人员,那些年轻孩子,拿着那个棒子,拿着这个铁棍,一定要把虚老和尚打死!

  这老和尚他也了不起,说:不管你们怎么打,我不死!

  你看,他敢说这个话,身上都打伤了,他不死,那就是说,他是乘愿再来,那真是再来的菩萨呀!要死我自己死,你打你打不死的,不管你怎么弄!

  那外边人都知道老和尚己经圆寂了,已经死了,其实他没死。

  打完了之后,我在禅堂里关着,后来看看没人,我就出来了,我到那儿去看看虚老和尚,老和尚看见我去了,他说:你赶快回去吧,还到禅堂里去,假若是公安局一来,看到你在这里,他还要打你啊,你赶快走。

  后来我想想,老和尚这样说我就走吧,这老和尚在那里睡着说的,我看着他的鼻子往外流血,他这个骨头都断了。我一出他那个门口啊,看见老和尚在祖师殿那里招呼工人在那里修房子。你看!后来我又到他跟前去,老和尚这手一摇一摇,你不要来!你象这个样子,怎么能不相信他呢?那真是了不起啊!他真是再来菩萨的啊!那就不是菩萨也是菩萨,有什么事情都是他负担。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