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弘善佛教 > 佛教故事 > 感应故事 >

真实穿越!六祖慧能大师带我到唐朝见到了武则天

[感应故事] 发表时间:2018-01-05 作者:网络 [投稿]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

真实穿越!六祖慧能大师带我到唐朝见到了武则天

一、所有相遇都是重逢

  这件事情是我的亲身经历,我想通过这件事告诉所有信或是不信佛的人,佛菩萨一直与我们同在,不要因为看不到就不相信他们的存在,同时我也想通过这件事情告诉所有的人,不要因为无法理解就把别人当成精神有问题的人,因为每个人的内在都是不一样的!

  事情发生在2002年夏天的广州,那年我到广州进修学习美发技术,一天晚上我念着“南无阿弥陀佛”的洪名法号入眠,念着念着看到离我不远处有一位打着跏趺坐的僧人,身上放着光,那光波就象池水涟漪般一圈圈向外扩散出来,向我身上射来。我正在纳闷怎么回事,突然听到空中有声音出现:“既然到了广州,为何不来一见?”我心想这位打坐的僧人是在跟我说话吗?声音又出现“当然是跟你说话,现在不是只有你看得到我吗?”我以为是自己在做梦,可是明明听到宿舍里的室友在说话,但是我的眼睛确实是闭着右侧躺着在休息,不会有这么神奇的事情吧,最后想想只是一个梦而已也没放在心上。

  (一)初遇,疑惑重重

  大概是3天后,我外出有事,可是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公交也没有来,下午六点多,最后想想算了,大不了走路回学校,从站点走回去就五站的样子,想完就行动,开始一步步的向学校走去。

  对于一个信佛的人来说,寺院有着一种不可抗拒的吸引力,当时一边走一边观察着一路的环境,突然看到了有古建筑的房屋角出现,不自觉的就去寻找那个古建筑在什么位置。终于我找到了入口,在入口处看到几个字——“光孝寺”,不知为何感觉无比熟悉,其实当时是第一次见到“光孝寺”,心情有些莫明的激动!看看时间不到八点,不知道寺院里有没有人,山门应该没有关吧?我想进去拜拜佛菩萨,最后想想顺其自然,先走进去看看,没关最好,如果关了那就敲敲门,看看能不能让我进去拜拜。

  我一步步的向着两边是围墙中间是路的山门走去,就在我快要右转弯时,看到有一位僧人走出来,他也一步步向我走来并看着我笑,奇怪的是我竟然能透过他的衣服看到对面围墙的颜色!我正在惊异时,他已经来到我身边给我摩顶后说:“回去吧,寺院已经关门了。”我当时问:“您是谁?”他竟然走入到我的身体里面回我:“我是禅宗六祖慧能。” “慧能???您别跟我开玩笑啊!慧能大师是唐朝人,我是现代人,根本就不是一个时代的!我信佛知道有禅宗六祖慧能大师这位人物的存在,可是我不知道慧能大师长什么样子,另外怎么可能一个现代人会遇到唐代人?不会的,难道我中邪了吗?”想到这里心中一阵惊恐袭来。

  “莫惊,莫惊,你没有中邪,你看到的,的确是六祖慧能大师。”声音从空中传过来,当时寺院外的整条走廊只有我一个人,所以我可以很清楚的听到声音从空中出现。但心里还是有些惊慌:“这大晚上的,本想去这个叫光孝寺的寺院里拜拜佛菩萨,怎么会遇到一个自称是六祖慧能大师的‘人’?不,不应该叫人,因为他没有肉体存在,而且我真不知道慧能大师到底长什么样子,所以不能确定这个‘人’对我讲的是不是实话。难道是其它维次空间里的众生在找我的麻烦吗?该死!哎,怪我自己,这么晚了应该老老实实的快走回学校才对,这下可好了,遇到了麻烦的事情,看样子此人的修行不错,因为他走到我身边的时候,我能很清楚的感觉到他内心的那种清净度很高,完了死定了,这下有好戏了。”心中一种巨大的恐惧升起,我只想赶快跑出去,回到大马路上去!

  “孩子,孩子,莫惊,莫惊,你不必害怕,你不会有任何问题,你遇到的真的是六祖慧能大师。”当时我心急得想跑起来,可奇怪的是,脚步却跑不起来,而是很从容的一步步走出通往寺院的路,在那一刻感觉这个身体好象不受自己支配一样,但却能感觉到这位僧人在头顶上放光加持我,让我的心渐渐安定下来。我边走边在心里揣测:“这个‘人’应该是光孝寺的某位祖师吧?为什么找我?难道与他有什么过结吗?不过看样子他好象没有要和我过不去的样子。”

  于是我在心里说到:“我没见过六祖慧能大师的模样包括相片都没看到过,所以不能肯定您说的是真话,如果我与您有什么过结,我不是有意要伤害您的,我是薄地凡夫,障深慧浅,之前的累生累世一定干过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但是今生我能生在一个学佛世家,到我是第4代了,所以看在我今生信佛的份上,请您别和我计较放过我吧。另外您也是位出家人,我相信您与佛的缘比我的更深,俗话说‘冤家宜解不宜结’,还恳请您别扰乱我,好吗?谢谢您。”声音又从空中出现:“孩子,我们都是自家人,我怎么会扰乱你呢?不过也不能怪你,如果是上午你看到我,也许就没有这么惊恐了,上午阳气重,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敢出来。你在晚上遇到我难免会想到其它东西,而且你也没说假话,你是没有看到过六祖慧能大师的相片,所以不敢肯定是不是真的遇见了慧能大师。呵呵,放宽心,孩子,没事的,莫惊莫怖。”听到这番话后,我好象长长的舒了口气,但也只是一心想快点出去!很快走回到大马路后,这才真的长长舒了口气。这时声音再次从空中出现:“孩子,你这么胆小吗?我知道你从小胆子特别大的哦!呵呵,不必心慌也不必惊慌,你会知道你遇到的慧能大师是真的还是假的,我会来给你正确答案,快回去吧。” 我马上抬头往天上看,去寻找声音传来的方位(在旁人看来,我只是在抬头看天上的星星),此时声音从自己的心里出现“快回学校里,时间不早了,你走回去也九点多了,再搞搞洗漱也近十点了,早些休息吧,今天走了太多路,也累了。”

  我强做镇定大步流星的往学校走去,心里却总是在发毛:“真的是慧能大师吗?大师与我相隔千年,怎么可能呢?”我始终不能相信,为了减轻自己的忧虑、恐慌,拼命念佛,一直到了学校才松了口气。可是在随后几天里,我一直寝食难安,因为和同学们一起做模特练手法时,我都能看到这位自称是慧能大师的人在旁边看着我笑,但是我不敢跟任何人说,怕她们害怕,也怕别人认为我不正常。

  我几乎每天都拿着学习笔记当假相让室友别打扰我,其实心里一直在请求这个慧能大师离开,不要打扰我的正常生活,如果有什么事情让我帮他,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一定尽力帮他,另外每天晚上休息时都会拼命念佛,至诚恳请佛力加持,给我指点迷经,这位自称是慧能大师的出家人到底是谁?他为什么总是跟着我?他到底与我什么因缘?祈求佛菩萨帮我解开心底的疑惑。

  (二)观音大士梦里解惑

  随后的一天夜里,我念着佛号入眠,恍惚中西方三圣显现,我马上对着佛像下跪,心里以强烈的念头祈请佛菩萨为我开示。阿弥陀佛放光照射着我,给我摩顶后消失,我心底有一丝丝的失落,因为迷还没有解开,就在这时观音大士出现,给我周身遍洒甘露水后,也给我摩顶,我象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般,深深的恳请大士告诉我答案,让我不要每天这么疑虑煎熬,大士看看我笑笑说:“万法一体,一体万法,来本是去,去亦是来,相像虽异,心性一源。”我满脸疑惑的望着大士,大士爱怜的回道:“今晚由他本人来跟你揭晓答案。时间空间只是一个虚幻的假相,只要有缘即便相去万年一样可以相见,你做为一个修行人为何也受这些假相控制了呢?你只是不敢相信遇到了著名的六祖慧能大师,孩子不必担心,更不用惊慌,你遇到的是真的六祖慧能大师,你们之间的缘分是‘剪不断,理还乱’,还是由他本人来跟你说,会让你更明了透彻些。”听了观音大士这番解说,突然心里的包袱落下来了。

  随后我醒过来看到室友有的在说话,有的在吃东西,证明刚才我不是在做梦(我在跟大士说话时也能听到室友的声音),继续右侧躺着入眠,心里念到:“观音大士,听了您的一番话现在终于可以安心了,希望禅宗六祖慧能大师今晚能给我一个完美的答案。我也只是听过能大师的偈语,佩服他的悟性,却真的没有见过慧能大师的相片,所以才会惶恐不定,有所怀疑。还请慧能大师原谅我的弱智,我一直在怀疑您是不是其它众生想借用我的身体修行或者来扰乱我,对不起!今天听了观音大士之言,我一定,肯定,坚定地相信您是真的,只是还望您莫计较我的鲁莽与草率。”念完后我开始念佛号入睡,看到观音大士对我点头微笑,旁边站着的六祖慧能大师也对我点头,以心传话:“不碍事,不碍事!不能怪你,如果要怪,就怪你自己灵气太高,知道修行人的身体被其它东西侵占后,无法正常修行会导致自己的修为前功尽弃,警惕心很高对于一个修行人来说是好事,有多少人的身体被其它东西附着了都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今日有观音大士给你说明,现已尘埃落定,可放宽心了,稍晚些,我们再好好一叙。”

二、跨越时空的相叙

  我很快的进入了梦乡,突然听到有人叫:“黄居士,持修,持修,快快快,起来了!”我懵懵懂懂的起来,看看床上另一个自己右侧卧在床上,有声音说:“不必担心,那个是你在人间的肉体,你的室友们看到的就是你这个肉体的黄新伊,她只是件衣服暂时穿上用用的。”我转头往声音的方向看去,那位出家僧人在离我一米的地方跟我说话,我马上合掌做礼回道:“您就是慧能大师吧?”僧人点头,我说道:“久仰大名,今日能得一见,真是三生有幸,还望大师多多提携,教我修行之法要,助我快快成长。” 大师笑笑说:“你自有修行法要,不需我再教你。”就这样我与能大师说了很多很多,我还看到了现在在广东韶关,曹溪的六祖能大师的全身金刚舍利,与站在我对面与我说话的僧人一模一样(而在现实生活中,到现在我都没有去过韶关的曹溪见过六祖的全身舍利),怪我自己孤陋寡闻!与能大师的对话很多,我就不一一详述,只是截取其中一些我认为比较重要并且是能够帮助众生的事情说说。

  (一)慧能祖师开示

  “大师,您生在唐朝,我生在现代,我们相去千年有余,今日是何因缘,能够得见大师,一睹大师风采,还望指点小女子,” “孩子,时间空间只是一个表面的幻相,这点你做为一个修行人是很清楚的,破掉能所方位就破掉了时间与空间,其实在你没有与我见面之前,你不是也在寺院里见过那些圆寂有一二百年的祖师吗?” “大师,我的确在寺院里见到过圆寂了一二百年的祖师,还能够在肉体清醒的状态下与他们对话(在心里与他们交流),只是因为年代不远,所以容易接受。我从没对任何人说过,因为作为一个修行人来说‘凡所有相皆为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正是明白这个实质,所以我从不害怕担心。只是您告诉我您是六祖慧能大师,您声名显赫,对于我来说就象是皇帝与平民之间的差距,而且年代相隔久远,会让我觉得您是在开玩笑。另外我也一直在想会不会是有天魔冒充您来试探我的定力。不瞒您说我觉得按自己修行的能力,能够见到圆寂一二百年左右的祖师是正常的,超越了这个年代就不太可能了。” 大师笑着说:“呵呵,原来是你不自信呀!我说呢,你明明胆量是很大的,怎么我在你身边的这几天里,你总是在心里求我离开,让我不要扰乱你,原来是不相信自己。” “大师,小女子修行真的不好,所以我从没有妄想过见到什么祖师,在寺院里见到过世一二百年的祖师,我都觉得很幸运了。我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根性,有多大能力。” “好好好,难得你还有份自知自明。呵呵,你的根性拿到过去的历朝历代去看就是下根器之人,可是拿到你自己所在的这个年代来看,又是中上根器,你要比很多人的根性好,对佛法的领悟,对周围事物透露出的禅机的穿透力都要胜过别人很多。当然如果把你放到过去的历史中,你也会是一个上根器之人,因为过去年代污染少,心底杂念少,根性自然就高,当今时日污染太重,你还能有这个样子已经算不错了,这和你自己多生的修行有关系,孩子记得防微杜渐,一定要给自己的心灵一个保护层,不要轻易被当今时日之风气污染得太重。”我点头道:“祖师,您做为禅宗第六代祖师,在您会下开悟的人多达几十人,可否传我些禅宗之法要,我也想开悟做个有修有证的行者。” “开悟?孩子,不是我瞧不起你,以你的根性能坚持修行就不错了,开悟还是算了吧,你的根性比起来还算可以的都修不了禅宗,其它人就更不用说了。现代人的根性比起以前人差得太远太远,你还是好好的念佛吧,除此一路别无他路。”听着能大师对我的断论,心里有些难过,“祖师,就没有其它办法能让我快速开悟吗?我好想做个象您一样的大行者,不过不用象您一样出名,我只想好好修行。”“呵呵,孩子你的愿望是好的,可是随着时代的变迁,众生的根性也越来越差了,完全被外界的财、色、名、食、睡所迷惑,分不清楚真与假,是与非,对与错,美与丑的区别在哪里。往往是君子成了‘小人’,小人成了‘君子’,对的成了错的,错的成了对的,活的颠颠倒倒,何其可悲!孩子你应该深有感触吧?” “是的,祖师,弟子的确深有感触,觉得当今之人怎么这么不可思议,很多事情搞的是非错乱。我总感觉自己象是走错了时空隧道一样,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我和很多人想的做的包括一些为人处世的原则都是南辕北辙,大相径庭,在心里我问过自己无数次‘是我错了吗?人与人之间为什么变的没有味道?明明是做了错事的人为什么还能那么嚣张,没有羞耻感?’等等,太多太多!真的让我有很深的厌烦感,祖师,不知道佛陀说的厌世是否就是这样的状态呢?”

  “孩子,你生在一个群魔乱舞的时代,多少妖魔鬼怪披着人皮在这里祸乱众生,那些从事演艺,歌唱,戏剧等等方面的很多都是些行尸走肉的魔,他们没有羞耻感,没有是非观,没有道德底线,完全任由自己的喜好肆意妄为,成为金钱的奴隶,欲望的俘虏,波旬的魔子魔孙。孩子,在这个时代里想要好好修行不是那么简单和轻松的事情,厌世固然是好,然而任何事情都是一体多面的,虽然你所在的年代污染很重,但如果你能保持好自己的行持,不被这些污染所左右,那么你的成就(修行的功夫)也不会很低,在过去的年代就算是上根器也未必有大成就,此一时彼一时,能在这个时代保持一定的能力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当今时代你能坚持修行、认真做人,比你在过去念30年佛的成就都大,障缘越多,成就越大,看上去很累很苦很委屈很无奈很烦恼,当这些事情来的时候你能够慢慢降服自己的内心,不被它们所左右,对这世间的一切保持一种态度——淡,这也是一种修行,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这些,修行不是天天念佛,天天念经,而是在平常生活中对一切保持一种平常心的态度,宠辱不惊,去留无意,现代的人执念太重了,所以很难出离。”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