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动物活体解剖实验的反思

[索达吉堪布] 发表时间:2017-11-13 作者:索达吉堪布 [投稿]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

对动物活体解剖实验的反思

  当今世界各地的生物研究所及大专院校都存在着非人类的动物实验,这是物种歧视的结果。许多导致动物极端痛苦的实验对人类或任何动物均无利益。在计算机“模拟核实验”早已实现的今天,是否可以以更先进、更人道的方式最大限度地取代这些残忍的动物活体实验,尤其是取代活体解剖呢?

  其实,动物活体实验所要得出的结论,大多都可以通过推理和直观的教学手段而理解,然而现在科学仪器设备的完善与发达,使得医学院的学生和科研人员在实验中,虐杀动物的现象更为泛滥。

  这是国内某一医学院的一堂动物实验课:老师教学生将一只大白兔的耳朵用手指弹红,确认主要静脉后,使用针管注射进一段空气,不久“气化栓塞”回流入心脏,引起循环障碍,那兔子用不了多少时间就很痛苦地死掉了。

  现代中小学生普遍作的青蛙活体解剖实验,更是残酷。同学们在解剖中,按照实验程序将活生生的青蛙开膛剖肚,剥皮断骨。无非是为了证明青蛙的心脏离开身体后尚能跳动一两个小时。我觉得这种令人发指的实验没有很大的必要,除了使学生学会一些对动物的残忍与麻木无情之外,又能从这些浅显明了的实验中学到什么知识和技能呢?

  无视动物的痛苦与生命的可贵,这与藏地历史上臭名昭著的暴君贡布达吉有何差别呢?贡布达吉在他在短短的一生中所作的罪恶罄竹难书。他曾引诱一群天真无邪的儿童到九层高的楼顶喝牛奶,然后灭绝人性地把那些无知的儿童推下楼去。可怜的孩子脑浆迸出、肝胆俱裂,摔死在血泊中。暴君在楼上面对这凄惨的场面,发出了野兽般的阵阵狂笑,满足了他扭曲的兽性心理。他也曾将一年轻人活活地开膛剖腹、取出心脏。年轻人声嘶力竭地在痛苦中挣扎,暴君却面目狰狞地大笑道:“你的哭声就是我的笑声!”那些被用来作实验的动物,除了不能言说之外,它们所遭受的痛苦与那群被推下高楼的孩童,与被活生生开膛剖腹的年轻人有何两样呢?很明显,制造这种痛苦的人,他们之间是没有多大差别的。

  某些科学研究者顽固地坚持用动物作实验的一个主要因素,大概基于动物是非人类吧。动物毕竟有生命,虽然非我族类,但让它们承受不必要的痛苦,甚至致死。我认为这是非正义的,也是不道德的。请反过来想一想,要是用我们活人做实验,即便是在某个领域取得成功,我们愿意这样去做吗?我想你一定会持否定的态度吧!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