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从传统走向科学

[曾琦云] 发表时间:2014-05-12 作者:曾琦云 [投稿]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

\

  要实现佛教的转变,佛教的外在形式必须进行大的改革。那就是要让古老的经书以崭新的面貌出现在世人面前。近年来,我渐渐摸索到了一条电脑弘法的道路。我们应该明白,佛经从印度传到中国,从贝叶写经、木版印刷、铅字印刷,不断适应各种变化了的形式,也就是说,不变的是精神,要变的是形式。我在台湾《十方》、国内《台州佛教》等杂志发表了有关电脑弘法的文章后,在读者中引起了反响。辽宁曲居士来信对我说:“应当把古今中外的佛学典籍,以及声音、图像等等,输入电脑,然后用电脑进行整理编辑,再把这些信息加入到internet,即可使佛法弘扬于全世界”。四川成都郑建邦居士来信说:“读了《佛教文化与电脑》一文颇受感动,心里老是想着一个问题:‘当今电脑技术,佛教尚未与之联姻,如果利用它来弘扬佛教该有多好!’从您的文章中看到这种曙光就要出现了!”浙江三门多宝讲寺智敏上师曾致信于我说:这是前无古人的大好事。

  关于电脑弘法,闻名世界的高僧净空法师说:“我们可以将讲经、念佛的资讯,利用现代国际网络传播到全世界。由此可知,道场虽小,可是弘法利生的范围确实遍及全球。往后几年,我们已经预见全世界任何国家、地区,人人都必须有电脑,弘法必须进入电脑时代。”

  把电脑与弘法联系起来,是前年我在写作《安士全书白话解》的构思,把它付诸实践,则得到了《广东佛教》主编黄礼烈居士和上海郑颂英大居士的关怀和支持。当我还在帮助香港佛教图书馆馆长何泽霖老居士弘法时,就曾接待过西安一位法师,他谈到正在把《大藏经》输入电脑,但有些人不认识电脑,提出非议。我在这时即表示非常随喜赞叹。曾经收到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所长吴立民先生给《安士全书白话解》题写的书名,信中谈到他已组织人力把《大藏经》制成了电脑光盘。要真正使佛教进入电脑网络,还有许多艰巨的工作要做,这决不是一个人的力量所能完成的。一滴水只有放入大海才会永不干涸,我真诚地希望一切有识之士团结起来,让佛法甘霖普降大地,滋润众生

  佛教是超科学的,但并不是反科学的。利用科学来求证佛法,利用科学来发展佛法,这是我们当代人的任务。从另一方面来说,佛教也不迷信科学。以自然科学来说,它的目的是征服自然和改造自然,是人心外驰。贪欲所起,必然破坏人与自然的平衡。人试图作自然的主人,实则已成为自然的奴隶。许多科学家已醒悟了过来,并从形而下之路走向形而上之路。实践证明只有先征服自己,才能征服自然。征服了自己的人,才是真正的勇士。《金刚经》就是谈如何降伏自心的问题,要降伏自心就只有看破红尘从形而上的静悟开始。这就难怪爱因斯坦那么具有宗教情感,牛顿最后要皈依上帝,罗素在数学上取得了伟大的成就,但却称赞佛教最为伟大,这就使我们明白为什么孙中山说“佛学能补科学之偏”的理由了。今天,我国科学家钱学森提出更为严谨的系统科学——人体生命科学的理论和实践。科学实践已经证明佛法是最科学的而且是超科学的。

  科学的发展,表面上看好像人类进步了,但从人的自身来看,却大大落后了。古人写出了血经,这是现代的经书所无法比拟的。不要以为现代科学技术发展,那都是外表繁荣的假象。释迦牟尼佛在世时,根本就不需要经书,因为他的弟子都证了果,有了神通,能够随时随刻领会佛陀的意思,他们不是把经书写在纸上,而是把经书写在心里。随着时代的发展,人类对外界的依赖越来越强。在这个时候,只有依照佛经所说的去做,才能找到真正的解脱之路。这就是印经的伟大意义所在,也是我为什么要这样看重电脑的原因。

  佛法赖以流传下来,全靠经典。但是古老的经典,在今天已经有许多人看不懂了,特别是年轻的一代有很多人从来都没有接触过经典。因此如何使佛经以新的形像出现在世人面前,这是关系到续佛慧命的大问题。所以,我认为经书的内容必须白话化、大众化、通俗化。后学不才,已作《安士全书白话解》,全部输入电脑软盘,在《广东佛教》双月刊连载并已经出书,希望抛砖引玉,并引起各界同仁的重视,今后得到更加完美的版本。现在,我正在编辑一套传统文化教材,输入电脑,以供各级各类学校选用。

  在当代社会里,作为文明产物的电脑正在走向不好的方面。正用减少,邪用上升。对于电脑本身来说,它没有阶级属性,也没有好坏之分,但因为它是文明的产物,就应该是文明的传播者。它的教育性应该一天天增加,它的商业性应该一天天减少。但事实却相反,一些不良的软件正在腐蚀人的灵魂,甚至已经发展到与淫秽为伍,诲淫诲盗的光盘象瘟疫一样正在流传,神圣的文化已经严重贬值;没有高尚的文化,人类将与动物等同。因此,电脑作为一种工具,既可以传播文明,也可以传播罪恶。传播文明的软件和光盘,我们应该倍加珍惜;传播罪恶的软件和光盘,我们应该立即销毁。

  在新世纪,我们应该为人类奉献什么?这是每一个炎黄子孙都值得认真深思的问题!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