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母亲落实孝道,令姥姥殊胜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钟茂森] 发表时间:2016-10-12 作者:钟茂森 [投稿]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

  我记得我的母亲年轻的时候她就是一个孝女,她就是很能够体恤我姥姥的那种情感。

  我的母亲年轻的时候遇到国家的政治上的运动,文化大革命,这是全国的青年都遭遇到的不幸,所谓知青上山下乡。

  当时我的母亲和我的外公外婆一起都住在广州市,我外公因为家庭历史问题,被遣送到广东北部最贫穷最落后的地方山区翁源,去那里下放劳动。因为我外公是个教授,知识分子,当时有知识就不是好事情,文化大**,都把文化给革掉。我的外公只能够离开家里在那边劳动,不能回家,只有我外婆(就是我姥姥)在家里,我的舅父和姨妈那时都被调到很远的地方工作,一个是在四川,一个是在云南贵州这地方修铁路,只有我母亲陪着我姥姥。

  但是国家政策又要知青下乡劳动,所以我母亲就被调到广州市郊区,就是我的家乡萝岗那里劳动,就在那里遇到我父亲。当时我母亲还没有成家,在下乡的当中常常思念自己的母亲,所以经常都偷跑回来来照顾姥姥。结果很多当时的人都批评我母亲,说你这是资产阶级享乐思想,整天不干活,跑到广州市里去。就是这样背着这些批评、骂名,我母亲还是常常回来看望我姥姥。这是什么?善体其情,不忍心看到母亲那种孤独凄凉的样子。

  后来文革过后,我外公被平反了,全家又团聚。我姥姥常常回忆起文革当中的那一段苦难,都很感叹的对我说,说你的妈妈过去是跟我共过患难的。所以在那种患难的日子里,为人儿女能够善体亲情,这是让母亲的心得到最大的安慰,所以能坚持下来。后来我母亲也一直常常陪伴着我的姥姥,一直到我姥姥八十四岁寿终正寝。

  可以说从小到大,基本没有远离过我姥姥,没有出过远门,有时偶尔工作出差,几天就回来,就是这种。真正出远门是我姥姥去世以后,我出国留学了,博士毕业了,接我母亲到美国奉养,那是她可以说比较长期离开家的时间。所以我姥姥这一辈子都是我母亲一直陪伴在她的左右,所以母女的感情非常好。

  到了临终的那一段日子,我姥姥因为身体很虚弱,因为这一生生的孩子也不少,生了八个儿女,剩下四个,很多的创伤。所以她大小便都失禁,常常是睡在床上,床上都有屎尿,所以我妈妈就带着我每天给我姥姥换洗这些床单、换洗衣裤,给姥姥这种尽孝。后来也学佛了,就劝导老人家求生西方极乐世界。老人家心地很慈祥、很善良,所以与善相应,遇到佛法马上能够信受奉行,闻到净土法门立刻生起信愿,虽然学佛时间很短,只有短短四年,她是一九九四年往生的。她走的时候状态很好,含笑往生,这是一般世人讲的寿终正寝,躺在自己床上走的,而且晚年没有什么大的病痛。走的时候我妈妈给她念佛,她是听着佛号含笑往生。

  她走了以后,我妈妈又把我马上从学校叫回来,因为我当时在中山大学念书,都住校,就立即赶回来给我姥姥继续念佛,念了整个晚上,到第二天下午才给她洗身换衣,发现她全身柔软,而且全身凉透了,头顶还有余温。她走之后我们可以说拼命给她做功德,首先把她所有的这些留下来的财物统统布施,另外我妈妈自己又拿出自己的存款给她大做功德。自己每天带着我诵经念佛,当时我是每天读诵《地藏经》给她回向。学佛刚刚开始学的时候也是非常勇猛精进,印书、做的善事,功德很多,另外自己也认真的听经念佛。结果感应很不可思议,到了她走后第三个礼拜,我在中山大学住校,晚上作梦,梦到她老人家,她告诉我,她说我现在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你给我念阿弥陀佛,送我一程。

  我在梦中很欢喜,我说好,我就念佛送您。就看到我姥姥就坐在自己家里的床上结跏趺坐,双盘。我在梦中当时还打了妄想,我姥姥生平因为腿有毛病,不可能盘腿,竟然在梦里看到她双盘,了不起!我就跟她念佛,很大声的念,念着念着,这念佛声把自己吵醒,一看表,凌晨三点,这时候我明白了,大概是这个时候我姥姥往生净土

  后来有一位气功师看到我,说你家里是不是最近有一个老人家去世?我说是,你怎么知道?他说我看到你这个老人家在你的头上,不过她很快乐,她周围都是莲花。这个气功师也没有怎么学过佛,他也不认识我,就跟我这么说,大概有点小天眼,看到。我就把我姥姥的相片拿给他看,说是不是这个人?他说就是她,面相很慈祥的。经上讲,说到了极乐世界,菩萨能够常常回到我们娑婆世界来加持有缘的众生,我想大概姥姥在极乐世界化身回来也来加持我们。

  后来我的母亲,这是好几年以后,她自己在家里修行,专修念佛,常常自己闭门不下楼,闭关念佛一天或念佛二天或三天,短期的,像《无量寿经》里讲的,「有空闲时,绝欲去忧,慈心精进」,她就搞佛一、佛二、佛三,很清净的念佛之后,晚上常常也会梦到我姥姥。有一次打完佛一,一天念佛下来心很清净,睡梦当中就见到我姥姥,就像天人一样,身体非常轻盈,「清虚之身,无极之体」,托着我妈妈的手,像跳舞一样,很轻盈,很高兴的样子,也没说话。我妈妈说在梦里她怎么觉得自己的身体很沉重,怎么我姥姥的身体那么轻盈,像天使一样。大概是这个时候,也是示现的,告诉我妈妈,你这样修很好,应该这么修下去。这是什么?我母亲对姥姥能够尽孝,能够体恤老人家这种在患难当中的那种孤苦,和到晚年,特别是我外公去世之后,四年时间,她那种做为单身老人那种凄凉,都体会到、都照顾到。所以我母亲那时候常常带老人家出去散散心,因为我姥姥一辈子都在家里,每次我妈妈回来都给她谈自己工作当中遇到什么情况、见到什么人,把社会上的这些事跟我姥姥说。所以我姥姥虽然足不出户,从来不出门,但是她也能够体会到很多这些社会上的事情,让她没有那么孤独。所以母女两人常常一直聊天聊到晚上,到夏天,广州热,扇着扇子,我妈妈就依偎在我姥姥的床前,一直聊聊到我姥姥睡着。这种情景我现在都记得很清楚。所以我母亲到晚年是很有福报。为什么这么说?我现在虽然走上这个圣学的道路,但是有人发心照顾她,而且比我照顾得还好。这是什么?自己修来的。而且我母亲她现在喜欢静修,自己有自己的功课,一心一意求生净土,这都是她修善修福招感的。所以当父母孤独凄凉的时候,万不可以离弃父母。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