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怀瑾老师开示西方密宗修行者有关拙火的问题!

[南怀瑾] 发表时间:2014-03-10 作者:南怀瑾 [投稿]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

\

  以下这篇文章对修行密宗的同学一定有所帮助。许多奇异的感受大多都是后天的凡夫气或是身体神经的病态。这是一位美国金融界的修行者来东方,向南师问道的对话记录。

拙火经验分析

  包卓立:现在大部分人的修持程度都没有跳出色阴的范围。我们首先为大家介绍一些一般人修行的经验。一方面是为了让大家熟悉一下修持中可能遇到的现象,另一方面,避免有人在有了小小的体验后,误以为自己悟道了,或者有了很优越的修行成就,而进入外道。李撒那拉(lee Sannella)博士在他的《拙火经验》一书中,介绍了很多当代美国人修持的经验。下面,我们以他这本书中的案例为基础,对静坐中出现的一些基本现象加以说明和解释。在后面的章节中,我们会对历史上有修行成就的大德们的经验,加以分析和说明。

  案例一:人文学教授(男)

  翻译:他现在六十九岁。儿时,他曾经有很多特异功能。一九六三年,他休息了几分钟,手自然的放在大腿上,醒来时,发现大腿放手的部位起了一个三英寸的大疱。这个不寻常的经历激发了他对心力功能的兴趣,不到两年时间,他就开始有规律的静坐。不过,他没有任何老师指导。一九六七年,他开始正式修习禅定。几个月后,有一次静坐,他觉得自己被金色的光所吞没,这种情形延续了好几分钟。几星期后,他又有了类似的经历。静坐的时候,他常有刺痒的感觉,这种感觉从腿内侧到大腿根,一直到双臂,胸部,背部,头部和眉毛。然后,再移到脸颊,鼻子,有时甚至会到下巴。后来,静坐的时候,喉部也会感觉到振动和痒。

  十年以后的今天,他已经退休了,那些奇异的经历也都消失了。但是,他现在可以让自己的能量从骨盆部位向上移动,他觉得这个能量流可以帮助他增加生命力,并治好了他的背痛毛病。偶尔,他会觉得能量被堵在喉咙部位,我(指作者),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好像也是因为喉咙部位而无法发起拙火。

  然而,最近他的身体发生了一些有趣的变化。他会作一些轻微的有氧运动,然后他会觉得年轻了十岁一般。他的肩膀和胸部增大了好几英寸,腰部则变小好几英寸。他体重减少了十五磅,他的手有时还是会发热,他还会听到铃声,有时会被很响的吱呲声吵醒。

  怀师:这些现象完全不是拙火发动,只是凡气发动而已。一般练气功的人亦会有这些现象。真正拙火是元气的发动。有病的人,练习静坐以后,身体很容易产生这些变化。我们与这个人虽未曾谋面,但从他气机发动的情况来看,他的肝脏应该比较弱。另外,他前生应该是位修行人,所以静坐不久就有了这些现象。这些都不是道、禅或者拙火。如果一个人对修行的理论有所了解,做功夫效果会更快。坐中所见到的金色光并非智慧之光,只是心与气,或者说身体与心理摩擦而造成的有相之光。在心念驱动之下,身体地、水、火、风四大互相发生作用,就会产生这些光的现象。只有修行功夫很高的人,喉轮才能打开。他的喉部还没有打通,所以他感到气无法通过喉部。

  案例二:高中教师(女)

  翻译:她是一位西班牙语老师,现已中年,练习瑜珈和静坐已经很多年了。自从一九七0 年,她开始有很多症状,比如头痛,面部和鼻子抖动,喉部、心脏、和腹部会抽搐疼痛,整个身体表层会有跳动的感觉。每次静坐,这些症状就会变得很明显。同时,她有空的感觉,她觉得声音似乎不是她自己发出来的。

  一九八五年十一月,她身体发生了很多变化。她参加了一次三十天的静坐集训,这期间,她可以感觉到很强的能量流通过并清洗她的整个身体。同时,除了头部的感觉以外,其它器官都失去了感觉。她的面部和头顶可以感受到拙火能量,喉轮、心轮、和腹部脉轮部位好像有阻碍和抽搐的感觉,强力静坐的时恢,这些感觉都会加强。同时,这些部位都会有热感。后来,她脑子里面开始听到像机器一样的噪音,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好几个星期。当她把眼睛闭上的时候,她可以看见自己的头和脸发出白光。

  三个月后,这些现象慢慢消失了,但是,当她开始静坐以后,这些现象又出现了,并一直持续了好几个星期的时间。拙火能量也恢复了,沿着脊椎骨往上流动,再往下流到面部和身体。同时,她还有像性快感一样的感受。不久,她喉咙抽搐,她害怕自己会呛死,后来,其它的症状也恢复了,而且,有好几次,她觉得自己好像得了心脏病一样。后来,这些症状慢慢消失了。但是,她突然开始坐骨神经痛,经过检查,发现坐骨有裂痕并且压迫神经。三个月的治疗毫无效果,于是她决定动手术。当时,她已经患上了脚脱落(foot drop)的毛病,从后背的下部到左脚大拇指都很痛,坐骨部位粗重发麻。后来,很突然的,三天之内,她的坐骨神经痛的毛病就消失了,而且她可以自己走路,只有轻微的跛脚。

  六个月后,她的左边小腿只有轻微的不适。她自己认为,她背部本来就有问题,但是,一直都没有显现出来,直到后来拙火发动以后,症状才开始明显化。她认为,自己之所以能很快恢复正常是上天的慈悲(a gift of grace)。后来她一直坚持静坐,所有的症状也都消失了。

  怀师:这个人脊椎骨有毛病,所以会带来头痛及喉咙的问题。静坐后发现自己脊椎有问题的人,不要马上动手术,应该先用中医的方法作整骨,或者作深层肌肉按摩。这个人很聪明,知道脊椎的问题并非因静坐引起的,静坐只是帮助她发现了问题而已。神经有问题的人,静坐时亦会有类似的现象,一定要注意不要把这两种情况混为一谈。

  她的这些现象也不是拙火发动。遗憾的是,人们都把后天凡气之动误以为是先天之气的拙火发动。但你们要知道,并非没有拙火,只是大家功夫不到家而已。正如唐朝黄檗禅师说的:「大唐国里无禅师,不道无禅,只道无师。」拙火,以道家来讲,就是先人一炁,就是先命还没有来的时候,宇宙本体根根上来的那股力量。这里讲的这些身体上的变化,都是后大的,不是先天的,都是有了身体以后,生理、心理摩擦而发生的现象。也可以说是四大(地水火风)生理的神经摩擦变化所发生的现象。

  案例三:艺术教师(女)

  翻译:这位女性现在四十五岁左右,十年前,她做「自动绘画」(不用思索,想到甚么就画出甚么)已经十四年了。最近两年,她开始作「自然绘画」,也就是毫不费力的,自然的画出她内心深处的心理感受。这种情形开始得很偶然,两年前的一天,她在作画的时候,突然昏倒了。当她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躺在地上,身体剧烈的颤动,而且感觉身体内部有一种巨大的能量。这种情形延续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第二天早上她作瑜珈的时候又发生了一次,当时,她第一次作了这种「自然绘画」。

  很快,她作了第二幅「自然绘画」。她能感受到一股强有力的能量流和内热,她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她开始担心自己是不是发疯了。同时,她开始变得很焦急,并且头痛。这时,她根据自己的幻觉作了第三幅「自然绘画」。

  这时,她完全崩溃了,得了忧郁症,觉得自己要死了,并且经常哭泣。她的第四幅「自然绘画」题目叫「分裂」,反映了她当时的心理状态。之后的两天,她画了自己的面孔和一条缠着她的头的蛇。晚上,她睡醒的时候,发现自己浑身颤抖,她还看见一个大象面孔的红色怪物,那怪物把手指放在她的前额上。她还梦见画布上的眼睛变成了真的眼睛。第二天早上,她开始画一个红蓝色的男人,并画出那个男人在治疗她受伤的头部。她还画出那个男人生出一个孩子。

  又有一次,她画了一个红色章鱼,在极度惊喜的状态下,她画了一个头安在一个黑色头颅上的情景。画完这幅画后,她有重获新生的感觉。

  她画第三十三幅自然画的时候,又进入了忧郁状态,她觉得自己是被关在集中营里,这些都在她的画里反映出来了。之后,她画了一个蛋,有一个波浪形的人从里面出来,之后,她又觉得充满生命力,生命又变得完整了。

  后来又有一次,她的腿有灼热的感觉,一直扩张到胸部和手臂。她发过烧,也发过冷,无法进食。她头部左右和眼睛后面都有痛感,而且血压升高。后来她左脚大拇指很痛,好像指甲被拔出的感觉,当时,她的拇指已经发红了,但并不是因为流血发红的。同时,她听力消失了一个小时左右,她以为自己要死了,医生检查后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的地方。

  后来,她曾经有喉咙打开的感觉,但同时她也感觉呼吸困难,脑部压力加大。这些经历似乎和她练习瑜珈以及她的艺术工作有关。后来她开始教书,她感觉教书的工作可以帮助她稳定情绪。

  怀师:这个人的经验和前面两个不同。第一点要注意的是,她是练瑜珈的。

  第二点,她的颈椎有问题。第三点,她本身脑神经有问题,需要检查脑子。她的这些境界,按唯识来讲,属于第六意识的独影意识引起的作用。我们平时能够思想,能够把眼耳鼻舌身的感受综合起来起分别作用,能够讲逻辑,都是属于第六意识的分别心的作用,也就是一般人讲的意识的作用。第六意识的另外一面叫独影意识,又叫独头意识。

  第六意识要起作用需要配合前五识(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比如我们看书,就有思想作用,晓得对不对,这是意识的作用。独影境界是独头起的作用,比如睡觉作梦,就是独影起的作用。梦中我们可以看到东西,可以闻到香味,吃东西有味道,被打了也有痛感,但实际上,肉体还在睡眠状态。所以意识境界里有眼耳鼻舌身的作用,这个独影的境界、独头的作用也都是意识的作用。现代西方心理学里面讲的下意识,或者叫潜意识,就是独影、独头意识的作用。

  那么,在甚么状态下会出现独影境界呢?有三种情况,一是做梦的时候。梦境仔细分析起来就很多了,有的梦牵涉到来生,有的牵涉到前生。还有些梦是把过去前生,今生,甚至来生,乱七八糟像卡通片一样凑拢来一起呈现的。二是精神有问题的人,会出现各种幻象,那也是属于独影意识的作用。三是在禅定的时候。

  所以有些真正打坐的人能够前知,知道未来;能够看到菩萨,看到各种境界。我们白天的时候也会有独影意识的作用,比如说白日梦。另外,好比说你在专心的看书,或者在办公室工作,忽然另外有一个思想、一个境界出来,那也是独影意识的作用。一般学佛修道的人,对这些都分不清楚,都是糊里糊涂的,所以禅宗祖师有两句骂人的话:「通宗不通教,开口便乱道」,只晓得打坐参禅,不懂得佛学的这些逻辑教理,都是在乱说;「通教不通宗,好比独眼龙」,有些人佛学讲得很清楚,唯识也懂,但没有真正禅定修持过,那是没有用的,甚么都不能真正看清。

  现在回过头来看看这个案例。这位女性生理上有病态,脑子有问题,但也不是大病,只是她的脑神经感受与一般人不同,脑皮质层有问题,所以引发了独影境。她画的那些画都是独影境界的,那些画面与她前生的经验,甚至小时候看过的漫画、卡通等都有关系。

  案例四:心理学家(女)

  翻译:小的时候,她参加了一次宗教色彩浓厚的夏令营。这之后,她就开始感觉到,自己与上帝,与自然万物,是一体的,这种情况持续了大概一年左右。长大后,她经历过好几次严重的忧郁症,其中有一次,情况很严重,她不得不住院治疗。一九六O 年和一九七O 年她两次企图自杀,每次都是几天昏迷不醒。

  一九七二年,她开始参加超级冥想静坐,这对治疗她女儿夭折的创伤有所帮助,同时,也治好了她的哮喘病。她练习冥想静坐六个月左右,又停了六个月,后来又恢复静坐。不过她换了静坐的方法,采用了佛家「观」的法门,观自己的呼吸、身体的感受和思想念头。

  慢慢的,她静坐的时间越来越长,到了一九七四年的夏天,她每天都静坐三到四个小时。这时,她开始感觉到自己静坐的功夫越来越深入了。有一次静坐,她觉得很混乱,不知道自己是在何方,她开始感到一丝恐惧感。之后,她的左脚大拇指的底部突然感到刺痛,痛感像水波一样慢慢沿着腿往上传播。然后她的左边骨盆和海底感觉化脓发胀。当痛感传播到腰部的时候,她的身体突然剧烈的向右转。

  在她的腹部,她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要救度众生的愿望。产生这种想法之后,一股凉丝丝的感觉从头顶降下,一直传到胸,双肩,和双臂。同时,她还会告诉自己,「我还没有准备好!」这种情形发生于一个小时的静坐以后,延续了十到三十分钟。

  几个月后,她闭关了一段时间。闭关期间,她又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所推动。然后,她感觉到,同时也「看」到,骨盆部位有像喷水池一样的光束一直通到她的头部,同时,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在中部被分开。

  一九七五年,一位西藏大师说她的能量流偏于一进,于是她开始用西藏观想的法门。此后,她开始体验到身体不同脉轮(能量中心)的打开与关闭。同时,打坐时头部和喉部会有呲哧的响声,白天有时也会有这种现象。能量流和痛感一直持续了很久,到了年底的时候,她每晚又可以睡到三到四个小时了。

  有一次,她在梦中见到沙哇目坦那达(Sawami Muktanand),于是她就去请教他。他教她一个咒语,并叫她注意头部,不要注意身体,就像作「观」的法门那样。之后,她身体动得更厉害了,但是痛感和恐惧感减少了,同时,静坐时的乐感和喜感增加了。她后背的下部和手的跳动和发热的现象也增加了。

  她开始发现,自己身体比较强壮的一部分会阻碍她成长和心理成熟。直到一九八七年,她才真正开始解决自己儿时的不幸经历对她的心理所带来的创伤。

  最近,她那个「拙火头痛」(伴随拙火修持而来的头痛病)的老毛病一直没好,但是她以前感受到的那股能量似乎消失了。她现在和很多活着的,以及已经去世的老师们保持着精神上的联系。她的心理特异功能现象有所增加,而且她现在开始给人作特异功能治疗。

  怀师:这个案例与前面的又不同。她的一些经历可以说是前生习气带来的,但是很可惜,她不知道空的道理,不知道把念头空掉、观心。如果有一个懂得空,懂得般若的人,指导她走禅定的路线,她进步会很快。当然,这本身也需要般若和般若的功德。在生理方面,她脑子还是有点问题,颈椎、腰椎、和坐骨神经一带有问题。

  蔡先生:她为甚么能给人治病?

  怀师:这是因为她的意识观念,你们动一动念头的话,也可以给人治病,有时候注意力就可以给人治病。所谓治病,并不是说可以把病根治好,而是说对当时情况有点帮助。所有的气功治病也都是这样,不可能根治的。

  包卓立:那位印度大师的讲法对下对?

  怀师:不一定好!按禅宗来讲,那是头上加头。不过,一般的密宗喇嘛跟一般的老师一样,用的都是这些办法。空的道理是最难懂的道理,一般人哪里知道!我不是给你们讲过,空能破一切法,能生一切法,空能包含一切法吗?

  案例五:电脑专家(男)

  翻译:他现在二十几岁。九岁的时候,他的生殖器和下腹部突然疼痛,晚上,他感觉到有一股很强的力量沿着他的喉部向下压。医生暂时诊断他是低血糖。十岁出头的时候,他和朋友们试验催眠术,他发现很容易就可以让自己与现实脱离。十六岁那年,有一天,他正静静的坐着,突然,他开始不能自制的浑身抖动,而且恶心,然后他弯下腰,之后,这个现象就慢慢消失了。第二天,也是静静的坐着的时候,他有了一次阴神出窍的经历。更早的时候,他也有过一次轻微的阴神出窍的经验。这一次不同,他可以在房子里自由移动,可以清楚的看见自己的身体。他很吃惊,赶快抖动自己的手臂,于是灵魂就又回到身体里面去了。几星期后,他的世界完全崩溃了,曾几次退学,他觉得自己要发疯了。

  后来,有一次,在作尾骨按摩的时候,他感情冲动,开始嚎啕大哭,身体颤动。突然,他感到一股强烈的能量从海底沿脊椎骨向上移动。这股能量到达头部的时候,他头颅内有一种空无边的感觉,同时,前额似乎被开了一个洞口,头颅内部看到五彩的光线。前额开口后,他感觉到一股强气流从洞中流过,之后,在空无边中,他感受到无穷的祥和。他以为自己悟道了,后来,一位禅师告诉他,他不是悟道,他当时是处在一种三摩地的状态。

  十八岁的时候,他腹部神经网(Solarplexus)十分疼痛,他让自己的身体随当时的感觉作出各种姿势,然后,疼痛就消失了。后来他才知道,那些姿势都是一些特定的瑜珈姿势。所以,他开始参加瑜珈班,练习呼吸控制等。直到现在,他每天还花两个小时练习呼吸控制的法门。他希望通过练习瑜珈可以恢复自己的三摩地境界。同时,他还开始读一些修行方面的书。

  五年后,他发现了达?拉夫?阿难(Da Love-Ananda)的著作。学习的过程中,他感觉到自己的腹部充满,肚子发热。他很吃惊的发现,他的腰围(girth)扩大了四英寸,但是他的体重并没有增加。

  很快他就成了达?拉夫?阿难的学生。他开始发现,自己之所以参加大负荷的瑜珈训练是因为他对死亡的恐惧,以及他减少生活压力的愿望。他意识到自己并没有悟道,因为他还有很强的自我观念,而悟道最重要的前提就是放弃我执

  后来,他第一次正式跟达鲁拉夫?阿难学习静坐。看着老师在上百人前面坐着,他突然有一个邪恶的冲动,他想毁掉老师!

  李居士、包卓立:我们也曾经有过想杀老师的经历。

  翻译:他几乎无法控制自己这个毫无理性的冲动,这时,老师与他两眼相视,他马上就回到了那个熟悉的喜乐和无边无际的境界,不过这一次不同,他觉得与老师完全合一,共同熔化在爱(和慈悲)之中。

  怀师:爱与杀都是魔境!

  翻译:他第一次有这种与另外一个人在完全的爱中合一的境界,这时,心中起来一个念头:我应该告诉太太这个经历,这个想法一出现,那个境界就消失了。慢慢的,他与老师的关系越来越开诚布公,对老师的信任也越来越深,但是,有时候,他还是会认为,这一切都是他自己的功劳。有一段时间,他有意玩弄自己的能量流。有时,他会让自己进入阴神出窍的状态,不过,很快他就知道这是在自我满足。现在,他时刻提醒自己要把与老师的关系恢复到自然的状态。偶尔,他还是会害怕,但那种恐惧的程度比以前小很多,他现在慢慢能够把自己从恐惧中解脱出来,让自己处于喜乐和平和(equanimity)的状态。

  怀师:这个案例和前面四个又不同。这个人前生修行的根基,比前面四个人都要好一点。他的经验接近于真的拙火发动了,但也还不完全是,所以他能够打开顶轮,但是他的三脉还没有完全打开。他的顶轮、眉间轮打开过,所以他的三摩地接近于空无边处定。那位老师告诉他,他的经历是三摩地的境界,不是悟道,这个讲法是对的。老师和他的缘份不够好,而且老师还不够高明,否则,在那个空无边处定的时候点他一下,他就可能会悟道了。他后来的经历都是拙火的余波,如果真有般若智慧,福报也够的话,很容易就可以发起拙火,也可以得定,可以悟道。

  对一般人来讲,拙火发动往往会性欲增强,一般人都不会转化这种能量,都被自慰或性交消耗掉了,很可惜。这几个案例都没有讲到他们的性行为,这是一个缺憾,「饮食男女」是修行的两个重点问题。

  包卓立:以后的案例会讲到这一点。老师,前面三个案例里的人都有燥热的感觉,这是为甚么?

  怀师:那些燥热的感觉不是拙火,是虚火,就是中医讲的五行的火。如果你懂得中医,你就知道,火就是阳气,火的本性又分阴阳。太阳的火是真阳,等于人生命和婴儿身上的暖(不是热)。西医讲的发炎,中医讲的虚火,也是火,但那是阴火,不是真阳。太阳热能、柴火热能是阳火,瓦斯是阴火,瓦斯没有燃烧以前是冰的,可以冰死人。

  包卓立:为甚么这些人感觉发热而不是发冷?

  怀师:发热就表示是发炎,有阴火;有时发烧的时候,皮肤热,里面发冷,表示火力没有了。

  李居士:当我感觉五心烦躁的时候,肚子里面是冰的;当我打坐坐得很好的时候,会吐出冰气,里面慢慢会有暖气发动。

  包卓立:一般人没发动拙火也能有很热很热的气,那种情形是不是一半风一半气?

  怀师:那说明他的拙火不稳定,真正的拙火,按佛经来说是暖、顶、忍、世第一法。你有点热的感觉,那只是开始,还不是真的拙火发动。

  包卓立:为甚么气脉打开的时候会有很痛的感觉?

  怀师:那是因为,我们身体内部已经不是婴儿状态,经过几十年的积累,内部有很多阻塞。气脉要打通时,就像打通水管一样,要把坏的打掉才行。

  包卓立:之所以会有幻听的情况,是因为后脑有问题还是别的问题?幻听是因为气在脉里流动还是因为气在血里流动?

  怀师:不仅仅是后脑的问题,前面和其它地方也有问题。气既在脉里流动也在血里流动。比如说普通男女性交的快感,是像下雨一样沉下来,没有升华。如果升华了,真正的快感是在脑部,不是下面。气脉打通了,头脑有了乐感以后,下面的快感就看得很低了。

  包卓立:男性性高潮时,整个身体都有感觉。

  怀师:女性真到了那个功夫,跟男人是一样的。

  李居士:有时候乐感是从会阴发动,有时候从子宫,感觉子宫会收缩,好像有小孩子在里面动一样。

  怀师:男性和女性还是不同,在性欲方面,男性很容易冲动,女性就不大容易冲动。拙火一般人都可以发动,可是,由于习气的原因,只要一发动,他的第六意识就会配上男女性交的那个欲的观念,结果那个拙火发动就变成欲了。如果乐感不配上欲,就可以解脱,得「离生喜乐」了。精虫和拙火有关系,也没有关系。对男性来讲,拙火的功能引到两个睾丸,在交媾高潮的时候,精虫就会出来了。如果拙火发动到了睾丸,没有配上欲,就会炼精化气,就不会变成精虫了。

  女性生殖器就像莲花一样,到了高潮的时候子宫还会张开,但是性感的地方不一定是子宫,有些人是外生殖器敏感。高潮时,脉打开,莲宫打开,有分泌液流出,这个分泌液不一定是卵。不管是男是女,这个流下来的液体都是由于快感刺激脑下垂体,变成另外一种液体而来的。一般人高潮的时候,真正的头脑智慧部不会用的,头脑都是迷迷糊糊的,都有独头意识的境界。入定的时候是「乐、明、无念」,是明白的,和性爱高潮的情况相反。

  案例六:艺术家(女)

  翻 译:这位女性现在快六十岁了,修习超级冥想静坐将近五年了。静坐后,她的手臂开始振动,手掌开始发热。接着,她连续几天都无法入睡,身体内部充满了能量。还有几次,她感觉到自己的意识与身体分开了。她脑子里面一直听到一个很强的声音。后来,她的脚拇指痉挛,大腿抖动,一夜之间,脚指甲就黑了,好像被锤子打了一般,最后,脚指甲脱落了。大腿的肌肉组织振动得很厉害,这种振动的感觉沿着身体一直传到头部,额头好像有一条带子绑着一样。接着,她的头也不由自主的摇了起来,身体也摆动起来,舌头则自动的顶着上颚。

  这些现象与瑜珈练习法门很有关系,舌顶上颚是瑜珈练习法里面最秘密的法门之一,很多修习瑜珈有成就的人,使用的就是这个方法。这位女性没有强迫自己的舌头往上弯,她的舌头自然而然的就顶住了上颚。

  她的脑子里同时还会自然的发出「嗡」的声音,这个声音是印度教里面最神圣的声音之一。振动一直通过颈部传到头部和面部,两鼻孔也受到影响,她觉得自己的鼻子似乎变长了。两个眼珠可以各自独立的转动。

  怀师:这种现象叫「象王视」,就是两眼同时向外看的意思。

  翻译:同时,她觉得自己两个瞳孔好像是头里面的两个洞,在脑中心交会在一起。

  怀师:对!

  翻译:后脑和整个头颅骨以及前额都可以感觉到很大的压力,这种感觉在读书的时候尤其严重,甚至会导致眼睛不舒服,头顶会有跳动的感觉。接 着,她感受到一股强光,并有乐感,人还会大笑。振动一直传列嘴和下巴,这之后,她就开始梦到天堂的音乐。后来,这种感觉传到喉咙、胸部和腹部,最后,振动传播的路线慢慢形成了一个像鸡蛋一样的封闭的团圈,能量沿着脊椎骨向上移动,然后从身体的前面流下来。俊来,她能感觉到身体的一些能量中心被启动,这些中心分布于下腹部、脐部、腹部神经网(solar plexus)、心、头、以及喉部。整个圆圈形成的过程中,她觉得有能量从脐部进入她的身体,圆圈形成后,就不再有能量进入身体的感觉了。整个过程中,性欲都很强,她很自然的都在作一些瑜珈呼吸(控制呼吸)的法门。

  这个拙火发动的现象持续了几个月。后来她只是偶尔经历过一些拙火的现象,一般都是在打坐的时候,或者是在床上静静的放松的时候。她以前曾经读过一些有关拙火的书,她知道自己的经历是拙火发动的一种现象。开始的时候,她很放松,任其自然发展。俊来,这种经历影响了她的日常生活,能量的流入白天晚上都有发生,影响了她的睡眠和工作。她觉得自己好像与生活分离开了,变成了自己日常活动的一个观察者而已。

  后来,她的身体的感受都恢复了正常,只是头部还有压力的感觉,她觉得自己和那个更高的自我的联系越来越深厚了,那种感觉,就好像找到了一个不被日常生活的上上下下所影响的本质、本体、或者说中心。

  怀师:这个人的气脉发动的情形比前面几个人正确一点,有点像道家讲的任督二脉打通的现象。她最后头部还有压力,她还有身见,说明她的顶轮和梵穴轮还没有打开。在 这个过程中,她没有睡眠,那其实是好现象,修道本来就是要断除五盖:财色名食睡(一般又说五盖指:贪欲盖、瞋恚盖、睡眠盖、掉悔盖、疑盖)。所谓五盖,就是说把你盖住了,是道业的障碍。很多人断除了睡眠,结果他反而害怕了,以为失眠了,这是观念的错误,会影响心理。

  最重要的是,她缺乏般若,所以不知道大小乘佛法真修的理论和修证程序。

  包卓立:为甚么她的舌头会自动抵住上颚?

  怀师:任脉打通自然就会这样,这是生理的自然反应,不过她还是初步。她之所以能这样,是前生习气带来的。开始的时候,我们是作意把舌头抵住上颚,到后来就自然会抵住上颚,任督二脉在那个位置接上。真到任督二脉打通的时候,舌头还要往下拉。

  包卓立:为甚么她会觉得自己和身体分开了?

  怀师:这也是自然的现象,是前生修行带来的,接近于初禅的「离生喜乐」,可是她不知道,就这么浪费过去了。那么后来她怕影响工作,就又退步了,如果她真肯专修,还是可以进步,可以很快恢复起来的。这叫「功不唐捐」,你过去修出来的功夫,不会白白丢掉的。不过依我看,在现在这种现实的社会,没有人真肯学习出世法,跳出这个世界。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