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怀瑾先生功德赞(并注)

[南怀瑾] 发表时间:2014-04-03 作者:南怀瑾 [投稿]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

  南先生是中国当代最伟大的国学导师,打破了宗教的局限而发扬中华文化的精神,因为南先生的出现,绵延了中华圣贤文化及其道脉。 2012年9月29日,中秋之前,明月之夜,先生入寂。南先生的示寂,标志着自二十世纪初至今的国学文化发展的一个时代的结束,也标志着另一个时代的开启。千年之后,也会有人缅怀他,他的生命已融合到了中华文化的命脉里,他的著作已经融化到世界文化的洪流里,和天地生生不息。我这一生把南怀瑾先生视为心仪的导师,先生的著作滋润着我的灵魂,长养着我的心智,在孤独的岁月里,是先生的著作伴随我走过艰难困苦,先生的大愿是我的大愿,先生的精神是我的精神,先生的著作,则是我和亿万国学爱好者的明灯指南。我发心在社会上弘扬中华文化,与读南先生的书有关。曾经,有好友愿意引荐,领我去拜见这位心仪二十余年的大师,可是我不忍心去打扰一个九旬老人,未能成行。如今,先生入寂,虽然未曾谋面,且何曾远离我心。先生本自未生,如今何曾有灭?南先生对中华民族的功德,永垂不朽。

后学做《南怀瑾先生功德赞》云:

  以一身而肩挑儒释道密之法脉,以真心而博通古今中外之文化,留千古之名,计天下之利。中华文脉不绝,圣贤道统有本。少年立志,青年成名,岂非大德再来?心有正见,学有本源,堪称当世圣贤。论武术,得南北大侠之真传;说医道,契岐黄杏林之妙用。虚云与袁公印心,贡嘎并光厚传法。曾统兵戍边,亦参禅学仙。西湖求道,阅百函之仙籍;峨眉闭关,读三年之佛藏。遇世外之高人,化人间之政客。远行西域,访求密教之正法;隐居美洲,传播中华之文化。创办实业,金温铁路惠民报国;出版书籍,老古公司济世振民。

  陈健民乃师兄,贾题韬是同门。与厚黑教主论交,和大愚法师契心。蒋家父子器重,中共高层期许。士农工商皆有从学学子,党政军科多见入门门人。道高则谤来,望重时疑至。疑谤不碍大师功德,功过任后人评说;赞誉难尽先知证量,学问期志士推广。《禅海蠡测》,佛道圆通,吾人难测文字般若;《老子他说》,经史旁证,斯世可知修学境界。旁通、大义、略说,尽显谦德;正引、反比、合论,可见宏博。教虽分三,道乃归一,发扬中华文化精神;人在天涯,心系祖国,促进炎黄子孙团结。

  六十年如一日,九五岁在一时。传释迦之心法,讲孔孟之心传,会老庄之真义,解禅密之真髓,博通谁能如夫子?论修仙之大典,谈岐黄之大经,说修身之理法,传养生之窍诀,实修堪比古人。建太湖学堂,续宋明书院之命脉;倡儿童读经,补中华文化之断层。桃李遍天下而影响久远,著作等身高而智慧高隆。

  晚年致力于两岸之和平统一,一生精进在三教之归元无二。能明哲保身,急流勇退而逍遥方外;可经世致用,迎难而上且经营世间。知进知退,握圣人枢机;了生了死,得至人圜道。

  呜呼,五百年罕遇之大师,破宗教藩篱而独得真机;九十岁弘法之真人,通经史妙用而自成一家。上下五千年不为久远,卓识来自豁达;纵横三大教难以拘束,会心只在一笑。经世致用,书生意气;修身进德,英雄本色。和光同尘,大隐于市,谈笑风生,平易近人。极高明而道中庸,幽默之语道尽圣贤心法;致广大而尽精微,深刻之见通晓诸子底蕴。立德、立功、立言而不朽;成名、成家、成道而不虚。居实处厚,见素抱朴。土著感梦而迎,谁云法界无位?士子闻风而随,我说教化有方。

  有王者气象,具宗师做略。任诋任毁,见世间之情;有容有量,诚长者之度。化心化性,实佛子之怀;劝善劝学,端仁人之风。行菩萨道以救世,体圣贤心而育人。十方书院,道传十方;一轮明月,光照四海。道成人间,乾坤不息;德范后世,法界周流。执寿者相者,难论真谛;见本性光者,可谈实相。

  南公虽寂,法身永存法界;怀瑾未生,大愿早结尘缘。文字难道宗风,文章不尽德范。平生一部虚空藏,此心三界光明经。教我如何说功德?四句偈语了无生。

  声隆中外,为人低调。炼性乾读君,深得三昧;侯承业纪事,尽展丰神。《怀师》与《侧记》略述平生,自述并全传未见流传。授受有渊,学其绍矣;斯人不朽,道可传乎?

  “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世间笑道者多而明道者少,修法者众而见性者稀。老释性命之学,久不闻矣;孔孟安民之道,岂过时哉。今赖南怀瑾先生以一大事因缘而出世弘道,正本清源,究元决疑,乃苍生之大福、法界之因缘。屑小之辈,岂能窥见。诽谤之人,还造业因。虚空不坏,法身长存。著作不朽,慧命岂灭?

  十方世界任出没,寂然不动法王座。本是维摩老居士,病床示现妙法说。

  世间毁誉本幻生,游戏三昧大光明。乘愿再来慈悲心,法界圆通如如行。

  兴南子2012年9月30日

自注:

  以上《赞》分十段,便是十方圆满之意。“十”在佛教,是一个圆满之数,如“十方”、“十力”、“十地”、“十法界”等。本文面包含着一些典故或者与南先生相关的事迹,我简要地做一注解,以便于读者了解。我逐段择要注解。不引用南先生原话或者写南先生的著作里的原话来注解,而是根据自己的记忆简述,或有出入之处。尽人皆知的内容不再注解。

  第一段:

  “以一身而肩挑儒释道密之法脉,以真心而博通古今中外之文化”,南先生本是儒家出身,从小学四书五经,但他以佛为心,以道为骨,以儒为表,并精通密宗法门,除此之外,南先生还对西方哲学、自然科学皆有涉猎。1969年,南先生和海外弟子在美国和台湾创立了“中西精华协会”,南先生任会长,目的是沟通中西方文化,以谋求人类之和平与幸福。“论武术,得南北大侠之真传”,1935年,南怀瑾先生17岁时到浙江国术馆学习武术,得到当时有“北侠”之称的刘百川等著名武术家的真传。当时南拳大师萧聘三、太极拳大师杨澄甫也在国术馆任教,南先生在国术馆的武术比赛中得过冠军。南先生生前传过太极拳,乃杨氏真传。“契岐黄杏林之妙用”,岐黄,指岐伯与黄帝,两人探讨医道的记录就是《黄帝内经》。杏林,指中医界。汉代仙人董奉和宋代南宗丹道二祖石泰,都曾行医济世,两人诊治不收费,只要病被治好了,病人只需要在他们隐居的山上种一棵杏树即可,数十年后,满山遍野都是杏林,于是,后人为纪念这两位中医大师,便以“杏林”、“杏坛”代指中医界,而石泰本人也被后人称为“石杏林”。南怀瑾先生精通中医,自述平时得病,多是自己处方治疗,间或为弟子们处方,亦见神妙。“虚云与袁公印心,贡嘎并光厚传法。”南怀瑾先生是巴蜀禅门大居士袁焕仙的衣钵弟子,袁焕仙以居士身而开大法门,名重当时,著有《维摩精舍丛书》。南先生开悟后,袁先生请当时正好因护国息灾法会而莅蜀的虚云大师为南怀瑾印心。维摩精舍丛书里记载过一段袁焕仙居士与虚云的对话,谈到南怀瑾先生修禅发起神通后袁先生对南怀瑾的教化,虚云大师对袁先生教化很印可。这一段和重要,我引述原文:“(袁公)指怀瑾而谓虚老曰:此生在灵岩七会中亦小小有个入处,曾一度发通,隔重垣见一切物,举似余。余力斥之,累日乃平言未卒。

  虚老曰:好,好,幸老居士眼明手快,一时打却,不然险矣危哉。所以者何?大法未明多取证,一分神通即多障蔽本分上一分光明,素丝岐路,达者惑焉,故仰山曰,神通乃圣末边事,但得本,不愁末也。”这段话依然是根本教诲。南先生有神通,但不显示;即便显示了,也不说破;即便被学生察觉了,也是一笑而过,并不认可。南先生的弟子叶曼老师就说过此等话,是我亲耳所闻。贡嘎活佛是民国年间来汉地传法的藏密白教大师,当时有很多政要向他求法,如刘湘、李宗仁、李济深、于佑任、陈立夫,也有很多著名知识分子向他求法,如蔡元培、梁漱溟。陈健民上师也是贡嘎弟子,南怀瑾先生曾入藏向贡嘎求秘法,遂与陈健民为师兄弟。光厚禅师,精通禅宗与丹道的大师,人称“活罗汉”,能以内丹之能为人治病,只需把大拇指摁在病人身上,病人立马感到灼热,光厚称为“烧病”,疾病能很快治好,甚至起死回生,是内丹之功力。台湾道学大师萧天石曾得病将死,是光厚禅师以拇指为他“烧病”治好的,后萧天石在四川灌县任县长之职,光厚传他佛法后,指点他修道,他和南怀瑾两人相伴访道,获得了各种道家珍本和传承。南怀瑾先生在四川时也向光厚求法。“西湖求道,阅百函之仙籍”。指南先生在杭州时曾到当时民国著名报人、《申报》创办者史量才的家庙里读了很多史量才《道藏》方面的藏书,这时候史量才已经辞世。史量才好道,也有极高的武功,家里不仅有《道藏》,还有很多道家奇书秘本,不见诸《道藏》。南先生在因缘具足之下遍读史量才的道书珍藏。南先生后来说:“史量才大概没有想到,他搜集的这些道家的书等于为我准备了。”“化人间之政客”,指南怀瑾先生在台湾的很多学生是党政军的高层人物,以致曾引起了台湾高层的紧张,以为南先生想组织政党云云。后来,蒋经国当政时,南先生为避嫌,便出国到美国定居了一段时间。“化”,是教化之意,他教化当时很多国民党的政客学习国学、关注文化传统、关注民生、关注民族大义。“创办实业,金温铁路惠民报国;出版书籍,老古公司济世振民。”前一句,指在南怀瑾先生的倡导、参与、协助下,南先生与海外弟子投资修建了从温州到金华的铁路,始建于1992年,通车于1998年,是新中国第一条合资铁路。后一句,指1977年南先生于台湾创立了图书出版公司,公司的负责人是他的学生古国治,大家称他“老古”,而名“老古文化公司”。老古,也巧妙地包含着“古老的文化”之意。此公司在台湾出版了南先生的30多种著作,也出版了很多古籍和其他人文社科著作,志在发扬文化。

  第二段:

  “陈健民乃师兄,贾题韬是同门。与厚黑教主论交,和大愚法师契心。”陈健民和南先生都是贡嘎活佛的弟子,在这一重法缘而言是师兄弟。据南怀瑾、陈健民两位上师的弟子、年近百岁的叶曼老人讲述,也是我亲耳所闻,她早先跟随南怀瑾先生修行,修通了脉轮,叶曼本名“刘世伦”,南先生见她打通了中脉七轮上的第四轮,就叫她“刘四轮”。后来叶曼慕陈健民之名,想到美国向陈先生求法,南先生不仅很高兴,很支持,而说陈先生宝贝很多,要好好学,学了还要转教他。但陈先生一直对南先生有微词。据说主要是袁焕仙居士以禅为尊,说过一些轻视密宗的话,令陈先生不满。贾题韬,号玄非,法名定密,清宣统元年出生于山西省洪洞县赵城一个富农家庭,是袁焕仙的弟子,入袁门比南怀瑾先生早,也是大陆一位佛门大居士,1995年圆寂,享年86岁,著有《论开悟》、《坛经纵横谈》,精通禅密,实修有证。也曾入藏求法,并翻译了一些密宗重要经典。贾老曾在成都得到丹道真传,晚年他写的一首诗里包含着道家气息,如“夜半正明洞上风,玄关金锁若为通。谁知百尺竿头事,别有昙花下语同。”玄关金锁,乃丹道术语。也有说法,说贾先生辈分比南先生高,贾先生和袁焕仙一起创办维摩精舍而说法,则“同门”可以看作同是禅门、佛门弟子。厚黑教主指民国奇人李宗吾,著有《厚黑学》一书以讽世。

  南怀瑾先生在四川时与厚黑教主有交,在他困难是向李宗吾借过大洋,李宗吾非常慷慨。本来不存在“厚黑教”,更不存在“教主”。那只是李宗吾特立独行之“玩世”而已,给自己取了这个可以标榜千秋的名号。大愚法师,近代高僧,在修行“般舟三昧”时以精诚感普贤菩萨现身教诲,从而创立了新的禅密流派“心中心”法门,近百年来,经过大愚法师、王镶陆、元音老人三代的传承,弟子遍天下,法徒走世界。大愚法师有神通,与南先生交厚,很器重南先生,南先生在书里多次提到他,民国年间,一次大愚法师突然告诉南先生,要注意尾骶骨处的某穴,日后有用。六十年后南先生教学生修禅观法如白骨观,大愚法师之言就有用了。南先生为此感慨不已。“蒋家父子器重,中共高层期许。”南先生在台湾讲《论语》而名声大振,这是受蒋介石之请而开讲的,一度《论语别裁》在台湾“洛阳纸贵”,很多年轻人结婚时互赠的礼物就是这本书。蒋经国器重南先生,也担心南先生有政治理想。1966年左右,应蒋介石、蒋经国父子之邀,南先生到台湾三军各驻地巡回演讲。有次在高雄冈山空军基地演讲,蒋介石亲自聆听,有所感悟,回台北后即命令成立“复兴中华文化委员会”,蒋介石亲任会长,请南老师主持实际工作。南先生没有答应在此委员会任职。南先生一心佛道,无意政治,有很多政客如马纪壮、彭孟缉、刘安棋、萧政之、余传韬等台湾政坛重量级人物做了他的学生。马纪壮当时是“总统府”秘书长;彭孟缉是陆军司令;刘安棋是上将;萧政之官拜中将;余传韬是中央大学校长。蒋经国最器重的王升将军也对南先生执弟子礼。这些人在一起论学、论道、论史、论政,被一些政客看作“新政学系”,以为他们有政治抱负,而蒋经国视南先生为“新政学系”的头头。南先生避嫌离开台湾后,蒋经国疏远了那位从抗战时期一直追随自己的王升将军。南先生在中共高层也有不少朋友,朱德和南先生的恩师袁焕仙情同手足,朱德称袁先生为“焕哥”。陈云、李先念,皆南先生在民国年间之旧交,而他一心推动海峡两岸的和平对话与和平统一,曾为海峡两岸的和谈出过很多力,只是由于种种原因,这些事情一度没有公开。

  2010年我在某报上第一次看到详细介绍南先生在海峡两岸和谈中桥梁作用的报道。“士农工商皆有从学学子,党政军科多见入门门人。”南先生的学生中,各界都有,特别是科学界的学生,最有名的是美国科学家卡普拉,写有《物理学之道——现代物理学与东方神秘主义》,本书在广泛探讨了近代物理学的最新成果与东方神秘主义哲学佛教、道教的系统理论之后,将二者进行深入比较,得出“近代物理学的新概念与东方宗教哲学思想惊人地相似”的结论。卡普拉多次问道于南先生,他的那部世界名著里应该有南先生的教化。“旁通、大义、略说,尽显谦德;正引、反比、合论,可见宏博。”指先生的《孟子旁通》、《楞严大义今释》、《圆觉经略说》等著作命名里显现的先生的谦德,“正引”,引用经典;反比,从反面打比喻;合论,综合经史和其他观点来讲经,这是说南先生讲学的方法。

  第三段:

  “六十年如一日,九五岁在一时”。南先生讲学的时间,大约有六十年,这个精神是最动人的,是圣贤传道、授业、解惑的心行。“一时”贯通古今。古是一时,今是一时,未来也是一时,三世更是一时。圆通佛法,灵山法会,俨然未散,尽在一时。故佛经开篇每云:“一时佛在”。

  第四段:

  “晚年致力于两岸之和平统一,一生精进在三教之归元无二”,南先生一直致力于海峡两岸的和平统一,这方面的报道太少,故世人只知其讲国学,不知其促和平。《楞严经》说:“归元无二路,方便有多门”。儒释道文化精华所探讨的还是宇宙人生最本质的真理,真理只有一,没有二。张伯端说:“教虽分三,道乃归一”。即是此意。南先生一生打破宗教局限,发扬中华文化精神,看不到这一点就很难真正地理解南先生。“能明哲保身,急流勇退而逍遥方外;可经世致用,迎难而上且经营世间。知进知退,握圣人枢机;了生了死,得至人圜道。”讲南先生的处世智慧。在复杂的政治环境里他能全身而退。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蒋经国对南先生有顾忌,南先生就远走他乡,此为退。我研究过南先生的生平,感到他处处走在时代的前面一步。抗战刚爆发不久,他就去了四川成都,不久,民国政府迁都四川重庆;解放战争末期,他只身去台湾,不久,民国政府迁到了台湾。

  在台湾他保存了国学命脉和求道法脉,要是他在大陆,仅“文革”也会要了他的命,南先生的父亲就被共产党在土改中当地主镇压了。我曾读台湾国学大师黄秋原先生的著作,黄先生曾在改革开放后来大陆访问,见到那些留在了大陆的老友,老友感叹说:幸好你去了台湾。不然,留在大陆,不是被批斗死亡,就是留下来也难有今天的学术成就。在八十年代初,全球向美国看的时候,南先生去了美国,之后去香港定居,再去上海,再到太湖,这一系列的行动暗合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步伐与中华文化复兴的国策。他很早就鼓励台湾的学生到大陆投资,金温铁路的修建,是他远大目光、爱国真心、智慧洞见的体现。圜道即圆道,圆满之道。是道家之说法,圣贤得圜道,则能把握枢机。南先生曾幽默地说,一等人引领时代的潮流,二等人跟着时代潮流,三等人是时代潮流过去了,自己没跟上不说,还骂骂咧咧地发脾气。(大意如此)南先生是引领潮流的智者,引领了这个时代国学复兴的潮流,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第五段:

  “修身进德,英雄本色。”我本来想改为“禅者本色”。后来再三推敲,还是没改。南先生像个英雄,曾经投笔从戎,也执教于军校,一生有军人的担当精神,颇具豪情,曾有人劝他出家修行,一定即身成就,南先生作诗云:“此身不上如来座,收拾河山亦须人。”我非常喜欢这句诗,有王者气象、英雄豪情。他说的“收拾河山”,不是政治事业,而是文化使命。我曾经访道入山,也有前辈劝我出家修行,但我选择了入世,那时想到的正是南怀瑾先生的入世精神。“极高明而道中庸,幽默之语道尽圣贤心法;致广大而尽精微,深刻之见通晓诸子底蕴。”南先生的著作大多是他讲学,弟子们根据讲学的录音整理成书,他讲课幽默风趣,圣贤心法、微言大义在谈笑之间传达出来了,朴实平易,切近生活。易中天教授那种谈笑幽默地讲述历史的方法可能受到了南先生的影响。即便南先生没影响到易先生,也影响到了其他学者。有很多讲经典的书在写作上追慕南先生的风格。我也追慕,只是我为人不幽默,学不来,但南先生把经史、日常、诗词、小说、故事融合到讲学里方法,我学了,我在社会上讲过五部道家经典,就是按这个方法来讲的,我写《道德经真义》也是这个思路,将经史结合,诗词仙传结合、日常生活结合来讲《道德经》。至少,南先生的这种为学之道影响了很多学子。

  “士子闻风而随,我说教化有方。”不光台湾一些学子追随,大陆不少学子也追随。下面要讲一个故事,是我的转述,大概的情节如此,从中可见南先生的修证境界。“土著感梦而迎,谁云法界无位?”就是这个故事。土著,指台湾本土的人。南怀瑾先生在《我说参同契》里,以及《与青壮年谈禅》等书里讲过他的一件真实经历。南先生刚到台湾那些年中的某一年,一次早上起来,在一个地方遇见一个台湾当地的人,一见他就跪拜,口称师父。南先生很奇怪,他不认识这个人。但这个土著对他说,他修道,礼敬关羽,自己修炼上出了点问题,解决不了。昨晚关老爷托梦给他,说早上起来,会遇见一个什么样的人,那就是你师父。你跟关老爷托梦说的人一模一样。南先生就问了他的修炼情况和问题,指点了他。事情还未完。这个土著又拿出一个包裹,里面包着一本古书,是是一个僧人托付给他,要他在某年交给某人,南先生就是那个人。南先生拿来一看,是明代四川人来知德先生所著《来氏易注》。来知德在易学领域是一代大师,因为来先生在四川传道,以致易学在四川很兴盛。南先生仔细问那个土著,他也不认识那个和尚。土著说,抗战期间,从大陆来了一个和尚,被日本人抓到监狱里了(那时台湾被日本人占领着),日本人把这个和尚当成了间谍,和尚在监狱里知道自己活不成了,就把这本书送给了给他送饭的土著,要他保管好,将来传给某某人,一定会光大此学。和尚后来被日本人杀害。南先生接了此书,后来,他在台湾出版了此书。这些奇怪的故事里体现者南先生的修为和修行的成就。神明托梦,岂是妄谈。南先生本不喜欢此等神异,只是私下和学生说,才被记录了下来。我于中见到的且是先生修证的境界。类似的事情,我的师友中也有体验。一位道友入山,见到一位道长,素不相识,但道长说昨晚吕祖托梦,要我找一个人,就是你。结果道友入山,为道长相地,完成了道长的心愿。这之中有冥冥中的因缘。

  第六段:

  “任诋任毁,见世间之情;有容有量,诚长者之度。”已故学者张中行撰文批南先生,南先生一笑了之。有趣的是,张中行先生辞世后,某大报在刊发讣告是,把南怀瑾先生的照片错配在张中行的讣告旁。对此,南下生也是一笑了之。他是一个大度之人,尽管陈健民上师对南先生多有微词,南先生还是对陈先生赞叹有加。“执寿者相者,难论真谛;见本性光者,可谈实相。”一位博友在我文章后留言,那时南先生还没有入寂,已见病缘。那位博友说南先生活若不过110岁,也就是书生论道而已。我不知这位博友何以只选择“110岁”作为标准。执着于寿数来论道行高低深浅的人,无法与他们谈实相,也无法与他们谈论佛道真谛。“十方书院,道传十方;一轮明月,光照四海。”指南怀瑾先生在台湾创办“十方书院”,并出版《十方》杂志,以发扬禅宗。我在1997年读过几期《十方》杂志,是一位好友送我的。当时读了南先生的杂志,心生日后办书院、办杂志的想法,来京后我办了《益生文化》。

  第七段:

  “怀瑾未生,大愿早结尘缘。”这个“未生”,有两重含义,第一重,南先生没有出生前他这一生的尘缘早就注定了。这样的大师,是乘愿再来的。南先生曾给炼性乾谈过,他小的时候做个三个梦,那三个梦,包含了他一生的大运。隐隐约约提到梦里抓龙、梦里伏虎、红日东升的梦象。南先生,真法门龙象也。第二重,“未生”,本体上讲,本自无生。但因愿力,而有示现。“平生一部虚空藏,此心三界光明经。”证道的大德的一生经历就是演法、表法的,他们的人生也是一部经藏,却在虚空无尽之中,与大光明同在。“四句偈语了无生。”指《金刚经》里谈到的“四句偈语”。《金刚经》里的四句偈语究竟指哪四句?古今看法不一,有的说是指“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有的说是:“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是哪四句并不重要,南先生之开悟与持诵《金刚经》有关。他在杭州时初读《金刚经》就有空明无念之感受,抗战期间南先生与家人分别,生死两茫茫,他每天持诵《金刚经》给家人回向,愿亲人们能在战火中全生。1990年我初学佛,家乡大象山上一位和尚送我一本《金刚经》,说:“好好修学,里面有不生不灭的道理。”

  第八段:

  “炼性乾读君,深得三昧;侯承业纪事,尽展丰神。《怀师》与《侧记》略述平生,自述并全传未见流传。”指炼性乾写的《我读南怀瑾》、侯承业写的《传统文化与经营哲学》、南先生众门人写的《怀师》、刘雨虹写的《南怀瑾先生侧记》等写南先生生平的书,很多人对南先生的家世、经历的了解就借助了这些书。幸好,这四本书我都读过。南先生不愿意为自己立传,一直没有授权由谁为他作传。临入灭前先生还是对自己的人生有一个自述,以便于后人研究。

  第九段:

  “正本清源,究元决疑”,这八个字是我对南先生著述和讲道的总结或评价。他的作品像一把打开国学殿堂的金钥匙,能引领我们登堂入室。

  第十段:

  我为南先生写的偈语。具体的内容不做讲解,只能以佛理感悟。我只讲其中的典故,“本是维摩老居士,病床示现妙法说。”维摩诘是古印度毗舍离的富翁,是开悟成就了的大居士、大菩萨。有一次他生病了,释迦佛派文殊菩萨代表自己去问候维摩诘居士,于是,一些佛弟子随文殊菩萨来维摩诘家,维摩诘居士借此机会为众生开演圆满的佛法,人间便有了《维摩诘所说经》,维摩诘居士的生病也是说法的示现和方便。维摩诘是“居士成就者”的代表。南先生的老师袁焕仙创办有“维摩精舍”在近代说法,南怀瑾先生也曾开讲《维摩诘所说经》这部了义经典,书名《维摩诘的满天花雨》,上下两册,2010年由东方出版社出版。这两本书我整整读了九天,非常欢喜。南怀瑾先生就是当代的维摩诘居士。维摩诘,译成汉语即是“净名”,即洁净、没有染污之人。南先生有《净名庵诗词拾零·佛门楹联廿一幅·金粟轩诗话》一书,收录他的诗词。净名庵、金粟轩或是南先生的斋号。古云:“净名即是金粟如来”,维摩诘居士即是金粟如来的化身。南先生由示疾到入灭,这何尝不是为我们以身演法而说尽无常幻灭之理?

  但愿读者,广泛传阅,以资纪念,以做供养,功德无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