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父南怀瑾改变了我

[南怀瑾] 发表时间:2014-04-03 作者:南怀瑾 [投稿]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

  2012年10月12日,正泰集团董事长南存辉,在继十几天前在苏州太湖大学堂拜祭南怀瑾先生后,又一次追思南老,他说“南老改变了我”。

见到伯父南怀瑾

  十六七年前,30多岁的南存辉第一次去香港拜访了南老。那天同去的还有乐清市的一位领导。南存辉说,老人谈今说古,说起了南氏家族和家乡石碑等古迹,还要他找到族谱后送给他,心情特别好。

  南老和南存辉拉起了家常,他们的父辈们当时都曾居住在柳市的殿后村南宅,后来南老的父亲因经商搬迁到地团村(今翁垟街道地团社区桥头村),南存辉的父亲则搬到了上园村。

  第二天,南存辉回到温州,收到南老的传真:“昨晚很高兴,忘了排辈分。我比你父亲年长,你可称我伯父。”

  后来,找出的南氏族谱也表明,南氏家族是按“嗣元应德光,常存君子道”的辈分字取名,南怀瑾属于“常”字辈,谱名南常泰(加注:另有一说法谱名南常铿)。南存辉比他小一辈。

  南存辉第二次去香港拜访南老时,南老除了谈及家族的一些事情外,就直言劝说南存辉乘着年轻跟他学习。

  南老旅居上海后,南存辉再去看他,老人还是一袭老式长衫装束,有人来访就起立拱手作揖。见到南存辉来,就笑称:“你是自家侄儿,我就不起立了”。

  离开时,他笑着提醒:“回家吃晚饭,我这里是食堂,晚上7点开饭。”

  南存辉说,南老好客,几乎每天都有好几桌客饭,后来在创办的太湖大学堂也是如此。

棒喝“财迷”鞭策后辈

  南存辉工作繁忙,但常会给南老发信息问候、打电话请教。其间南老多次劝他“放下”、“赶紧来学习。”南存辉每次都爽快答应,但终因公司事务繁多,又有很多的社会工作要承担,一时实在放不下,也就迟迟没能抽出身来,随他学习。

  2008年春节,南存辉去太湖大学堂看望南老。南老很严肃地问南存辉:“你几岁了?”南存辉答:“1963年生。”南老追问:“你就说你几岁了?”“45岁了。”南老一声棒喝:“四十多岁了,你还不回来学习?财迷一个!”

  南存辉说,他知道南老一片苦心,也知道自己该到了专心学习的时候了。从此,就是再忙再累,也忘不了学习。

  南存辉解释,南老认为,从人的生理上讲,在48岁以前研修相对比较容易,年岁大了就比较辛苦。

  2009年,南老在太湖大学堂开禅修课,为期7天。南存辉被允许参加,但要求学习期间放下杂事,静心研修,不可接听手机、不可请假、不可会客。通知明言:做不到,不要来。

  这时,刚巧碰到南存辉正在为企业上市冲刺,证监会已通知他一周内到北京进行过会答辩。当时,南存辉很矛盾,最后痛下决心向董事会说明,南老已经九十高龄,南老的课一旦错过,今后难再有机会。假如公司错过上市,今后还有机会。

  结果,南存辉向证监部门申请推迟过会时,有关负责人大吃一惊:别人是排队抢着上市,而你却申请推迟。

  在这7天,南存辉把所有事务委托给其他人。平时每天要接听20多个电话的他,真的不接一个电话,心无旁骛,静心学习。南存辉说,这些年来自己经历了一些风浪,所以听南老讲解往往很有感悟。

  研修结束后,南存辉才飞赴北京。次日,正泰顺利过会。

成了“学习迷”

  南存辉很忙。曾有媒体报道说,南存辉一年之中,有1/3的时间在公司处理重要事务,1/3的时间在国外考察,1/3的时间参加商务或社会活动。而南存辉说,这几年,他花了大量时间读书,读了《论语别裁》、《老子他说》等南老的著作,并在南老的指导下,认真阅读了《资治通鉴》等经典名著。

  南存辉学会了见缝插针读书。在工作忙时,他会把《论语别裁》等书复印几张,塞在文件夹里,客人来访前、会议间隙、出差途中都会挤时间看上几眼,在旅途中则借助电脑阅读。

  南存辉说到对金融危机的看法时,引用白居易的诗句脱口而出:吉凶祸福有来由,但要深知不要忧。只见火光烧润屋,不闻风浪覆虚舟……与10几年前相比,确实多了书卷气。他还不时地用南老诗句和书中讲述的故事,表达他的观点。他讲到“企业要坚持主业不动摇”时,就说起了南老书中的故事:有一天一个乞丐捡到了一个金锭,开始为如何保管犯愁,白天也愁,晚上也愁,最后愁出毛病。只好拿着金锭去看病买药,病好了,钱也花光了,最后还是一个乞丐。所以有时候不要去强求,不要去眼红别人,而要坚持自己。

  南老在学术研究上很重视古为今用,推荐南存辉等人读《资治通鉴》等书后,还组织他们结合实际分组讨论。南存辉在读到《资治通鉴》“秦记”部分时,他就思索:曾经强大的秦朝走向灭亡,对办企业有什么警示?回到太湖大学堂后,南存辉就和南老、同学们交流心得。南存辉也爱看经济学家的著述。他说,这些著述直观、实用,在正常情况下管用。但在全球经济处于低谷时,经济学家也往往束手无策,企业家很需要借助中国文化的力量,进行调整和应对。

学会了讲故事

  南老非常擅长讲故事,讲话中一个个“蹦出”的小故事,或微言大义或直白幽默。南存辉也从南老那里学会讲故事。

  在不久前召开的“滇浙产融对接”的论坛上,央视主持人董倩发问:“您悄悄地告诉我,云南这边要把浙商引过去,浙江省委、省政府要把浙商招回来,您作为浙江省工商联主席,是站在哪一边?您听哪边的?”

  南存辉笑答:“两边都是领导,两边都听。”他讲了一个故事,有个小姑娘到庙里拜佛,跪下时,脖子上掉出个十字架。一个老太太问她:“你拜佛怎么戴着十字架?”小姑娘答道:“没关系呀,菩萨、上帝都是我的领导,是领导都拜。”这一说,会场气氛马上轻松许多,与会的两省领导也笑了。

  同样讲“企业要坚持主业不动摇”,南存辉也讲了个故事:鸡窝里有很多鸡,狐狸拼命往里钻,但因个大门洞小,钻了三天三夜才进去。它一口气吃光了鸡,身体也撑大,出不了鸡窝了。结果,被困饿了三天三夜,饿得身体消瘦下来,才终于出来。人如果贪心,吃进去的东西也会吐出来。

  南存辉说,企业大了,新老股东、新老创业者、新老员工并存,他们教育背景也不同,光讲经济学法则,他们有时并不能完全接受,而从哲学高度阐述,反而容易接受,当然哲理故事要通俗易懂才能让人心领神会。

  ——王若江 廖毅 张小媚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