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经藏 智慧如海

[刘素云] 发表时间:2014-04-04 作者:刘素云 [投稿]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

  深入经藏 智慧如海刘素云老师主讲(共一集)2011/1/6马来西亚中华文化教育中心档名:56-091-0001

  先做一下自我介绍,我来自中国东北哈尔滨,我叫刘素云。很多同修可能在光盘上已经认识我了,但是那个时候,从光盘上看的应该是一个假老太太,今天面对大家的是真老太太。我在师父面前我是这样介绍:我是六十六岁的年轻老太太。为什么这样介绍?因为师父说了,妳在我面前还小着呢。我也有这样的感觉,在师父他老人家面前,我确实好像回到了童年。但是我毕竟,过了这个年应该是又长一岁,就六十七岁了,也应该是老太太那一伙的。

  刚才主持人介绍,我一九九九年得了系统性红斑狼疮病。这种病就是绝症,用现代话说,这种病实际就是血癌。因为人体的血液,它是十八秒钟在人体内循环一周,你想想,这一天二十四小时血液得循环多少周,而那个毒素全都是在血液里。所以人得了这个病基本上就是绝症,能维持半年就不错了。但是也可能三宝加持,我命不该绝。我记得我曾经到阎王爷那去了一趟,见见他老人家先报个到,阎罗王问我:妳干什么来了?我说过来看看。阎罗王就说:妳不是这伙的,回去吧。我一想,那不是这伙的,咱也别赖着不走了,我就回来了。后来我想,我不是阎王爷那伙的,那我就是阿弥陀佛那伙的,我又想上阿弥陀佛那去报个到。阿弥陀佛又说:时间还不到,回去多住几年吧。就这样又把我打发回来了,所以我就回来。

  从一九九九年到现在,十一个年头过去了,如果按照我当时的病情,我十年前就应该走了。那个时候,亲朋好友、同学同事都去医院给我送行,他们都知道我活不长了,可能半年都超不过去。可能因为我的心态比较好,也没把这死当作一回事,因为我知道生命的转换过程它没有生死,所以我没有恐惧感;也可能这么一胆大,它倒活过来了。另外一条就是我不能打针不能吃药,一打针吃药就过敏,发高烧。教授就说:老太太,妳的病我们弄不明白了,妳既不打针又不吃药,妳说在医院里我们怎么给妳治?我一想也是,那不难为人家教授!妳不吃药不打针,妳在医院里人家怎么给妳治。后来我就说:你治不了,我自己回去治吧。他说:妳怎么治?因为这种病到现在为止,世界上还没有突破这个难关;就是这个病它究竟是怎么得的,还不知道。既然是不知道它是怎么得的,那也就没有办法来治疗,只能是简单的维持,维持多长时间算多长时间。你们不说吗,现在谁要能把这个病研究明白了,谁就得诺贝尔奖金。我说既然现在还没人拿这个奖金,那我回去研究吧,我要研究明白了这诺贝尔奖金就归我。我说我这人还不自私,等我得了诺贝尔奖金,我来给你们颁发,大家都可以分享。

  我记得当时护士长手里有一本书,就是专门讲这红斑狼疮的。我想你们研究不明白,你借给我研究研究呗。我就去找护士长,我说:护士长,请您把那本书借我看看,我研究研究。护士长说不可以,她说这个书妳要是一看,没病得吓出病来,有病得吓死。我说不至于这么严重吧?她说我要借给妳,主任会批评我的。我说咱俩那样,好好商量商量,晚上主任下班他得回家,妳就借给我,我今天晚上不睡觉,明天早晨主任上班之前我就研究完了,我就还给妳了,主任也不知道。因为这护士长对我印象特别好,所以她说:老太太,那我借给妳,妳可别跟别人说。我说好。那天我就把这本书借来了。借来以后我就看了一整夜,我没睡觉。我是用什么心态看呢?我就像读小说一样,就把这本书读完了。第二天我去还给护士长的时候护士长说:老太太,读了这本书有什么感觉?我说没啥感觉,不就是一本小说吗?我确实当小说读出来的。但是如果从那本书上来看,确实是你要是胆小,真能吓死,所有的条条里没有一条是活路,条条都是绝路。我看了以后我想好像这个书和我没关系,就是这种心态,我就把那本书看完了。

  后来我就活过来了。因为不打针不吃药,你不能在医院里继续住下去。我一共是在医院住了五十七天,住了五十七天,因为我对医学是一窍不通,人家给我吃什么药我就吃什么药,给我打什么针我就打什么针,后来就是半个月以后我就发现我自己胖了。我傻,我当时以为胖了是一件好事。因为我体重最重的时候是一百一十五斤,就按着我这个头,应该是体重比较轻,我现在不足一百斤。就是这样,我就想,住院半个月能把我住胖了,真是一件好事。实际是我吃激素吃的,那种胖是不正常的。我住五十七天院,我一共长了五十斤体重,真正的胖起来了,那个脸都变形了,我自己照镜子,我不认识我自己。身上的肉都是硬的,翻身不可以直接一骨碌就翻过去,那我翻不过去,我得坐起来,脸转过去,然后再躺下,就得是这样。因为医院没有办法治疗,我又不吃药不打针,所以我住五十七天我就回家了。回家以后我姑娘就带我上北京去看过,上石家庄去看过,拿了两个月的药。两个月的药,我前面光盘说过,其中在石家庄拿的药是咱们装大米,一百斤大米那个口袋,四袋子,四口袋那个药是一个月的药量,你说我这个药怎么吃的吧。回去以后把两个月的药都吃了,愈吃愈重,从那以后就把所有的药都停掉了。还好,念阿弥陀佛就把病念好了。

  后来我记得有一次,我带我不认识的一个人,去找给我看病的教授去看病,他得的和我一样的病,他是我大庆一个同事的同学。到了医院以后,人家教授一看我特别惊讶,因为他最起码是三、四年没看到我了,因为我不去看病了。他看到我以后就用那种眼光瞅我,我一看我就明白他这眼光是什么意思。我说:教授,你为什么这么看我?他说:妳还?下边人家没说,我给他接上了,活着。他的话肯定就是问我,妳还活着?因为他的眼神告诉我了。我说我还活着,而且活得挺好。他说:妳今天哪不舒服?我说我哪都舒服,我是带他来看病的,他和我一样病,你给他看看吧。就这样,那教授都非常奇怪,然后教授问我:妳好几年没来找我了,我真以为妳不在了,妳怎么活过来的?妳怎么好的?因为当时他给我看病的时候,我脸上的斑特别重。你们看我现在像个人似的,十年前你要看见我能吓你跑好远好远,太吓人了,整个人变形,另外脸上都是起的斑,头上没有几根头发,是这么厚的嘎巴,满身都是,你说这样一个人,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相貌。所以当时教授跟我说,他说得很含蓄,意思就是说,如果妳这个命能维持一段时间,但是脸上这个斑是绝对掉不下去。我当时还开玩笑,我说不掉就不掉吧,这么大岁数也不找对象,它掉就掉,不掉就不掉吧。等我这次带人去看病的时候,那个教授就问我:妳脸上的斑怎么掉的?我说它自己就掉了。他说它自己怎么能掉呢?因为那个老教授已经六十多岁了,他主要就是专门治这个病的。他说:在我经历的病例当中没有掉的,况且妳这个年龄段,妳的病又这么重。我说有人让它掉它就掉了。他说谁让它掉的?我说现在对您来说保密,我不能告诉你,告诉你你也不相信,你不懂,等你懂了我再告诉你。

  后来我又带一个病友去看病的时候,老大夫又问我:妳能不能告诉我,妳脸上的斑怎么掉的,我得研究研究,这么多年我没研究出来怎么能把那个斑治掉。我说:那我就告诉你吧,你信不信?他说:妳说吧,我信。我说:阿弥陀佛让它掉它就掉了,我就是念阿弥陀佛。我说你知道,我不能打针、不能吃药,那它自己掉了,我就是念阿弥陀佛,你要问我,这就是我的经验、绝招,那信不信就由你。我说如果以后再有病号看我这种病,脸上也长斑,你就告诉他,老老实实念阿弥陀佛,他们也掉。所以人家那个老教授,看我那眼光仍然是非常惊讶,意思说妳说的什么意思?我估计他不太懂。但是后来他懂不懂我就不知道了,我想,最起码阿弥陀佛这四个字,一个金刚种子我给他种上了,说不定哪生哪世他就成佛了。他本来就是佛,只不过他现在不知道,迷惑了,咱先把种子给他种上,这样也是咱们学佛人应该做的。

  我就是这样活过来了,所以很多人都觉得很惊讶,不相信。当时二00三年我第一本光盘,「信念」出来以后,有的佛友就问:光盘里这个人是真人还是假人?是不是谁扮演的?后来有的佛友上我那就这么跟我说。我说实在不相信,你就把他带我家来,看看是不是真人。有的同修说,怎么能见见?因为我从得病一直到二00三年,我光盘出来之前我不出门,那场重病一下子把我撂倒了,那个形相出门吓人,所以我就猫在家里。早晨我和台湾的陈老师说,我说我非常感谢我这场疾病,如果不是这场病,我还有五年才能退休,不可能一下子把我撂倒。这一场病,你想出去你也出不去了,下不了楼,也见不了人,那个手都像鸡爪似的,就这样似的,伸不开、握不上,都那种形相了你怎么能出门?所以就创造这一个大好的机缘,老老实实听经念佛

  我提前五年退休的,我应该是二00五年正式退休,我二000年就退养了,退养以后我才知道还有退养这个词。老太太特别傻、特别单纯,一些新鲜名词我都听不懂。我记得我有病回家以后,我们人事处长给我打电话说:刘大姐,现在有退休和退养两种办法,妳看看妳用哪种?我说哪种我也不懂,按政策衡量,我属于哪种你就给我分哪堆。他说人家大家现在都在算,是退养合适还是退休合适。我说:怎么个合适法,你给我说说。他说要是退休,就一次涨六级工资。我说那不少,一次涨六级工资。因为政府官员工资都比较高,它的级差也比较大,你想涨六级,我估计这个数是不小的。我说第二种退养是什么概念?他说退养就是不涨这六级工资,妳就跟公务员一起涨,一直涨到妳退休。我说你再说我还是听不懂,你就照着办,别违反政策就可以了。后来他说给我按退养办的。有的同志给我打电话说:素云,妳怎那么傻,六级工资妳不要,妳干嘛要退养?我说人事处给我办的,咱们就退养吧,反正不管怎么的,前面都有个退,你休也是回家,养也是回家,概念是一致的,那咱们就回家养着吧。就这样我就退养了。

  过了不到一年,公务员就开始又涨工资。就是原来给我打电话,让我按退休办理的那个老同志,因为他也办了,他是按退休办的,打电话说:素云,我不合适了。我说你怎么不合适了?他说:退养比退休合适。我说为什么?他说退养妳是按公务员涨工资,妳涨一次可能比我这六次都多。我说是吗,我怎么不知道?就在那天的下午,我们老干部处,那个小王就给我挂了个电话说:刘姨,妳涨工资了,八百。我也不知道这八百是个什么概念。我到现在不知道我工资卡,我不知道现在是卡还是折,我二00三年都已经交了,我不掌握,所以我现在工资多少我不知道。大数我知道,具体的我说不出来,因为我已经八年没看见我这工资折什么样了。然后我们原来一起工作的一个老同志打电话问我说:素云,涨工资告没告诉妳?我说告诉了。他说:妳涨多少?我说八百,一年。他说我就知道妳肯定听不懂,我给妳解释解释,这八百块钱是一个月涨的,就是每个月涨八百。你们知道我什么态度吗?我说太不公平了,怎么就涨这么多呢?我们那边那个老同事,电话那边哈哈笑说「素云,我从来没听说谁嫌工资涨多了,我就从妳这听说。」我说真不公平,我老伴在企业,他一个月才涨二十四块钱,我一个月涨八百,怎么那么大距离!我说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公平?完了我那老同志说,妳跟我说完了就说完了,妳千万别往外说,妳往外说打击面太大,人家都想这不傻帽吗?涨工资多点她嫌多。我说那谁困难就给谁吧。

  我觉得,尤其我现在退养搁家,对国家、对人民已经没有什么贡献了,一个月还多涨八百块钱工资,于心不忍。我真是,这是我最最真实的想法。就像我一九八四年调省政府工作以后,很多人非常羡慕,觉得进省政府当官员了,多么了不起,出人头地。他们问我,每当妳走进省政府大门的时候,妳面对国旗国徽,妳是什么感觉?我说惭愧,两字,惭愧。因为啥?一个小老百姓,走进省政府的大门,没啥本事,对祖国、对人民没啥贡献,所以我一看国旗国徽我就惭愧,我觉得好像无地自容,我真是这种感觉。他们就说,妳是另类,别人不是这样想法。我说那别人啥想法我不知道,他们也没报告过。他们说,我们给妳报告报告。说别人的想法是什么?自豪,你看我多了不起,往省政府大门一进,那得腰板拔得溜直,胸脯挺得老高,头得仰着。我说我没那种感觉。

  后来我办了一件什么傻事我跟你们说,我上班的时候,我就连着七天,我看见一个人在门口来回转,特别脏,头发挺长。我好管闲事,我就去问,我说你在这转了七天了,我给你数着呢,你干嘛来了?他说我来告状,我冤屈。我说那怎么不进去告?他说我进不了省政府。我说来来来,我领着你,我让你进省政府。我就拿我的工作证,到收发室给他开了一个条,他就变成我的客人,我就把他领进了省政府。我说你想找谁去告?他说我想找某某省长。我说我给你送到省长门口。我就把这个告状的送到他要找的这个省长的门口,我说你就在这等,一会省长就来上班,你就可以找到他了。后来我回办公室跟我同办公室的同事们说了,人家说妳太傻气、太胆大了,什么人你都敢领进来。我说他是好人,他没有太大的冤屈,他不会跑到省政府来告状,那你说他进不来怎么办?那我就把他带进来了。

  我把这一切事情都想得非常非常简单,所以我这次跟师父老人家出来,这是我第一次走出国门。第一站是新加坡,第二站是咱们马来西亚,下一站是印度尼西亚。真是,我出来以后,咱们中国不有一部名著叫《红楼梦》吗?《红楼梦》有个刘姥姥,刘姥姥进大观园你们都知道,我现在就是标准的刘姥姥,你看我还姓刘。我出来我看什么都新鲜,别说还出国了,我上香港我也看着新鲜;我在哈尔滨住了五十多年了,我出门还看啥都新鲜呢。你们能相信吗?哈尔滨最出名的有个松花江,有个太阳岛,对不对?太阳岛在哪我不知道,五十多年我不知道太阳岛在哪。因为有一次,上海的客人到我们那去,我陪着人家去游太阳岛,我带着人去了,到了一个地方,那客人就问我:刘主任,那个太阳岛还有多远?我说快了。然后就看见这么大的一块石头,那上面写着「太阳岛」三个字。客人看到了就问我:刘主任,这石头上为什么写着太阳岛三个字?我说你别着急,我去问问。它那不有摆小摊的吗?我就去问,我说太阳岛还有多远。那人瞅瞅我,可能以为我是外地来的,说这就是太阳岛,妳没看那有三个字?我回来报告,我说太阳岛到了,这就是太阳岛。人家那上海客人非常惊讶,说刘主任,妳没来过太阳岛吗?我说不能说一次没来过,来过都是别人领着,好像不是走的这条道,我没看见这块石头。我说这个太阳岛它怎么搬家了呢?我就能傻气到这分上。

  哈尔滨还有一个最出名的冰灯,可能是大家都知道,那个冰灯是非常非常出名的。你看这么多年,它可能是二十五、六届了吧,一年一届,到现在,我一次没看见过,我没有亲自到现场去看过冰灯,偶尔的从电视里看过,就是这样。我是一个标准的哈尔滨人,我是一九五四年从双城搬到哈尔滨的,这么多年,你说哈尔滨的好多地方我都不知道。我到现在为止我不会逛,那叫什么地方,卖东西那地方?超市,对了,我到现在我不会逛超市。我第一次去超市是我孙女带我去的,从这个门进,出来的时候我就说我孙女:错了,咱们不是从这个门进来的,怎么不从那个门出?我孙女说:奶奶,从那个门进,得从这个门出。我就知道还不一个门。所以到现在为止,我从来没有自己一个人去过超市,因为我不知道从哪进从哪出,我进去就转向,就是这样。所以我特别傻。

  刚才我来的时候,工作人员说:刘老师,先到那个屋。给我带来两个小别子,那你说别哪就别哪,你们看不出来我后面还有两把匣子,说为了录音效果好,这面一个,这面一个。你看,瘦有瘦的好处,苗条,两边带匣子你们谁都没发现。所以现代化的机器我确实都不会,我现在不会用手机,我没有手机,手机我既不会往外拨,我也不会接。有一次我住院的时候,我姑娘把手机放在我床上了,她出去办事。她这手机就,它可能叫震动,它就转圈,它叫唤。我就瞅着,这怎办?我就拍它一下它还转。后来我就想,它那有一个绿的,有一个红的,我就琢磨这两个肯定是开关,我就按一个试试吧。我摁对了,我摁那绿的了,我就「喂」,那边说话了,我当时挺高兴,我终于会用手机了。因为我姑娘跟那护士长说,我妈妈不会用手机。护士长正好跟门口一过看见了,就跟我姑娘说,老太太会用手机,挺溜呢,我正好搁那一过,听老太太喂。我说就这也让她听着了。

  所以说就这么简单一个刘姥姥,你说来到咱们马来西亚,是不是看什么都新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特别亲切,就好像回到自己家一样,觉得非常非常祥和,我感觉大家对我都非常好。可能一想,十年前老太太要走了,今天就不会坐在这了,感恩阿弥陀佛把我留下了,今天有这个机缘和大家坐在一起唠唠家常话。你要说老太太会讲经会说法,不是,我啥也不会,我就会念阿弥陀佛。如果说老太太有什么优点,实在,对谁都真诚,不会撒谎。你就记着,我跟你说一百句话,一百句话都是真的,百分之百,不会百分之九十九的,一句假话没有。我一说假话我就想,说不出来,没等说出来,想要说,可能脸都红了。所以谁都能骗我,为什么?因为我不说谎话,别人跟我说的我全信,全盘接收。所以我家的亲属都说,就是我那些弟弟都说,我嫂子是最好骗的,你编个瞎话你就能骗到。我说是,是好骗。那你们要骗我,我知道你骗我,我该给你也给你。

  师父讲经的时候举过一个例子,一个老和尚,有人骗他,后来他跟师父说,师父说你知不知道?他说我知道。知道你怎么还给他?知道也给他。就是这样,我对任何人没有防备心,我不会防人。因为什么?我觉得人和人之间就是应该非常真诚的,这样坦坦荡荡的做人、老老实实的做事,你才能活得潇洒。如果我要是那么点小心眼,挺会算计的,五十年前就把我自己小命都算没了。因为我不会算,我非常大度、大气、大量,什么事在我这没事,就是这样,所以我就活过来了。这一点你们可以向我学。

  前面这一段就算开场白,因为大题给我列上去了,我原来讲东西没有题,也没提纲,也没有发言稿,这次出门之前,香港佛陀教育协会的同修打电话说:刘老师,妳得报题纲,妳讲什么题目。尤居士说:刘老师,我也觉得很难为妳,因为妳来香港这两次讲,妳啥也没有就是空手来的,现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那边大概都要题纲。我说那得给,咱上哪守哪的规矩,需要题纲咱就给题纲。所以当时我好像是五分钟之内就把题纲写好了,就给尤居士传过去了。我当时说了一句,我说题纲我是给你了,你也可以传过去,但是到时候讲的,我讲不讲这题纲现在我都不知道,如果是讲这题纲更好,咱守规矩,要不讲题纲也请大家谅解。

  我给你们说我第一次去香港,我那课是怎么讲的。我去香港的时候我啥也没有,见师父当天,安排我晚上七点钟讲一堂课,我们到那就四、五点钟了,问我:刘老师,晚上七点给妳安排一堂课可不可以?都不认识,我不好意思说不可以,我说行,我就说行,说完行我自己心里就开始打鼓,妳说啥啊,行?就这样,然后他们就上师父那报告去了。当时不是慧蓉就是尤居士,我忘了他俩是谁了,说:师父,刘老师讲课没有题目,也没有题纲。师父说好好好、好好好。我说:师父,我大脑空白我说啥?师父说:妳进去坐那就会讲,妳就知道说啥。我当时因为傻气,我当时怎么想的?因为那个座是师父讲经的法座,我当时就这么想的,那是师父的法座,师父告诉我坐那就会讲,那肯定它有灵气,我就去坐着去。等我进录像间的时候,录像师问我:刘老师,妳讲啥题?我说没题。那时候没题,就几步远我就得坐在法座上了,我想现在我不知道,坐那我就知道了。但是录像师和我是两个屋,中间隔着玻璃窗,他能看见我,我能看见他,但是不能说话,我也没法告诉人家我啥题,因为我没坐那我还不知道,别人没告诉我,我也没法告诉他们。

  那怎么我也得坐那,就坐那了,坐那以后还空白。他们告诉我先出几朵小花,然后出音乐,然后出两行字,最后底下那个镜头出我自己的影像,说妳看到自己的影像妳就开始讲。我心里默念四个程序,先出几朵小花,然后出音乐,然后出两行字,看见我就讲。花出来了,音乐也出来了,字也出来了,一看,字都出来了我还不知道讲啥,吓不吓人!我后来想,吓死我了,我怎么那么胆大,我敢坐那?然后它一出我,那妳死活也得说了。你们看看我四月份搁香港讲的第一张碟,第一张碟特别傻气,因为我就注意默念这四个程序,一看见我出来,我还没反应过来马上阿弥陀佛。所以我哈尔滨的同修都说:刘姨,妳第一个是不是紧张?我说紧张倒没紧张,就是空白着,就是这样。阿弥陀佛完了,那妳怎么也得说,真是那法座真灵,两个小时我滔滔不绝。因为我啥也没有,没题、没题纲、没稿,什么也没有,这都空白的,不像今天还有一沓纸。

  说了两个小时,我都不知道我那些话是怎么说出来的,因为我的性格是特别特别内向的,我平时很少说话,我也不愿意见人,我见人都有点害羞,就那种感觉。我坐那两个小时,也不知道那话是怎么说出来的,我自己感觉非常流畅,一点没打奔儿,就说出来,说出来这不挺好!然后就开始出花絮。怎么出花絮?第一天讲了,能讲得那么流畅,我想那是法座的作用,第二天我再去我就更不紧张了,只要往那一坐我就会说。我没坐那之前我就空白,坐那我就不空白,真是这样。我现在可知道什么叫三宝加持,不是我有能力,不是我个人的本事,我真啥都不知道,三宝加持。然后第三天,第三天一开始出什么花絮呢?开场花也出了、乐也奏了、字也出了,我也出来了,开场白,说了两句开场白真空白了,一片空白,下面说啥我不知道,想是想不出来的。坐那大约待了能有一分多钟,还继续空白,我就站起来,我就跟录像师说话去了。因为我俩两个屋,隔着玻璃窗我就往他那走,我就摆手,我说大脑空白了,咱们重来吧!大脑空白了,重来吧,人家录像师肯定我估计都憋不住笑。等后来我回到哈尔滨,哈尔滨的同修给我学,说「刘姨,大脑空白了,咱们重来吧!」我说妳怎么知道?她说全球直播。这一直播好,我说这傻老太太更出名了,一下子成了全球名人了,都知道哈尔滨有个傻老太太,空白。这是第三天出花絮,空白。

  第四天又出洋相。一开始开场白我就说,今天是我到香港的最后一节课。说完了以后我没事了,下完课,可能是慧蓉师兄还是谁问我:刘老师,谁告诉妳今天是最后一堂课?我说没人告诉我,自己想的。因为我没来之前你们给我打电话说安排我三节课,每节课两小时,我三节课已经都讲完了,今天又安排一节,我想是不是就增加一节,那肯定是最后一节。他说妳问师父了吗,师父说了吗?我说忘了,你等我去问师父。先斩后奏。我就赶快去问师父,我说:师父,您老人家让我在香港待几天?我寻思我算算我还有几堂课。师父怎么说的?多住几天、多住几天,连着说了两个多住几天。这日子我算不出来,因为多住几天是啥概念我不知道,要是三天我就知道还有三堂课,两天还有两堂课,师父说多住几天,没算出来时间。后来我就出来,出来我就想,来点小智慧,我算出来了,因为我签证就是七天,这回我知道了,那我就还有三堂课,一共七节课。我是这么把讲课的时间、节数算出来的。要不说傻老太太到哪都出笑话,很多时候出那个洋相你们都意想不到,我凈出洋相。要不说六十多岁了怎么那么单纯,我确实就像一张白纸似的;现在也是一张白纸,你画个啥就是个啥,好在这张白纸特别好,我全画阿弥陀佛,别的我啥不画。

  还得说正题,要不这个正题该说不完了。给我增加一节课,原来给我安排两节课,今天这一节是增加的,所以我一共三节课。我是那样想,两节课都有题目,第三节课可以给大家点时间提问,提问的时候你们直接提问要问的问题,别写过程,一写过程我现看,费时间。第三堂课就是后天晚上,大家可以有思想准备。问什么,我会答的我不保守,我就告诉大家,我不会答的等我请教师父,我问明白了再给大家解答,不能胡说八道。

  咱们现在开始讲正题,「深入经藏,智慧如海」,第一个题就说说为什么要深入经藏。这个很简单,为什么要深入经藏?因为经藏是释迦牟尼佛教众生的教科书,释迦牟尼佛是我们的老师,老师现在不在了,他留下的经藏就是教科书,我们现在的老师就按着这个教科书来教诲众生,我们都是众生,所以我们不深入经藏,那你找谁?你就没有教科书了。你要是不深入经藏你就不明理,不明理你就不了解宇宙人生的真相,不了解宇宙人生的真相你就摆不正自己的位置,你这样就是处在迷中,你就不会转悟。所以经藏是必须得深入,得读、得诵,得听老师的讲解。这也是我这七、八年的,也叫经验吧,我这七、八年得益于深入经藏。我是每天早晨两点钟起床,然后出去绕佛,现在是绕佛,过去我是磕头,两点钟起床以后我是磕四个小时头,没有数,就是四个小时。现在应一些佛友的要求,我是出去绕佛,是绕两个小时,大约我们那个大圈是十圈到十五圈。然后我白天的时间,如果没有同修来,我基本上是看光盘、读经,我每天看光盘我可以看八个小时到十个小时。现在就看光盘到什么程度呢?一看就看进去了,甚至别人跟我说话,我有时候我听不见,我都不知道人家在跟我说话,就这样。如果有同修们来,每天我听不到八到十个小时,但是最低不低于四个小时,一般都是六、七个小时左右。

  这个时间原来比较充分,现在不行了,我从正月初一,师父上人在网上说跟我通了电话,又开始讲我,我就成名人了,我是正月初四成名人的。这是第二把成名人,第一把成名人是二00三年,就是咱们穿红衣服、戴「爱」字的这个录像师,他给我制造的,制造了第一个光盘「信念」,我就出名了。那时候是哈尔滨的名人、黑龙江省的名人,全国也比较出名了。这一把师父让我第二次出了名,就比那次出得还厉害。你们看我现在比较瘦,为什么?从正月初四成名人,一直到我十月十六号离开哈尔滨,我基本每天是二十个小时左右负责接待,每天不停的跟佛友们讲、说,都是交替的、交叉的,所以我没时间吃饭,有时候一天一顿饭也吃不上,所以现在我是降了十七斤体重。我见着师父老人家我就报告,我说:师父,您老人家把我造就成了名人,我得到两大好处。师父说什么好处?我说第一,省粮食了,我没时间吃饭;第二,苗条了,人家想减肥减不掉,我这自然就减肥了。所以现在你们看老太太走道满精神,就是飕飕的,一般年轻人好像走路撵不上我。苗条、轻巧,体重轻,我现在大约能九十八斤、九十九斤这样,不足一百斤。所以成了名人以后我是深有感触,大家不要羡慕名人,名人很辛苦。你看蔡老师也瘦,我第一眼看到他我就心里好难过,哎呀,比我还瘦!现在我们几个,我觉得胡小林老师还行,挺壮。锺博士好,今天早上吃饭我都想跟博士说说,你把你那个经验跟蔡老师说说,你看他俩同龄,都属牛,同岁,一个我觉得挺壮,锺博士身体确实好,蔡老师太弱了。我六十多岁没问题,你年轻,后面师父还有任务给你,所以咱们得把自己调整的壮壮的。我现在都比较注意调整,因为师父说两年以后妳有任务。我一听这个我就重视了,那我不能倒下、不能趴下,我现在减到九十八、九斤我看就别再减了,所以这两天我觉得我吃饭还可以。

  因为深入经藏能开启智慧之门,我们最终目标是要成为一个觉者,你想成为一个觉者,你离不开经藏。所以这就是第一个,比较简单,为什么要深入经藏。第二个重点,我想讲讲怎么样深入经藏。现在很多人问我读经怎么读、听经怎么听,不会。师父老人家有时候讲经的时候也说,你会听经吗?你会读经吗?你会念佛吗?会还是不会,差距是好大的。所以这个问题我做为一个重点问题来说。先说听经和读经,第一条重要的是破三相,就是你要破三相。哪三相?一个是言说相。言说相就是这个字,语言,言说相,不要去琢磨这什么意思,这一句啥意思,这一段啥意思,这是言说相,不要着这个相。第二个要破文字相。经都是用文字表达出来的,文字是言说的一个记录符号,言说相都不要着,都要破,文字相自然也要破,也不要着文字相,这是第二个。第三个不着心缘相。什么心缘相?举个例子大家就懂了,譬如说有的人一读经,我读明白了,我懂了,我知道这一段佛说什么意思了,这就叫心缘相,你起心动念了,错了,佛不起心动念,佛也没有意思,你说你懂佛什么意思,错了。这就是心缘相,所以这个也要得破。如果我们要是着了这三相是一个什么结果?我们就是错解、曲解、误解如来真实义。佛经开头不是要解如来真实义吗?咱们给曲解了、给误解了、给错解了,你说你看明白了、你读懂了,正好是错误的。

  听经应该怎么样?一心一意的听。我听光盘我有这种感觉,一开始可能听不懂、听不明白,听不懂你也听,反反复覆的听,一遍不懂我听两遍,两遍不懂我听三遍,听多了你不用去琢磨,想是怎么回事,你自己就知道,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这是一种至诚感通还是什么我说不明白,反正这是我自己的切身感受,我就是反反复覆的听。另外听经还要听老师的弦外之音。这好像是个绝招,师父讲法的时候说了这个,我不知道你们听明白没有,什么叫弦外之音。咱们师父讲法的时候,有的弦外之音在他讲的整个过程当中夹着,可能就那么三、五句话就是弦外之音,但是你可能一听就过去了,你没注意,那个弦外之音你就没抓着。好多时候,师父讲法的那个弦外之音在他讲这一节课的最后十几分钟。这是我总结出来的,我就觉得那一段是最最重要的东西,师父就把这一堂课的重点,他要说一个什么问题,通过最后那十几分钟给你又理一遍,这个如果你要能抓住,这就叫弦外之音。另外学生听老师讲经要有悟处、要有悟入,不能这耳听那耳冒,如果你这耳听那耳冒了你等于白听、等于没听,你要有悟处。如果一堂课你有一个悟处,你就不得了了,你看每天都听,一年假如说你听三百六十节课,你就有三百六十个悟处,你的智慧肯定就在长。智慧长都不知不觉,不是说你一下子觉得我长智慧了、我开悟了,不是那个概念,你不知不觉中智慧就开了。

  读经和听经一样,也要一心一意的读,读不懂我也读。这个要怎么呢?不琢磨、不分析、不研究,这三不。你别按照你的,因为我过去是教语文的老师,你要是按照老师那个给学生分析课文,这一段什么意思,这一段什么意思,中心思想什么意思,那可就糟了,读佛经不可以这样。不琢磨、不分析、不研究,你就一个劲的读,读到一定时候自然你就有切身体会了。思议它本身就是一种妄念,是你自己凡夫知见,不是佛菩萨的见解,不要思议,思议就分别了,那就是妄心、妄念。读经应该是开启悟性,你只有开启了悟性你才能够明白佛经的真谛,重在一个悟字上。怎么能够悟?你至少要做到不分别不执着。不起心不动念,难,如果你暂时做不到,慢慢来。但是不分别不执着一定要做到,你做不到这个,你那个悟出不来。你看那个悟是「我心」,你一有分别一有执着你那个心就分散了,所以你就悟不到;只有你这个心集中了、静了、清净了,你才能有悟处。再一个就是听经读经要一门精进,长时熏修,这是师父讲法的时候多次提到这个问题。因为这个方法是诸佛菩萨、我们的祖宗,我们的古圣先贤一代一代传下来的,这就是法宝。人家已经给我们踏好了一条路,现在我们按照这条路走下去就成功了,我们为什么还要绕那么多弯,还自己去寻找、去琢磨,那就有点没有智慧、有点愚痴了。所以按照师父讲的一门精进,长时熏修,绝对是你成功的一个最佳途径。

  我在这里,因为我是修净土宗的,我们在座很多同修都修净土宗,修念佛法门,我想重点说一说我为什么要选择《无量寿经》,因为这些年我一直是读《无量寿经》、念阿弥陀佛。很多人不理解,问我为什么读《无量寿经》,我就告诉他们,我读《无量寿经》是什么因缘。《无量寿经》我是二00三年接触到的,在那之前我没有接触到这部经。二00三年接触到这部经以后,也可能就是因缘成熟了,一下子就爱不释手,从那开始到现在我就没有放过,就一直这么读下来。有人反对我读《无量寿经》,为什么?他们说我是名人,有带动力,妳读《无量寿经》,有多少人跟妳读《无量寿经》,妳把人引到什么路上去了。我不这样认为,我认为如果因为我读《无量寿经》,我能带动更多的人读《无量寿经》,那是一件好事,不是坏事,有多少人反对我也会坚持到底的。因为《无量寿经》是末法九千年救度苦难众生的法宝,除了这部经,没有其它的经能够取代。这么一部经为什么我们要放弃它呢?所以不管有多少人反对,多少人攻击我、斥责我,都没关系,我这个人就比较强,我认准这条道,我一定坚定不移的走下去。

  下面我给大家说说,我为什么选择《无量寿经》,就简单点说。第一个,《无量寿经》是世尊多次宣讲的一部重要经典,除了《无量寿经》以外,其它的经典世尊都是一次宣讲,唯独这部经是多次宣讲,按师父讲经的时候说,最少是讲了三次,你说这部经重不重要?它还有四个词,一个是净土群经之首要,一个首要,第二个是一大藏经之首要,第三是净土第一经,第四是一切诸佛如来所说法的顶尖。这四个词,两个首要,一个第一经,一个顶尖;还有一个,是一切经论的总纲,加一起五个。就这五个词,大家琢磨琢磨,我们都能明白这部经的深远意义了。这是第一。

  第二,一脉师承。怎么个一脉师承?释迦牟尼佛宣讲的,而且是多次宣讲,夏莲居老居士掩关十载会集的《无量寿经》会集本,黄念祖老居士不惧病苦给我们写的《大经解》,净空老法师悲愿宏深,现在正在为我们讲解《大经解》。是不是师传?释迦牟尼佛,夏莲居老居士,黄念祖老居士,净空老法师,一脉师承。所以对于这样的一部经典,我们应该紧紧的抓住不放。这是第二个。

  第三个原因是契理、契机。什么叫契理?就是契合众生的自性。我们的自性是什么?就是惠能大师所说的那二十个字,我就不重复了,因为时间有限。契机就是对象,它与众生相适应。佛经传入中国以后,《无量寿经》是翻译的第一部经,咱们可以查查有关数据,这个会集本又是五种原译本之大成。所以这部经是净土第一经的标准本,那就是《无量寿经》里最好的,标准本。赵朴初老人家曾经赞叹过这个会集本,这段话是这样说的,《无量寿经》终于有善本了,这是老人家说的第一句话;第二句话说,这是国家之福、众生之福,这个评价高不高?第三句话是,无比殊胜的稀有难逢的大事因缘。老人家对《无量寿经》的会集本用三句话高度概括、赞叹。

  再一个,这部经是从果起修;一般都从因上起修,唯独这部经从果起修。用我的话说就是一把成,你不用再费第二把事了,你这一生你就能成就。再一个就是有四十八愿,其它的任何经典没有四十八愿。四十八愿度众生是太稀有了,这个誓愿的功德不可思议,成就的功德仍然不可思议。最后一句话是一切众生是平等成佛。另外,《无量寿经》确实是在所有的经典灭度之后,《无量寿经》还留存一百年,一百年之后,《无量寿经》也灭度了,留下的就是六个字,南无阿弥陀佛。你想想,这部经是不是重要?这是我给大家说,我为什么选择《无量寿经》。

  第二个我想说说念佛。这个念佛,刚才我说的是读经、听经是深入经藏的一个途径,这第二个,念佛又是一个途径,是深入经藏的另一个重要途径。黄念祖老居士对念佛法门有一段话,「唯赖此方便法门,但凭信愿持名,便能功超累劫,往生极乐,径登不退。若无如是微妙法门,凡夫何能度此生死业海,而登彼岸」。用一句话来解释就是说,如果没有这个念佛法门,咱们现在做凡夫,我们没有一个人能够度这个生死业海,登不了彼岸。所以这个念佛是不是非常非常重要?

  这个念佛法门我也把它概括了几条,一是一生成佛的法门,你今生就能成佛,一生成佛的法门为一独,独一无二的;一句阿弥陀佛是四十九年世尊所说一切法的总纲领,无量功德庄严都在这一句佛号当中。多简单!是不是,就这么一句佛号,就能让你一生成佛,你干嘛不选这个佛号?第二个是特别法门。八万四千法门之外的门余大道,就是这个净土念佛法门,是两土导师,阿弥陀佛、释迦牟尼佛悯念众生特别开的一个法门。因为知道末法时期的众生迷得太深了,用什么办法能救度?特别开的这个法门,所以这是特别法门。还有一个特别的地方是什么?就是这个法门是先度凡夫,后度圣人。我们在座,咱们大家都是凡夫,咱们先得度,圣人后得度,还排咱后面,你说咱们多合适。第三个,它是带业往生的法门。你们听到别的法门可以带业往生吗?不可以,你要断那三个烦恼的。师父昨天也说了这个问题,咱们断不了,伏都伏不住,何谈断!这个法门是可以带业往生的。但是我告诉大家,你别新业旧业你都带着,大包小包你都背着,到时候到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慈悲让你去了,人家诸上善人一看,你背的包太多了,人不让你进门。所以咱们带旧业别带新业,不可以说不是允许带业吗?那我继续造,反正到时候都可以带着。你想咱们出去旅行去,你背着那么多包沉不沉?负担。所以咱们还是旧业逐渐往下消,新业咱们不造,到时候轻轻松松的到西方极乐世界,人家诸上善人拍手欢迎。第四是方便法门。为什么这么说?它适合任何时代,特别适合现代社会。咱们现代人都生活得很累、很苦,一天忙忙叨叨的。我在香港我就有这种感觉,他们问我妳对香港什么印象,我说人多、道窄、楼高,这就是我三次去香港总的印象。你看人走路那步都是,看得你心都忙,就是赚钱赚钱赚钱,多辛苦!科学技术又这么日新月异的发展,成就道业实在是太难了,如果没有这个方便法门你怎成就!所以是净土法门给修行者带来了极大的方便,一句阿弥陀佛,你就走道快也有好处,快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走慢就慢一点念,休息休息,阿弥陀佛。都念阿弥陀佛,你出声也行,不出声也行,所以它是方便法门。

  第五个就说这法门特别妙,它妙在什么地方?就刚才我好像说了一句,它那种感应道交是很微妙的。你就念阿弥陀佛,有人问我,念四字好念六字好?我这么告诉你,人家问莲池大师,你教别人念佛怎么念?莲池大师说,教念南无阿弥陀佛。你自己怎么念?他说我念阿弥陀佛。为什么,他原因是什么?别人不一定,你就把你的身心,把你的一生都交给阿弥陀佛了,我就死心塌地要回西方极乐世界。要是这样你就教他南无阿弥陀佛,和佛结缘,他今生成就不了,说不定啥时候他就成就了。南无表示恭敬的意思。莲池大师说,我自己就想回西方极乐世界,别的啥说没有了,就简单,阿弥陀佛足够了。我现在就念四个字,阿弥陀佛,因为我属于死心塌地那伙的,我今生就是要了生死,超越六道轮回、超越十法界,回哪去?回常寂光土,最好的地方。它这个用词来说叫什么?叫「潜通佛智」,就是不知不觉的、偷偷摸摸的。潜,三点水搁个带替的替,那个潜,潜通佛智,「暗合道妙」,你和那个道就符合了。就像咱们看电视拨台的时候,你一拨台拨对了你才能看着那节目,咱们拨,都拨西方极乐世界那个台,你就和那个台对应了、相应了。「巧入无念,即凡成圣」,现在咱们是凡夫,你念阿弥陀佛念成了你就成圣了。

  另外念佛还得什么?得三加持。大家都希望得智慧,那我劝你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加持你得智慧;大家希望功德,你念阿弥陀佛,功德也得到加持;你念阿弥陀佛,福德也得加持。你说多简单,你不用费什么事,你就老老实实念阿弥陀佛,你这三点都得到了,智慧加持、功德加持、福德加持。另外你可以得念佛三昧。有人问我什么叫念佛三昧,刘老师妳怎得念佛三昧?我一开始我不知道,我傻乎乎的。上香港我就问师父去了,我说:师父,他们问我念佛三昧怎么得的,我说我不知道啥叫念佛三昧。老人家说好好好、好好好!九个好好好,我还是不知道这念佛三昧是啥,我就想以后注意听师父讲经,我就能听明白。后来听明白了,念佛三昧就是清净心,清净心就是念佛三昧。这是第一个层次,因为你清净心,师父说,第一个层次是阿罗汉,第二个层次是平等心,平等心是菩萨,然后是无上正觉,那个心就是佛,所以念佛三昧也逐渐逐渐往上升。念佛三昧是所有三昧当中的王,还有华严三昧、法华三昧等等,有好多三昧。就是有八万四千法门。八万四千法门实际是八万四千种教你得三昧的方法。所以咱们对任何法门不能谤,不能说我这个法门好,你那个法门不好,错了,一定要平等。八万四千法门都教你得三昧,我用这个方法得,你用那个方法也可以得,都对,都是一不是二,千万别分别。

  第六点是这个法门稳当可靠。你们听说过念佛,念阿弥陀佛念出偏的吗?反正我是没听说过,修别的法门我可听说过。你只要老老实实念阿弥陀佛,你别自己出去找,一会去找神,一会去找仙,一会去找鬼,那我可不保你。你都不找,你就找阿弥陀佛,我保证你不出偏。你要念阿弥陀佛念出偏了你骂我,你说刘老师告诉我念阿弥陀佛,我出偏了。你可得有前提,你不能有别的念头,你只念阿弥陀佛那才行。

  另外你们想,念佛法门还有最最殊胜的是什么?阿弥陀佛接引对不对?别的法门没有接引的吧,只有念佛法门,阿弥陀佛来接你。你说咱们路不太熟,阿弥陀佛,甚至是西方三圣亲自来接引你,多殊胜!咱不会走错道,跟着阿弥陀佛,坐着莲花台咱们就上西方极乐世界了,多潇洒!前几天在新加坡,我们开的一个三时系念法会,法会之后升长生牌位,就是那红色的牌位叫长生牌位,升的时候,当时他们有人就用手机照相。当时看不着什么,照出来以后,就是在那火光的上方,西方三圣特明显,就是头上那红揪揪都可明显可明显,黑色的,然后中间阿弥陀佛,这面观世音菩萨,这面大势至菩萨。他们是用手机照的都照出这么殊胜的效果,如果以后有机会大家可以看看。

  念佛法门我们这一生遇到了,你是福报大,你是运气好,就看你知不知道珍惜,你遇到了如果你又错过了,那就太遗憾了。因为什么?你遇到这个法门就是说你机缘成熟了。什么机缘?成佛的机缘。我们修行人不就是要成佛吗?成佛的机缘成熟了,你又错过了,那就罪过也大、遗憾也大。另外,对不起诸佛菩萨,对不起我们的祖先,也对不起你的父母,对不起众生,也对不起你自己,五个对不起,你谁都对不起。如果你成佛了,你能度多少众生,你多生多劫的父母、你的祖先都可以得度了。他们现在看你学佛非常高兴,如果他们没有在善道上,没有去西方极乐世界,他们现在盼望着你去救度他们,因为你成佛的机缘到了。可是你又错过了,你又度不了他们了,会让他们很失望的,所以这个罪过、这个遗憾是很大的。我们今生一定要成就自己,没有别的选择,这是唯一的一条路。

  怎样听经、读经,刚才我说了,就是不着那三相。下面说说怎么样叫会念佛。有的人说我也念阿弥陀佛,我念了十几年了,怎么没有效果?按师父说的就是不会念,不相应。怎么叫会念佛?会念佛第一条,学会换心,置换,心里只装阿弥陀佛,一有别的念头,赶快把阿弥陀佛置换进来,把那个妄念置换出去,这叫换心,这是第一个方法。你二六时中就是一句阿弥陀佛佛号,这样,诸佛如来所说的一切法在你这就一点障碍没有,你真是辩才无碍。这是第一条,换心。第二条,身体的每个细胞都是阿弥陀佛,尽虚空遍法界全是阿弥陀佛,六根接触的一切都是阿弥陀佛。这就是说,阿弥陀佛周遍法界,在你这没有别的,全是阿弥陀佛,每一根汗毛都是阿弥陀佛,山河大地、花草树木全是阿弥陀佛,这是第二个。第三个就是六道里的东西不再去沾染了,不羡慕了、不追求了。现在大家生活水平,尤其咱们马来西亚人民,生活水平都比较好。不留恋这个世间,这些个都是假的,我们走的时候带不去,两手空空。我记得我讲过亚历山大大帝的故事,亚历山大大帝临走的时候告诉他的侍者,把那个棺材两边各抠一个洞。侍者问干什么?他说把他装在棺材里,两只手从那个洞里伸出去,让大家看,就是位高权重的亚历山大大帝临走的时候也是两手空空,啥都带不去。亚历山大大帝大家都是比较熟悉的。你看为什么小孩出生的时候是攥着两只手,攥着拳头,人走的时候,除了你给他什么,像我们北方拿口干粮、什么鞭子,硬把他手攥上,那他是攥着,否则人走的时候全是这个,叫撒手人寰,他这么离开人世的。所以你就想,你什么都带不去,带得去的是什么?我这两天如果有机会,我再跟大家叨咕叨咕,什么你能带得去,什么你带不去,带不去的统统放下,带得去的努力去干,这就对了。如果你能六道里的东西不沾染,老老实实念阿弥陀佛,快者一年你就得念佛三昧,慢者三年你就得念佛三昧。

  再有就是想明天、想明年,你都想得太多了,修行人没有明天,更没有明年,就今天。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我们不要再想它,明天的没来,你能不能活到明天,你有把握吗?因为人的生命就是在呼吸之间,一口气上不来人就走了,所以没有明天。我是这样的,我没有明天,我就是今天,早晨醒了,一睁眼睛心里想,又多一天念阿弥陀佛的时间,今天我的任务就是老老实实念阿弥陀佛求生极乐世界。而且现在,一定要把目标定在二0一二年十二月之前,我这目标特别明确。如果到那时候我需要走了,我就走了,上好地方去了,如果需要留下我就留下,能为众生做点什么我就再为众生做点什么。

  在这里有一点要告诉大家,就是有的人执着善缘。恶缘我得放,善缘也得放,而且善缘和恶缘这两个缘要平等的放,不能放这个不放那个,善缘你不放,你也往生不了西方极乐世界。现在有很多人有那么多为什么。我记得台湾还是哪有一个电视剧是电影叫「心有千千结」,好像师父讲法也说过,那你说一个结一个结,心有千千结,那个结把心都装满了,阿弥陀佛上哪去?阿弥陀佛来了想跟你亲近亲近,可是阿弥陀佛说我没地方待,没地方待阿弥陀佛就走了,那你千千结你就结着吧,是不是?我跟有的同修说,我发现你们怎么那么多为什么。因为很多佛友上我那去,他提问的问题甚至是一天你都给他解答不完,这个问题完了又一个,那个问题完了又一个。我给起个名,我说你就别叫你原来的名了。他说那我叫什么?我说你叫十万个为什么。你有那么多为什么,这个为什么、那个为什么。

  有的都问什么问题?家里供几尊佛,怎么摆,方向朝哪面。我说十方都有佛,根据你家的位置,哪方便摆哪,只要你有恭敬心就可以了。有的人说,我得请多少尊佛?我说你想请多少尊?他说我家原来有多少尊,后来有人建议我还得请七尊。他把这七尊佛也请回来,我看了,都这么高,铜佛,一排,原来那些佛,还有神、还有仙,我都不认识。请我去看,说大姐妳来给我看看,我就去了。他说这七尊佛就是别人建议我,说我和他们有缘。我说太少,我告诉你太少。他说大姐,我还应该请多少尊?我说七十尊。不是愈多愈好吗?愈多你心里愈踏实,你家满屋都是佛你就踏实了。我说到时候哪尊佛也不管你了,药师佛说有释迦牟尼佛,释迦牟尼佛说有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说有观音菩萨,他们互相这么一唱,谁也不来接你。我说我就一尊阿弥陀佛,西方三圣,这样多清净,你供得满屋都是。还有的我都看不明白,还有的红布写的若干名贴墙上,黄布写的若干名贴墙上,等等等等的都让我去看。我到你家一看,看得我眼花缭乱,我都不知道这怎么回事。我一看那名,有的叫什么?我记着有个名叫古里古怪,就那红布、黄布写的那名都像外国名似的。我就问人家,我说这个古里古怪他是哪位?人家说不能问,问就不恭敬,完了整个帘盖上。我说那我守纪律,不让问就不问。所以我就看着一个古里古怪,其它的名我没记住。

  所以咱们学佛人,你心不清净,那个佛你怎么念?你怎么能够受益?所以说这个问题、那个问题,师父说了一句我不知道你们注意没有,都是妄念,除了阿弥陀佛以外都是妄念。能不能放下?这个妄念很不好放,应该怎么放?你心住在哪,三个字,住、行、念,三个字。住,住在哪?住弥陀之所住,就是不起心不动念、不分别不执着,这叫住,住在哪?最后一定要住在常寂光。第二个,行,行弥陀之所行;第三,念弥陀之所念。你住、行、念都是住弥陀那,这样你心就集中了,你心就清净了。所说的会不会念佛实际上是说什么?会不会放下,就这两个字。释迦牟尼佛讲法四十九年就这两字,放下,放下就成佛。今天早晨早餐后师父有几句开示,就说这两字,放下。你有一点放不下,你成不了佛。你这个还牵着,那个还挂着,你怎么能成就?所以对这两个字咱们要有比较深刻的理解。

  有人说:刘老师,我们发现妳学佛怎么学得那么自在,我们怎么不自在?我回答是因为我傻。我傻我就自在,我脑袋里没事。有人问师父:师父,刘老师她怎么得念佛三昧?师父说:她傻。所以我就学会了,我傻。然后他们问,那我们什么时候能得念佛三昧?师父说,你们傻到像刘老师那个分上,你们人人得三昧。所以这个傻有傻的好处。他们说我自在,我自己也觉得挺自在,我没啥愁事,我看谁都好,谁都阿弥陀佛,我没啥愁事。你要是自在你就通达无碍,没有障碍;你要是不自在,你就障碍重重,它就是这么一个非常简单的道理,这就是我的切身体会。因为以前我烦恼过,我不自在过,我知道不自在是多么痛苦。我曾经讲过我曾经想自杀过,我曾经想出家过。我去普陀山看到人家抽签,我老伴说妳抽个签。我说抽那干啥?他说玩呗。我说你抽。他说妳抽灵,妳心诚。我就去抽,人家和尚师父搁那管签,我到那我就说:师父,我抽签。师父说:妳求啥?我啥不求。人师父莫名其妙,说还有这么抽签的,人都求签求签,我啥也不求。师父说妳想个事,不用说,妳就晃。一晃,蹦出来个签。师父说:尘缘未了,不能出家。我惊讶极了,我心里想的是这个事,我没说出来,怎么跑签上去了?师父说妳心里想那个事都在这签上。就那个时候,一九九四年,我确实有出家的想法,我心里就想我什么时候能出家,结果人家师父说了,尘缘未了。我听话,既然未了,回家了去吧。一直了到现在这缘还没成熟,尘缘还没了,什么时候了我不知道,师父告诉我啥时候了我就啥时候了。

  自在和不自在全由心里想,你想自在你就自在,你想不自在你就不自在。如果那个时候,在最痛苦、最不自在的时候,如果要是一出家,我出家肯定是逃避,不是说我机缘成熟了,我要为佛法做什么事了我出家,那个时候绝对是逃避,逃跑了,不待了这地方。要自杀,就想一了百了,实际了不了。人不说死了死了?实际是死了不了,如果要死了就死了,那就了了,和以后啥关系没有了,因为死了就完了;它了不了,你那个真我它是永远存在的,不生不灭的,你想了也了不了。所以咱还是好好老实念佛,求生净土,那是最佳方案。别地方哪也别去,哪也不殊胜、也不究竟、也不圆满,唯有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那是最究竟、最彻底、最圆满的。

  有人还说,妳听经、读经、念佛能出智慧吗?能。我非常笨,我现在可以实事求是告诉大家说,我觉得现在我不聪明,但是好像有一点小智慧了,遇到紧要关头一下就出来了,我就知道怎么办了。那是不是智慧我也不知道,过去我没有。有人问智慧是什么?智慧就是般若,般若不就是智慧吗?那说般若无知,我说后面还有一句,无所不知,对不对?你得连起来,般若无知,无所不知。啥时候无知?没事的时候啥也不知道,别人不问啥也不知道,啥也不说,这就是般若无知;有知呢?要有问的,可能他就会了,他就知道了。师父讲法举鼓的例子,那鼓不就是两层皮吗,中间是空的,你不敲它的时候它就静静的躺在那,它一声也没有,你一敲它它就响了。那叫大叩大鸣,小叩小鸣,不叩不鸣。般若智慧就和那鼓一样,你要不敲它,啥也没有,一敲它它就有了,这就叫「般若无知,无所不知」。咱们还是做那个鼓好,别一天那个嘴哇啦哇啦不闲着,净说废话,净打妄念。去西方极乐世界一道一道重重障碍,都是自己设的,和别人没关系。咱老埋怨谁也不帮我、也不助我,怎么怎么的,和人家都没关系。学佛的人一定胸怀要大,反观自己,不要照别人。老拿那个镜子,你看镜子,你拿着照别人,别人脸上有黑你都能照出来,你看你脸上一块黑,那镜子背对着自己,自己看不着自己脸上那黑,所以你就擦不掉,对不对?镜子得调过来,照自己。你看到别人有缺点、有毛病,你也反观自己,我不要犯这样的毛病,这你才能长德行,才能长智慧。

  对于《无量寿经》和念佛法门,我的做法就是一生受持,不换题目,一直到往生;到极乐世界咱还得念阿弥陀佛,永远不能断。有这么几句话,就是我自己的感想也可以,「无量寿经无量寿,阿弥陀佛呼唤我,我愿受持无量寿,早归净土见弥陀」。因为什么?西方极乐是我的家,早晚我得回去。我记得是二00三年,也不知道谁告诉我,「西方极乐是我家,肩负使命离开它,待到功德圆满日,快快乐乐回家了」。那是二00三年,我不知道谁告诉我的,但是这四句话我记住了,所以我想是不是离回家的日子应该是不远了。再说这个念佛法门,「念佛法门真殊胜,难信易行度众生,只要认真老实念,定做西方极乐人」。这两个你要把握住了,你不换题目,今生你肯定回西方极乐世界,回到你自己本有的故乡。

  下面想说,佛法它讲正知正见,不能研究,研究是思议,佛法讲参究,参究是智能,研究是知识,研究来研究去得到的是烦恼,这是错误的知见,不是正知正见。刚才我说般若是智慧,「般若无知,无所不知,知而无知,无知而知」,「鼓叩则鸣,不叩不鸣,度化众生,应机而行」。最后一句话,应机而行是什么?这个机就好像是药,八万四千法门是八万四千种对治我们众生病的药,我们可以这样来看。你要是度化众生,你得把药拿对,他需要这个药治这个病,你给他这个药,他需要那个药治他那个病,你给他那个药,不能用同一种药。所以这四句话就告诉我们,学佛的人要开智慧,你开了智慧你才知道你怎么样去度众生,你才有本事。过去有人说,刘老师,妳修得挺好。我说我没有那个想法,我修的什么好不好,我感觉到我比谁都笨。完了他们说,妳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我说你们说我不太知道,我也没给大家做什么好榜样。但是现在我想,既然师父把我推出来,师父每次见我都说,给大家做个好样子,那我也就尽心尽力去做,我能做到什么分上我就做到什么分上,也就是这样。我这人就是实在、听话,师父告诉我怎么办我就怎么办,只是这样而已。

  说到这我就想,咱们深入经藏,要想有智慧,第三个还要注意什么?要尊师重教。因为佛经留给我们了,谁来教我们?老师。我们对老师要不尊重,你怎么能得到智慧?现在我们学佛的同修们,是不是都是用一颗真诚心来对待我们的老师?我曾经跟大家说过我有三个老师,第一个老师是觉悟师父,他是黑龙江省五大连池锺灵寺的主持。那是一九九二年,他引导我皈依佛门的,他是修净土的。我第二位老师是十五世香根拉马交活佛,这位活佛他是管理九个寺院,好像在四川色达那地方,我没去过。他已经圆寂了,圆寂那年大概是四十六岁。就是这样一位活佛师父,他最后一次来哈尔滨,他告诉我们要读《无量寿经》,要念阿弥陀佛。当时我们不太理解,因为他是密宗的金刚上师,应该教弟子持咒,但是他没教我们持咒,他教我们读《无量寿经》、念阿弥陀佛。我大师兄不服气,「师父,你敢不敢写在书上?」就是《无量寿经》的封页,说你写上,你让我们读《无量寿经》、念阿弥陀佛,把你的名签上。师父毫不犹豫的就写上了,把他香根拉马交活佛的名字就签上了,就现在还在我师兄手里。这是我第二位师父。第三位师父就是净空老法师。我虽然是不善于交往,我也不太善于表达感情,但是从内心我知道,我对我的三位老师,我都发自内心的尊重他们。我从来不盲目迷信任何人。

  有人说妳见了净空老法师有什么感受?妳对老法师有什么评价?那天我问胡小林老师,胡小林老师说,对师父没办法评价。是这样的,但是我内心怎么想?我说师父他老人家是一位爱国爱教的老人,他是人不是神,我们不要把师父神化,他是人,他是一位爱国爱教的老人;第二,他是一位慈悲的长者;第三,他是当代的一位高僧大德。我是按照这个顺序。所以我在师父面前我就觉得他就是一个长者,就是我的父辈。而且等我回香港以后,我可能要讲一个专题,这个专题就是我在新加坡突然,是一种灵感还是什么我不知道,就让我讲「我所认识的净空老法师」这一讲。我从印度尼西亚返回香港,再在那住两天到三天,我想把这个专题讲一讲。全是我的自身感受,不是说把老法师捧得多高,我不会那样,因为那样奉承的话我都不会说,就是实实在在的,我三次见到老法师,尤其这次我跟他出来走了三个国家,我是什么感受,我就如实的向大家报告。

  为什么要尊重老师?因为过去有篇「师说」古文,「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老师能给我们做这三件事,第一是传道,第二是授业,第三是解惑。你没有老师你怎么能长知识?你怎么能开智慧?所以就从做人的角度,我们对老师也应该是尊重的,它是做人之本是不是?你连本都没有了,连根都没有了,你还能叫人吗?所以我觉得现在是不是有些人都忘了自己应该怎么样做人了。那天是二号,二号早晨我和胡小林老师,我们俩陪着师父吃饭,吃完饭以后师父跟我们唠嗑,大概唠了有一个半小时。反正就是面对面,一个小桌特别小,我还问了一句博士呢?说那桌只能坐三人。完了师父说轮流。所以那天是胡老师我们两个,和师父我们三个坐那小桌吃饭。吃完饭以后师父跟我们说了一会话,他就说了一句话,我印象特别深刻,他说诚敬通自性。就是你的自性怎么能通?你对人事物都要诚敬。我觉得这句话太重要了,真是的,你自性你要是不通,你想明白什么道理好像不太可能;如果你自性都通了,你自性里那些东西自然就显露出来,你就能够解如来真实义。按《还源观》里说的,自性清净圆明体你就现前了,你什么都具备,只是现在你迷,还蒙着;你不迷,你悟了,它都显现了。

  现在咱们周围,是不是你看忘恩负义的人不是没有吧?伤师害师的人也有人在,背师叛道的也有。为了眼前一点点所谓的小利,就丢掉了成佛往生西方极乐世界那个大利,学到这种分上,真是愚痴到极点。我在这里说这个,我没有说攻击、打击任何人的意思,因为我这人也不会说那样尖刻的话,我是可怜他们。因为这一生你本来有成佛的机缘,你错过去了,不但成不了佛,要堕三恶道,要堕地狱的。你堕进地狱以后,什么时候再能出头那真是一个未知数。如果现在能够悔悟过来,能够真心的忏悔,还有一线希望;如果错过这个机缘,继续这么干下去,真是必堕地狱无疑。师父在跟我们唠嗑的时候也说到这方面的话题,我就觉得师父真是海量,老人家的胸怀太广阔了,他没有一点怨,没有一点恨,他是怜悯众生。再三告诫我们,千万不能到三恶道去,到三恶道去太苦太苦了,出头的日子太难太难了。所以说,你遇到了回归自性,回家的这个大好因缘,你把它错过了,你自己对不起你自己。

  下面我想讲一个什么话题?就是「钻入经藏,苦不堪言」。你看大题是深入经藏,智慧如海,我现在要讲一个钻入经藏,苦不堪言,一字之差。钻进去了,牛角尖,愈钻愈苦。举个什么例子呢?一是重形式不重实质,把读经、听经、念佛当作任务,很苦很苦的。有的人见着我愁眉苦脸的,刘姨,或者刘大姐,我昨天那十部经还没读完,谁谁去了,我盼着他,你快点走吧、你快点走吧。还不好意思说,不好意思撵,所以自己就心里嘀咕着,你快走吧,我还有几部经没念完。所以有的人,我听说有的人一天能念二十多部《无量寿经》。昨天有位同修写条子,说半个小时读一部《无量寿经》,我一听我挺惊讶的,我读不出来,我读一部《无量寿经》大约得一个小时或者七十分钟。为什么?我想因为你读经的时候,你周围有好多无形众生他们在听,你要是读得那么快,当作完成任务,那些众生他听不清楚,他会生烦恼的。所以我读经就一字一句的,都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是想让我自己听进去,我也想让无形众生,也让他们听进去,这样对大家都有利。

  所以你要非得给自己定任务,我一天要读多少部经,我要念多少声佛号,有的时候你在做不到的时候你就生烦恼了。譬如说我现在,我过去每天磕四个小时头,我现在没时间了,那我能生烦恼吗?我还有四个小时头没磕。不行,没这工夫了,早晨四点多钟我家电话就开始进,来访就开始来,到晚上九、十点钟,我哪有工夫!那你要让我读十遍《无量寿经》,我读不了。要念五万声佛号,你要让计数念,坐那盘腿打坐念,我也没那工夫。我这佛号就是随时随地在念,它就是不间断,我也不知道它怎么出来的,反正就是绵绵密密了,就是这样的。你要是给自己定任务,确实是会很烦恼的。譬如说我家,我出名以后我连吃饭的工夫都没有,有的佛友趁刁居士不在我家的时候打电话。因为啥?刁居士是早晨、晚上不在我家,白天整天一天在我家值班,凡是来电话的她都不让我接。因为有一段时间我嗓子说不出来话,因为天天说,连着好几个月,每天十八九个小时、二十来个小时,把嗓子整个都说哑了。后来就不让我接电话。不让我接电话人家就反感,来电话都是全国各地的,都想跟我说两句,她就说不行。有一天给人说烦了,人家问她:妳是哪位大德?那不讽刺她吗?我们刁居士回答得更厉害:我不是大德,我是管大德的。当时我俩都并排在沙发上坐着,她这边电话我听得一清二楚,那边电话我都能听见。我说不能这么回答,妳换位想想,如果妳是外地的那位居士,想跟我说两句话,很客观,人之常情,我说妳告诉他,大姐现在嗓子哑了,说不出话,你有什么话跟我说。妳好好说行不行?妳干嘛那么杵倔横丧的?有时候一开始接电话就比较生硬,我就想别让人家对方的同修们生烦恼。她说:大姐,怎么说能柔一些?她工厂出来的,性格比较直,说话嗓门又大,直来直去。我就教她一招,我说妳把后面的尾音拉长,拉长以后对方听就很温柔。我就给她举个例子,譬如说妳一接电话,你是谁?就很生硬。我说妳要这么说,您是哪位呀?妳把这个呀给它拉出来,对方一听挺亲切,他有话就愿意跟妳说。很简单是不是?妳看妳那个你是谁,三个字很简单,但是人一听很别扭、很刺耳。你是哪位呀?这一呀就把他呀高兴了。

  所以咱们读经也好、念佛也好,重实质不重形式,你重实质,师父说了,可能你一句相应就一句佛,句句相应句句佛。你要是不相应,你念十万声,喊破喉咙也枉然,它不起作用。所以咱们还是重实质的好。

  第二个就是着三相,我就不详细说了,就刚才我说那个着三相。知识和智能是两码事,这个我们要区别开。第三个问题就是自以为是,挑毛病。我举一个例子,有一个老同修,他读了四千多部《无量寿经》,缘分非常好,而且老人家修行也很虔诚、很精进。也不知道一个什么因缘,他突然就对这个《无量寿经》会集本产生了疑问,就开始研究、琢磨、分析、对照。后来有一天他跟我说:素云,这个《无量寿经》会集本妳别读了。我说为什么?他说我不读了。我挺惊讶,为什么不读,你都读了四千多部了?他说《无量寿经》会集本我给它挑出来一百多处毛病。哎哟妈呀,吓我一跳,我说你搁哪挑的?他说我对照原译本,一字一句对照的。我说那我不知道。后来我就建议他,我说老大哥,我建议你,你如果说不读《无量寿经》会集本了,我不能强迫,因为人都有自由选择,你选择哪个法门读哪个经我不能勉强你。但是我劝你老人家,因为他年龄也比较大了,撂下,你就放下,你不要说三道四好不好?他说好。结果他答应我了以后,实际他没有做到,我估计他不但跟我说了,可能跟其它的同修们也说这个理念,所以老人家真是造罪业了,走的时候特别不好。

  按着他原来那个修行程度,我认为他应该是往生的时候比较殊胜,但是他走的时候不殊胜,没有佛友去给他助念,就我一个人去的。住在医院里,医院也不允许助念。要我说,他这个因缘非常重要,他的姑娘是搞医的,人家不信这个,不信佛,但是岳父有病了还是给他送到她所在的那个医院,是疗养院,住在一个高床,一个人一个房间,条件挺优越。后来他老伴给我打电话说,素云妳过来吧,妳大哥可能不行了。我就赶去了,就我一个人送他往生。我是下午三点钟到的,我一看,插满了管子,氧气罩着,张着大嘴哈哧哈哧。我赶快跟他说:大哥,你念了半辈子佛了,赶快念阿弥陀佛,跟阿弥陀佛走,你听明白了你表示表示。然后他眼泪就从两个眼睛刷一下就下来了,就哭了。我估计他听懂我的话了,但是他什么都说不出来。头一天,他告诉他老伴和儿子,譬如说他住那床,头在这边,这面是床尾,他告诉他老伴和他儿子,说床脚下面站着两个人,拿着大铁链子,一个穿着黑衣服,一个穿着白衣服。我去的时候大嫂问我:素云,你大哥看着两个人,那两个人是谁?我说一个黑无常,一个白无常,阎王爷派来的。如果你不念佛,阿弥陀佛不接你走,他们就接你,那就上阎王爷那去报到去。完了说得老大嫂挺紧张,我说事实就是这样,妳现在紧张也不行,咱们得赶快念佛。所以我从三点钟去了就开始念佛,念到五点钟老人家走了,走得很痛苦,看着当时特别难受。我又跟人家要时间,我说最少给我十二个小时念佛,我不让他动。后来可能看我态度挺恶劣的,我挺横,必须给我十二个小时,反正就我自己。所以我就从下午三点去开始念阿弥陀佛,念到第二天早晨五点。他不是头一天晚上五点走的吗?念到第二天早上五点,到点人家就开始来折腾换衣服,全身僵硬,所以我觉得老人家走得不是太理想。就这个,这就是自以为是,以为自己聪明,自己很有知识,因为老知识分子了,犯这个所知障,真是所知障障碍他。

  快到点了,还有五分钟,我再讲一条,就是现在很多人修佛修得不快乐。我总觉得我们学佛人应该很阳光、很快乐,让大家才羡慕你、才学习你,才能够入佛门。我们如果一个个都学得蔫呆呆的,北方话你们能懂吗?蔫呆呆的就是没有精神,没有精神头。我想咱们学佛就应该很阳刚、很帅气、很阳光,一天快快乐乐的,让人家一接触就觉得学佛真好,我也得学,这也是给人家做好样子。如果我们一天蔫呆呆的,蔫头蔫脑的,这都北方方言,就是打不起精神来,人家一看学佛怎都学这样呢?我现在我就告诉我自己,一定要非常健康、非常快乐,这也是在给大家做好样子。最后送给马来西亚同修们四句话,「马来西亚多祥和,无灾无难真快活,一句弥陀老实念,功德圆满去极乐」。

  还有三分钟给大家自由活动,我别都占满了。好了,今天就讲到这,谢谢各位,阿弥陀佛。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