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唵地利日哩莎诃”,此咒出自何处?

[仁清法师] 发表时间:2019-05-10 作者:仁清法师 [投稿]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

“唵地利日哩莎诃”,此咒出自何处?

善士问:

  唵地利日哩莎诃,这个咒的出处,请师父回答?

仁清法师答:

  这是在《毗尼日用》上的,《毗尼日用》啊,几十个咒语,这几十个咒语是什么意思呢?即为护生而设的,也是为了摄心而设的。比如说我们起来以后,穿上衣是什么咒,穿上衣咒,穿下衣是什么咒,穿下衣咒。扎腰带,有扎腰带的咒。下床就有下床的咒,穿鞋就有穿鞋的咒,是时时刻刻以佛法咒语来摄心。咒语也叫陀罗尼,总持的意思,他其中就有一点儿,摄我们的心,摄一切法,使不失,遮一切恶,使不起。每一个咒语,它都有这种功德,你刚才说的下床念的这个咒语,这一天,你即使踩死任何的蚂蚁,任何的虫子,也就说没有很大的罪过,能助他往生,这个咒语出在《毗尼日用》,“唵地利日哩莎诃”,由于翻译的不同,存在着很多差异,这些差异就是用汉字翻译经文的时候,特别是咒语的时候,汉字翻译咒语的时候,大家一定要明白,汉字翻译咒语是一个什么翻译?音译,不是意译,一般的汉字翻译经文呢,一般是这两种:一种是音译,一种是意译。这种意译是什么意思呢,是意思的翻译。

  比如说《佛说阿弥陀佛经》,一时佛在舍卫国,这样展开,那叫意思的翻译,就是用汉语,描述经典的意思。有的是音的翻译,汉语发印度音,发梵音,甚至是发藏音,这叫音译,音译呢由于翻译法师的地方话,有差别,用的咱们的汉字啊,不一样。印度话或者是藏语用的咱们的汉字不一样,他就出现了一些差别,“唵地利日哩莎诃”咱们举个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吧。比方说藏文当中有一个字啊,他念“rea”,这是一个字儿,他这个舌头颤三颤以上,颤四颤,甚至颤五颤,你颤不到三颤,就发不到他这个标准音,很简单这个字和工人的工似的,工人的工,这个竖是在正中间,底下那个横是平的,它这个竖呢是在左侧,底下那个横呢,是向下划了,这字儿念“rea”。就是这个字儿,藏族人发音念“日阿”,假如说咱们用汉字翻译的话,那就不好办了,所以一般这个字怎么翻译呢?一个日,太阳的那个日,一个阿弥陀佛的阿,古代那个排版印刷技术和咱们现在影印技术,是有些差别的,他是相当困难,就是你念的时候念到这个字的时候,他就写上一个日一个阿,后面紧跟着两个横的小字二合,二合是上面这两个字合起来发一个音,“rea”,这两个字发出来也不是那个音,但是也差不多了,如果念起来,应该是“rea”,所以藏族音和印度音,象俄罗斯的音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就是颤音,舌颤音,舌侧音,鼻音很多。“嗡嘛呢叭咪吽”,咱们念,“嗡”,但他们是闭住嘴鼻子在出音。“嗡阿吽”,那是用咱们的理解去念的,印度人是念“嗡阿吽”,咱们认为是错了,其实是人家对了,实际上还是一个字儿。这个“日阿”,刚才讲了,是一个日一个阿,后面是二合,不懂的人,二合是什么意思?知道的是日和阿,合起来,念“rea”。经文上有过五合字,下面两个小字叫五合,那咱们就不会发了,没有专门教的话,我们就不会念了,就是这个含义,再有就是“娑婆诃”,“娑发诃”,“娑诃”,这都是两个字,娑诃,说是闭着嘴,娑诃,娑诃,翻译出来就是三个字了,这是翻译的差异,懂了吗?知道这种差异,差异不是错误。不要说古代,就是现在胶东人说话,和咱们山东人说话,他就有很大的差别,你不仔细听就听不懂,那就是地方口音的不同,那时候没有普通话,没有普通话这么一说。

  胶东人“肉”和“油”他是分不清的,有一个相声就说你给了肉钱没给油钱,他就分不清,“嗡阿日阿巴扎谛”时候就分不清了,说天热不叫天热叫re,不是le,这是地方口音,差异不是错误,知道这个就可以了,所以不管哪部经典,特别是咒语,千万别给他改,几千年历史的传播,肯定是存在着差异,他和翻译的人也不一样,我是一个翻译的人的话,我听着说,印度发的这个音叫热,我就用很热的热这个字来代替,你们可能就不是这个字,你用别的字,因为印度这个热,你们叫le,这是音译,大家一定要知道,用汉字来翻译印度的音,藏族的音这个含义,这个一定要知道。所以“娑婆诃”的时候,就这样念就行,念大悲咒“娑婆诃”的时候,就念“娑婆诃”,“娑婆诃”,我念的时候就是“娑诃”“娑诃”,和别人一起念的时候,我也念“娑婆诃”,因为是一起念嘛!实际上这三个字儿就是两个字儿,这个正确理解就行了,不要认为是错的,是差异,这个咒语是《毗尼日用》上的,《毗尼日用》大约是有54个咒,洗脸洗手通通都有。

  ——摘自仁清法师2007年弘法视频《印光法师文钞-净土法要》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