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弘善佛教 > 禅宗 > 禅宗文化 >

宝塔倒塌现唐代地宫 深埋佛祖真身“尸骨”

[禅宗文化] 发表时间:2017-01-18 作者:未知 [投稿]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

宝塔倒塌现唐代地宫 深埋佛祖真身“尸骨”

  法门寺下发现金碧辉煌的地宫,里面堆满了稀世珍宝,而且还有账碑对珍宝作详细记载。地宫曾有过多次修缮,而其间的珍宝却一件未少。奇迹!

  1981年秋的一天,八百里秦川上空突然雷电交加,一场罕见的狂风暴雨,使得位于陕西省扶风县的千年古刹法门寺里的佛祖真身塔塔顶,一下塌了三分之一。1987年春,陕西省政府开始组织推翻残塔按原样建新塔。让有幸成为此工程负责人之一的韩金科做梦都没想到的是,这次普通行动,竟让他和一个震惊世界的千年秘密不期而遇。

一、发现藏宝地宫

  佛祖真身塔建于明代,在法门镇已矗立了几百年,和村民们祖辈相伴,共历风雨。平日里,大家习惯伴着塔上的风铃声劳作耕耘;佛教节日,这里更是人们祈求平安祥和的圣地。时任扶风县文化局局长的韩金科,是祖辈在塔下生活的老法门镇人。

  在清理明代的塔基时,有人在土里发现一块石板,下面发出空洞声。石板下会有什么东西呢?韩金科想起小时听到的一种传说,当年奶奶背着他到法门寺拜佛时对他说:佛脚下有个万丈深井,里面有吃人的大蟒。神秘石板下真有大蟒吗?为何民间会流传如此说法?是否有人故意要隐藏下面的什么秘密?韩金科又想起另一种关于塔下的说法:法门寺塔下有井,井上有金池,池上泛金舟有佛指舍利。巨蟒与佛指舍利,这两种说法会否有什么关联?此事非同小可,韩金科赶紧与来自陕西省文物研究所,专门负责此次宝塔发掘工作的曹伟商定:马上停工,待选择合适时机,再来探寻塔底秘密。

  翌日上午,韩金科请了法门派出所的干警及扶风县主管县长李红真,和有关的8、9个人一起发掘。大家断定:此石板下有个地宫。果然,从石板的缝隙中,曹伟用手电一照,洞里映出一片晃眼的亮光,他兴奋道:韩局长,里面全是金子。韩金科俯身向洞里望去,一个他从未见过的场景呈现在眼前:地宫里弥漫起一股浓厚的水蒸气,在阳光的照射下五颜六色、绚丽缤纷,如同金银器一般金碧辉煌。

  此景一时让韩金科的心情由兴奋变为沉重:本只是单纯的为了修塔,结果有了意外发现,此处竟存放着这么大一笔文化遗产。宝塔地宫里如何会藏有大批珍宝,它们从何而来?为何民间会有蟒蛇的传说?是否有人为了隐藏秘密,刻意编出这种说法?心里冒出一连串问号的韩金科,回想到历史上很多文物被盗墓者毁坏的事件,又为这批珍宝是否已被侵袭而担心。

  法门寺发现神秘地宫的消息很快汇报到了陕西省政府。1987年4月2日,正在西安忙碌的原陕西省文物研究所科研室主任、我国著名的金银器专家韩伟,奉命前往法门寺指挥挖掘工作。据经验韩伟判断:塔基下的石板并不是通往地宫的正门。果然,按他所指,大家又在南边地面探到了一个石门。现场立刻沸腾起来,所有人都把期待的目光聚集在此:此地宫到底是明代的,还是唐代的?

  根据门额上的两只凤图案和锁门的唐代大铁锁,韩伟判断:此地宫毫无疑问是唐代的,距今有一千多年历史。史料中明确记载:此宝塔曾经历过明代重建、民国修复,其间一定有人发现过地宫里的秘密。千年战乱世事变迁,石门背后会有大家期待的完美答案吗?

二、宝物震惊世界

  当人们撬开锁,轻轻推开门,里面弥漫出一股奇异的香气。韩伟觉得自己仿佛闻到了千年前那个王朝的气息,感受到它脉搏的跳动。启开石门,一支长长的锡杖和一个精美的瓷碗赫然出现,细腻的工艺引起韩金科和韩伟的齐声赞叹。更令人惊喜的是:第二道门里,有一座记载当时随着真身舍利掩埋在地宫里所有物件详细账的物账碑。这是我国发现的唐代皇家最完整的一座物账碑,上面清楚地记载着地宫里2499件绝代珍宝的出处、质地、件数、重量等情况。

  第二块是志文碑,记载着地宫中舍利的真假及来历:佛祖释迦牟尼80岁在印度圆寂后,信徒们将其火葬,其肉身烧成了八万四千个真身舍利。舍利是一种肉身火化后的结晶;舍利塔是一种佛陀舍利的塔。高僧大德后也有舍利,但佛陀可说是同神身的舍利。佛陀有发舍利、骨舍利、肉舍利等。佛教中,塔最初就是用来供奉安放佛祖舍利的。公元前三世纪,阿育王统一印度后,为自己多年征战带来的杀戮而忏悔,最终皈依佛教。为弘扬佛法,他差遣鬼神在世界各地修建了八万四千座佛塔供奉佛祖舍利,其中19座在中国,佛祖唯一的一节指骨舍利就在法门寺宝塔内供奉。在佛教盛行的唐代,法门寺迎来了最辉煌时期:当时朝廷每隔30年,就把舍利迎回朝廷进行供奉,场面十分壮观。其时,法门寺的规模比现在大好几倍,其方圆15公里,内有僧人近万。

  大家参照着物账碑,依次打开了地宫中封锁千年的四道石门,进入地宫的前室、中室和后室。地宫就像一条奇幻无比的时光隧道,通过一件件千年珍宝,逐渐将大唐盛世的传奇和辉煌,展现在世人面前。从1987年4月2日发现法门寺地宫,到4月9日打开地宫第一、二道门,清理出玳瑁避开元通宝、八百多件丝绸和一座阿育王塔。丝绸中早已失传的唐代工艺蹙金绣,上面细度只有头发丝三分之一的金丝,在千年后的今天仍熠熠生辉。人们又从地宫后室天井中取出大量金银器秘色瓷,琉璃器和八重宝函。

  就在地宫发掘已至后室清理的收尾阶段时,又发现了大量开元钱及钱下一个被称为铁函的铁盒。铁盒里有个交叉系着丝带、周围立着一些菩萨、力士、子弟小雕像的白玉棺材。打开白玉棺,韩伟惊讶得瞠目结舌。一如他所判断:经当时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鉴定,在重重宝函的保护下,享用地宫无数珍宝供奉的,就是释迦牟尼佛的真身指骨舍利。消息传开,在整个佛教界、考古界甚至全社会皆引起巨大轰动。

  佛祖真身指骨舍利是法门寺地宫的最后一件出土的文物。地宫里共出土法器、金银器、秘色瓷、丝绸等各类文物2499件,这枚佛祖指骨舍利和三枚玉制影骨舍利的重现人间,震惊世界。可在此经历了一生中最辉煌时刻的考古专家韩伟,心中疑问难解:从明代建塔,到民国朱子桥修塔,再到后世僧侣护塔,其间到底有多少知情者?他们是怎样保守住地宫秘密的?

三、何以千年无虞

  据资料记载:法门寺始建于东汉末年,自古就因为寺中塔内珍藏有佛教的至高圣物——释迦牟尼真身舍利而远近驰名。盛行佛教的唐代,曾先后7次举行盛大的迎奉佛指舍利的活动,最后一次是公元873年。翌年,存放佛指舍利的法门寺塔地宫,被逐渐衰落唐朝的最后一位皇帝封埋,至1987年被考古专家曹伟及其同事们发现,其间整整隔了1113年,历经数朝更迭,外地入侵,佛教兴衰。那座物账碑详尽记载着公元874年随同地宫封存的每一件器物,两千多件器物在地宫中一件不少,说明这一千多年没人从中取走任何一件。难道此间就没人知道地宫的秘密?否则又到底是什么让他们能克制住这些无价之宝的巨大诱惑,没把它们据为己有呢?

  很快曹伟在发掘中发现:明代的地基在唐代地基四周形成一个包围,明代地宫把唐代地宫完全围了起来。据记载:明代万历年间,当地僧人对法门寺塔进行过一次大规模修缮,把唐代的4层木制法门寺塔变成了47米高的13层8棱砖塔,整个工程历时30年。在这次彻底的修缮工程中,施工者不可能不知道地宫的秘密,但他们为何没有觊觎这些绝世珍宝呢?可能因为组织修塔者和施工者大多是佛教徒,才没有随意扰动地宫中的宝贝。那从唐代至今的一千多年中,知道法门寺地宫秘密的人都是佛教徒吗?

  唐大历年间所刻的一座法门寺重修碑铭中记载:唐末五代时,李茂贞重修法门寺立下碑铭;另明代与清代也都刻下碑铭,大多提到迎奉舍利之事,虽不知道里面有多少宝物,但关于舍利的记载皆非常清楚。既然如此多的历史文献都有关于宝物的记载,为什么宝物还能保存至今?

  一千多年中,佛教在中国几度兴衰,数朝史料皆记载过法门寺地宫的秘密,看过资料或听说过此事者不可能都是佛教徒。那还有谁知道法门寺地宫的秘密,又因何故没把这些宝贝据为已有呢?在施工现场,一本从明代法门寺古塔上掉下来,名为《重修扶风法门寺真身宝塔纪略》的小册子,引起了韩金科的注意:此册呈比32开稍长的条型,民国时期印刷,灰色的封面,里面有一幅朱子桥的蓝色照片,其中详细记录了1938年至1940年,一个名叫朱子桥的人主持重修法门寺塔的情形;还记载了唐朝迎奉法门寺释迦牟尼指骨舍利的盛况和民间对法门寺塔内地宫的传说。朱子桥是谁?他是否知道法门寺地宫的秘密?

  《陕西省文物志》总编纂、历史学者雒长安,经调查得知:朱子桥前后几十年,先从政从军,后主要做慈善事业,是国民政府赈济委员会常委兼第五救济区特派员。自1928年起,陕西省连续发生严重自然灾害,饿殍遍野,十室九空,曾在辛亥革命前后叱咤风云的朱子桥将军亲赴陕西救灾,提出“三元救一命”的口号号召全国为陕西募捐救济灾民,同时在灾情严重地建立数个垦区和灾童教养院,安置灾民,有时忙得数日不寝,累得吐血。从1929年到1939年,他在陕西至少救活了500万人。救灾期间,朱子桥偶然发现扶风县法门寺塔已严重倾斜,随时可能倒塌,决定对其进行修缮。从1938年起,历时3年。此中他是否发现了法门寺地宫的秘密呢?

  今年85岁的陕西省扶风县法门镇居民王保华,当年曾参加了朱子桥将军组织的法门寺塔整修工程。1939年秋的一天,年仅16岁的王保华和每天都在工地上忙碌的工人们,发现了一个让他们惦记一生的秘密。

四、追溯历史根源

  清理整修塔基时,他们发现了一块一米见方的石板。琢磨了半天,也想不出这块像个大碾盘的石头到底是做什么用的。难道这石板下面藏了什么东西?突然有人想起了那个流传了很久的“此塔下有井,以水为池,池上泛金船,船上有佛骨舍利”的传说。难道这石板就是那口井的井盖?

  16岁的王保华好奇而迫切地想知道这巨石下到底有些什么。他们在这难以掀开的厚重石板的一角,发现了一个破损的缝隙。王保华不顾工头因当时主持修塔的朱子桥将军不在现场,而先封闭了此洞口,软磨硬泡地让工头答应了让自己看一眼。可那石板缝最宽处也只有三四公分,石板又厚,王保华先划了几根火柴及点了几张纸烧着,仍只见石板下漆黑一片;后来做了个小火把伸进洞里,没想到石板下一些金灿灿的亮光,晃得贴着石板缝隙的王保华半天都没看清,可心却快跳出了嗓子眼儿:难道那就是传说中的金船?他再次把眼睛贴近石板缝隙:看到里面有一根棍和一个罐,罐里放着一些金黄金黄的东西。

  当年的王保华并不知道,让他看到一个神秘地宫和一堆金灿灿东西的石缝,据记载,是明代万历年间重修法门寺塔的工人们,为了一探此地宫的究竟而留下的。当时有人曾想把地宫后室顶上的石板盖撬开,却只是撬坏了一个角,也只能从这缝隙往下看。没人知道王保华之前300多年,同样修塔的那群佛教信徒从此缝隙里到底看到了什么,但能确定的是:他们很快把地宫原样封存,只留下一个塔下有井,井中水银池上泛金船的传说。

  而在王保华之后近半个世纪的1987年,考古学家曹伟同样通过这个缝隙第一次见到了地宫里的神秘世界,从而揭开了法门寺地宫发掘最华彩的部分:2499件珍贵文物自此呈现在世人面前。

  可同样的发现在1939年,却让16岁的王保华和他的工友们没了主意。当时那些工人谁也没想到这石板下竟藏着一个金碧辉煌的世界。正在西安救灾的朱子桥将军闻讯迅速赶来。工人们希望他下令砸开石板,让大家把这个神秘地宫看个究竟,好好地开开眼界,甚至兴许还能弄个什么金盆金碗补贴补贴家用。谁知朱将军看了地宫后沉默不语。

  若看过资料记载,朱子桥修塔前就应知道法门寺塔下有佛子舍利,也有自唐代后历代皇帝的供奉物。他对地宫的了解,应远远多于王保华他们这些工人。他知道这石板下埋藏的是国之重宝,何尝不想在有生之年能亲眼见见这些神秘的宝贝,可当时的局势让他不得不对此慎之又慎。1939年,陕西的抗日战场战斗激烈,日本飞机轰炸西安,其军队已至西安周边。若让日本人知道了此事,后果不堪设想。

  一边是一群眼巴巴望着自己的工人和心里渴望一睹宝物真容的强烈愿望,一边是纷乱复杂、战火硝烟步步紧逼的社会环境,朱子桥将军陷入两难抉择。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集《宝藏人间》。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